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5年4月13日】2005年2月13日,我和儿子、儿媳去海伦县农村送亲,这是个大村子,有二百多户,东西一里长,村东有个市场。临来的时候,我带了一些真象资料。为了快点做完,趁中午吃饭时,我带上真象资料到市场上发。我沿着村街边走边发,刚发了四、五份,就被一个50岁左右的矮个男子发现了,问:“谁发的?”我说:“我发的。”接着我就给他讲真象。那人很邪恶,说:“你们反对共产党就不行了,我挣共产党的钱,就要保护共产党。法轮功给我钱,我就不反对。”这时围上来一群人,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象,有的人听明白了,有的人就不行。

不一会,开来一辆夏利车,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胖子象是村长,样子很狡猾。他让我给他讲真象,想稳住我。我看出他的心思,想走,于是,我向西走了一段路,另外那个瘦子喊:“我们还没听明白,你再给我说说……”我想再往前走怕连累亲戚,就折回来又给他们讲了约十分钟。我一直想甩掉他们,说:“我去市场买点东西。”就向东走去。那个瘦子在后面紧紧跟着。这时开来一辆警车,下来两个警察要把我带走。我紧紧抓住身旁一辆手推车的铁栏杆不撒手,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们硬把我拽上车。那个年轻的警察给我戴手铐,我说:“江泽民把你们当替罪羊,让你们干啥就干啥。你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年轻的警察直点头,而那个胖警察毫无反应。

到了乡派出所,他们把我带到三楼。通过跟别人了解,他们知道我是外地来送亲的,就给我儿子、儿媳打电话。儿子、儿媳来了,开始托人。不长时间,县里来了两个警察。他俩写了一份材料,让我签字,我不签。儿子也让我签,我坚持不签。儿子急了,说:“我不管你了,愿意咋的就咋的吧!”警察要带我走,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江泽民利用警察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家庭!”他们硬把我推上警车。由于我不配合,头被撞出一个大包,手背划了一个大口子,直淌血。一路上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还说些难听的话。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到了县城,他们先把我带到公安局。他们又开始写材料,我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场中的一切黑手、烂鬼。写完材料,他们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把我送進该县第一看守所。一進管教办公室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立刻上来一个恶警打我两个嘴巴,往我腿上踢了两脚,又抡笤帚打我背部。我一闪身,笤帚打到另一个恶警的耳朵上,当时就打出了血。那个恶警气急败坏,狠狠打了我一个嘴巴。他们把我关進一个空号里,我高喊:“法轮大法好!”

当天我就开始绝食,我想: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必须尽快出去救度众生。每天管教都问我吃不吃饭,我说不吃。他们说不吃就灌你。头两天绝食没啥感觉,到了第三天胃里就返出一股说不出来的异味,很难闻。我感到恶心,吐又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的床上有四、五个画着小红果的空碗摞在一起,向号门那边倒去。我悟到:碗是空的,表示绝食;四、五个空碗摞在一起倒了,表示四、五天后我能出去。

到了第五天,早晨起来头疼,身体发热,心也热,我就躺下来。忽然感觉法轮在我的身体里来回转动,不一会身体就好了。傍晚刚睡着,梦见枕巾上有个洞,旁边还有个大洞。醒来悟到:这是师父点化自己,这次被抓是因为自己有漏。来送亲前自己的状态就不好,看书发困,来到后做真象急于求成,掺杂了人心,做起来又不理智,被邪恶钻了空子,这真是个惨痛的教训啊!下午,管教让我在五份材料上签字,说:“签就放,不签就不放。”我没签,它们就把我送進该县第二看守所。

我被关的号里还有两个女犯。我问她们:“这里关过大法弟子吗?”她们说:“关过。有一个说不炼,很快就放了,你也那么做吧!”我说:“我不那么做。”她们说:“还有一个不服从,遭了很多罪,最后也出去了。”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在借她们的嘴点化我呢!我在心里说:师父,我决不给大法抹黑,一定要正念正行闯出去。我请师父加持自己。

第八天,管教把我拉到医院检查。那时我已瘦得不象样了。上车前一个男管教把手铐铐在我的衣袖上。有个女管教问:“怎么不铐在手腕上啊?”男管教说:“她这么瘦,能行吗?”到了医院,医生给我量血压、检查心脏,还打了四瓶点滴。这天医生一共给我检查了三次,确诊结果我不清楚,但从医生和警察的表情上看,结论肯定很严重。

当天,他们就给我儿子打电话,让我儿子把我接出去。就这样,我从被抓之日算起,在看守所里共绝食八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从新汇入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