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记一次到偏远山村发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我的家乡处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借着农历新年放假的机会,带上同修帮着准备的真象资料回去了一趟,虽然不能每个村子家家不落的送上一份,但正是这一次不寻常的经历,让我更加感受到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对众生的洪大慈悲,还让我感受到了发真象在另外空间所起到的、从没想到的巨大作用。

腊月28,带上同修帮我准备的真象资料,坐长途客车,回到老家那里。我知道老家那边几乎没几个同修,加上偏远,所以那儿的人对法轮功并不了解,我先到一个亲属家,他家离我家有20余里的山路,我有意在这先歇一会儿,等到快天黑,再按预订计划回家发资料,然而事情并没象我所想的那样進行……但最后的一切确令我深有感触。

大约快五点钟时,天渐渐要黑了,我离开亲属那里时路上早就没有通向老家方向的车啦,我拿着一箱资料一会儿,胳膊就酸了,我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只想快点走,就在刚出村不远时,迎面开来一辆三轮车,我连忙拦住,说:去西大沟吗?司机说:天黑了,都收车了,我家离这还大老远的呢!我说:你就拉一趟吧。他想了一下,竟同意了,在我坐上车时,我真的好激动,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真的感到了师父时时就在身边,(只要真的能正念正行,接着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一切阻挡早已就被师父化解,只是看我们如何去实践了,然而我们有时还是出问题,说白了,还不是放不下的人心造成的吗?)车子跑了很长时间,天完全昏暗下来,向车外望去,有时看到经过的地方挺陌生,一想他还能拉错路吗?又过了一会,来到了个大村子,说到了。我下车一下愣住啦。“这是哪儿?”我问他,他说这是西兴龙,我说:我没让你上这来呀?他说他听的就是这里,最后问我怎么办?我想既然来了,也许就该如此。这里人家也挺多,在哪不都是救度众生呢!那就在这做吧。

这时外面人三三两两也不多,我边发正念边发资料,每条街都不落,尽量家家送上一份光盘,或小册子等,这时的天气,白天不觉得太冷,可一到晚上才觉得特别冷,而我还没戴帽子,所以耳朵冻得很疼,不停的用手捂一捂。在这个村子做完后向西方一望见有闪烁的灯火,便朝那个方向走去,出了村子,才感到实在太黑了,路也不好走,其实根本看不见有路,只能凭着脚下的感觉在往前走,也就是顺着压光的车辙走,要是走偏了就陷到深深的积雪里,就这样背着师父的《洪吟》一步一个趔趄走到了那个村子,这里我在十多年前来过一两次,并不熟悉,加上天黑就更不知道出村的路口在哪了,当时想沿着進村的路发到头,应该是通向下一个村子的路口,可到头一看哪有什么路啊,接着又挨着发了一条街,还是这样,又不方便找人问,最后一想,等这个屯发完再说吧!就这样好象来回发了6、7条街,在我发完全村最后一家时,忽然发现出村的路口已在脚下,这又让我感到,我们只要放下有求之心真能做到正念正行,真的是“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抬头向前望去,不见一丝光亮,只见黑茫茫的一片松林,这就意味着前方到底有多远才能有村落?我下定决心,只要有路,就会有下一个村子的,走一会儿,发现这个地方以前上中学时走过一次,是通向乡政府的路,我想真是太好了,到那后沿中街发了一部分,把剩下的留给回老家所经过的一个村子。

就在我往家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耳朵咋不疼了呢,用手一摸,顿时吓了一跳,原来耳朵不知不觉被冻得硬邦邦的,用手都弄不动了,瞬间常人所说的都涌上心头,但转念一想,自己是炼功人,想到师父和大法,心里也就坦然了,没有一点怕与顾虑,我用手捂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就觉得冻破一层皮,直发烧,就在我刚到老家院子时,清清楚楚听到整点的钟声,進屋一看正好十点钟。

就在当晚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清除了一些个鬼魂一样的东西,梦到自己看到一本书(好象似一些个常人所信奉一类的)我打开一看就知道不好,我就把它扔了,接着就看到书的底下好象一个老红色的房子且挺陈旧,从那里就飘出一个女鬼一样的生命,我便追过去……还梦到一只白狐狸精,被我给清除,还有头狮子精一出现人们吓得四处逃,我用手轻轻摸摸它的头,它就趴那不动了。

醒来时想着做梦的事,我悟到了讲真象发真象资料的巨大作用,在发放资料的整个过程,也是清除另外空间那些为害人间的低灵和灵体的过程,就真的如师父讲的“那么大法弟子在发正念中、正念正行中就会清除它们。其实,如果你们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里,周围一切的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在这次证实法过程中,更能感受到个人修炼提高对心性的检验,也是那天晚上梦到自己的耳朵冻掉了,残缺不全,露着白白的耳朵,自己对着镜子照,很难看,心里好象有一丝酸楚,但接着想到我是为救度众生而这样,我也无怨无悔。后来我也没当回事,掉了几层皮,半个月左右就完全好了,那要搁常人,是根本不可能。

写到这,还有一段事不得不说,我遭受到迫害后,父母亲人都同样也遭受了巨大痛苦,加上他们一开始完全相信了谎言,所以当时他们对师父对大法很不象样,后来我不断的写信,不断的利用回家的机会讲,渐渐的明白了。就在2004年入冬时,我常带回一写光盘等资料回去,打算给所熟悉的一些村屯发一遍,爸妈出于担心提出要自己替我来做,我说可信不过,当初我给你们的书,都没给我保留下来,(一本《转法轮》)爸一听一着急把我所有的书从地下给挖了出来,原来我被劳教后,妻子就搬回老家住了,我回来后,我也一直问书的问题,妻子总是说烧了,现在竟摆到了面前,我泪水差一点就淌了下来,我知道爸妈这是在向我证明不会骗我,我想要真能做,那就给他们一个赎回自己罪过的机会吧,因为他们不管什么原因是说过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就告诉爸妈要到什么地方发,但以后我总担心爸妈是在搪塞自己,所以在农历年这次又打算带回一些,可阴差阳错的竟没按预定的计划那样進行,偏偏都发到了我并不熟悉的那些地方。这次到家得知爸妈确实都发了出去,而且所发的地方都是我这次所预定的地方,从这里我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师父不想让一方众生失去了解、知道真象的机会,所以才安排司机将我拉“错”地方,

我把这次经历写下来,就是希望大家都做得更好,按着师父是要求“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同时修正好自己,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自己的史前大愿。

有不对的方面,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