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正行闯出派出所的经过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我用学炼法轮功后的亲身体会去讲真象,收到很好的效果。2004年11月29日星期六,我路过学校门口,从我身边经过一群小学生,我就给她们讲真象,送福音。被恶人举报,我被带到派出所。

一个姓王的副所长,极其邪恶,他把我关在仅5、6平方米的一间禁闭室,三面是墙,一道门,禁闭室外是一间大房间,不知细情的人根本不知道这间屋子里边还有一间小禁闭室。屋里既潮湿,又阴暗,他们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戴着手铐,身前边有一根铁棍连在铁椅子上,根本不能动弹,两脚离地很高,还不许上厕所。

开始,一个看守员见我年纪大,天气又冷,就给我在铁椅子上垫了一块纸箱板,又给我披上一件军大衣,其间还让我去了一次厕所。后来被恶警王某知道,把大衣拿走,纸箱板掀掉,也不许上厕所。还狠狠的对我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你不但炼法轮功,你还到处宣传,送传单,今天来这里,叫你吃苦头,遭点罪。”我说:“不是国家不让炼,是江泽民以手中的权势镇压法轮功,江××代表不了国家和政府。我本着信仰自由炼法轮功,这是我的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还有一条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今天,我有幸遇到大法,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我坚信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是犯法吗?我告诉我身边的人,和我接触过的人说大法好,大法教人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个好人,将来会有福报,而且炼功能达到祛病健身。人不都希望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吗?这么好的功法我宣传是犯法吗?我告诉孩子们心中要牢记‘真善忍’好,大法好,做一个诚实善良的孩子,做个好人,将来会有善报的,这是犯法吗?你不也是这样教育你的子女吗?难道这样做是犯法?我没有杀人放火,没偷没抢,不干坏事,做好事,问问你我犯的是那一章的法?江××迫害大法,毒害世人,编造‘自焚’假案,蒙蔽欺骗老百姓,天理不容!世界上已有60多个国家的人民在炼法轮功,唯有江××镇压,它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正以群体灭绝罪被世界多个国家起诉。谁给当替罪羊,谁就是自己毁了自己。”王说:“把你弄到这里来听你的话吗?”

当天晚上,又来了一个说:“你只说一句不练了,就放你回去,你觉得功法好,回家偷着炼。”我反问他:“背后说假话吗?我信仰的就是‘真善忍’,为什么说假话,当面说了假话,背后做假事,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事,这是人心败坏,没有道德的人才干这样的事。”他就再没说什么走了。

我开始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就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为什么这次被抓?哪儿做的不好有漏呢?以前自己察觉不到的人心今天全找出来了,发现就灭掉,发现自己对情的执著而放不下人心,我就开始背师父的(《洪吟(二)•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这时,自己对情执著的心慢慢放下了,又开始发正念,这时又想师父,师父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遭受了无数的罪,领着我们回家,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情哪!想到这心里非常难过,对不起师父,是弟子做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当地的大法弟子造成了不小的波动。

这时候,我没有感觉自己在,总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想着我要出去,我不能在这里,我用力一挣,把右手从铐子里抽出来,左手没有拿出来,我就从外间的窗口跳下去,我跑出去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我。看守员在第二道门外站岗,每隔20多分钟進来看我一眼就出去了。我刚跑不远,就听见车响,他们发现我不在跟着追出来了,路灯很亮,我被他们发现抓了回来。在往回走的路上,我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大喊一声大法好,看守员吓得急忙堵住我的嘴,他们把我送回来又关進了禁闭室,并且加紧了对我的监视。

第二天,整个上午没有人進来,到了下午,一个专写文章的所员和王某一起走進来,原来是他们要对我進行强迫洗脑,并且威胁我说要罚1万元钱。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是师父说了算。我说:“大法不是×教,大法是来度人的,大法书中写的是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把方便让给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怎么是邪的呢?是不是你们心邪了?我不是把家扔了不管,是你们抓来把我关在这里的,是你们不让我们全家团聚,你们讲善吗?”我举着手中的铐子问,“这是对我的善吗?逼我坐铁椅子上,不许上厕所,这是善吗?你们不让家人见我,是不是怕曝光,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报应的。”王说:“没办法,是上边叫我们这么做。”另一个也附和着这样说。我说:“你们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将来会后悔的。”他们见说不动我,只好离开了。

到了晚上,看守员把我带到办公室(其实是放我回去我不知道),王某威胁我说:“还不说是×教吗?”我答道:“我不说。”他又问道:“你说出这个村谁炼法轮功。”我说:“不知道。”他骂了我一句说道:“那好,待会儿去抄你的家,然后把你送到公安局去。”当时我又想:你说了不算,我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说道:“我没犯法,不许抄我的家!”王说:“这由不得你。”我又开始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黑手烂鬼。我问他要我的手提包,他不知道我的包里还有材料,正放在柜子里经管着呢。我从包里拿出8本真象资料说:“送给你看看,对你有好处。”他气急败坏的说:“啊!包里还有东西,好,罚钱,一本1万元,如果家里抄出东西来,加倍罚。”我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是我师父说了算。

这个时候我的丈夫来接我回家,直接把我送到我弟弟家。他们紧接着就抄我的家,我不知道,不一会我丈夫过来告诉我说:“放心吧,我把你的大法书全都放好了,只留了几本真象本放在桌上让他们拿走了。”我说:“那也不对呀,我没犯法,不许抄咱的家,他们这是违法的。”我丈夫这时才认识到自己错了,他也明白真象,说:“江泽民真是祸国殃民,当个好人都遭迫害。”这是我被关押了两天一夜的经过。

是师父的伟大慈悲呵护着我,是伟大的师父给予了我的一切,我坚定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