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真象标语写遍方圆百里


【明慧网2005年4月9日】我曾经因二十多种病折磨得苦不堪言,自从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一个月,全身的重病不翼而飞。我没上过学,也不识字,自从学大法后可以通读《转法轮》了。

一、真象标语写遍方圆百里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象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象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

刚开始我每周坐车往返九十多里路去市里拿真象资料发,后来有一段时间,因资料少,就买了毛笔和许多红纸,请老父亲帮着写,但时间长了,他就没有耐心。我怎么办呢?学了师父的讲法《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世人,没有能难倒我们的事。”

于是我就慢慢的照着书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标语。我将写好的标语铺到床上、木地板上,随后在背面贴上双面胶,在大街小巷到处去贴。因贴的易被毁坏,后来我就买油漆喷标语。

一瓶油漆可喷十三至二十三条大标语,至今为止我已买了五百多瓶油漆,方圆百里到处都有我喷的标语,大部分喷的标语都还在。而且大部分我是在白天喷。在大街上喷的有时被毁掉,但涂了之后我又继续喷。

有时正在喷时来了人,我也不惊不怕。师父曾经讲过“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笑着对来的人说:“你的缘份真大啊!多念会给你带来福份。”边说边迅速写完。之后根据情况向他们讲清真象。大部分人都能接受。

也有的人边看边说: “哇!这老太太的字写得真好!”我就趁机告诉他们真象:“这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我以前连大字都不识一个,但自从学大法后就可以通读《转法轮》了。我现在不仅能认字写字,而且全身的病都好了。”

二、堂堂正正扯下诬蔑大法的图片

2001年10月,听一同修讲街上在搞诬蔑大法的图片展毒害世人。于是我们先发正念铲除本地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随后赶到现场。那里有很多人在看,我迅速跑上前,边扯图片边说:“这都是骗人的东西呀,可千万不能看,我全身的病修炼大法不到一个月全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普度众生的佛法,如果谁要诽谤佛法,那么谁就会遭报应。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進行栽赃陷害,是为了蒙骗世人,如果听信了它的话,将会随着它下地狱呀!以后可别看这些假东西,也千万别信电视里对法轮大法的造谣……”

因为农村人比较信佛,于是看的人三三两两的走了。我与另一同修将所有的图片都扯下来后,丢在地上并立即离开,去市里与那里的同修切磋,他们通知许多同修帮我们发正念。

下午回到小镇之后,我们相互通知全镇的学员继续长时间发正念,彻底销毁掉诬蔑大法的图片,当天邪恶的图片就被扫街的清洁工烧掉。

在师父的呵护下,也没有邪恶之人来过问此事。从中不仅体会到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我还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所说的:“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

三、碰到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我每天坚持讲真象,偶尔两天去一次,不管是冰天雪地,还是大雨倾盆。有时走十几个小时的山路,特别是酷暑天,刚开始胯子痛得受不了,时间长了走十几个小时的山路都很轻松。每到一个村子我就挨门逐户讲真象,并根据情况配合着发光盘或真象资料。在路上也是逢人就说,见人就讲,碰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我讲清真象的对象。

有一次,在半路上我碰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在街上买了一捆红薯藤,背得很吃力,我走上前去帮忙,并将红薯藤分成两捆,还找来了一根树棍,帮她挑着,一边走一边给她讲真象。一直走了很远,直到她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分手时她不停的说“谢谢”,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我才这样做的,要谢就谢法轮大法。”

在又一次去讲真象时,无意中来到了这个老太太住的村子,碰巧遇上她,老太太拉着我的手到处说:“我说的就是这个炼法轮功的姐姐帮我挑的红薯藤呀!……”

当我再给这个村的人讲真象时,他们村的人都非常乐意听,并且说:“这老太太自从遇到你之后,到处讲炼法轮功的人多么好,因此我们都知道电视里放的是假的。”

除了讲真象外,我每天学法与发正念也不落下。我每天的时间基本上是这样安排的:早晨三至四点钟起床看两到三讲《转法轮》,七点多钟开始做家务,有空余时间就学经文及师父后期的讲法或看《明慧周刊》。下午一点左右出去讲真象(偶尔晚上做真象),尽量赶回来发六点钟的正念。晚上炼完五套功法。每天坚持发八至十个整点的正念。

四、正念抵制去洗脑班

2003年11月中旬的一天,省610、县610、新上任的镇长及儿子单位的局长四人一起,上午八点多钟就来到我家,要送我去省洗脑班。正巧我头一天晚上去写标语摔到沟里,腰痛得直不起来,脚肿得很大,而且还在发高烧,他们执意要带我走,我不停的讲真象,并质问他们:我只是按照真善忍去做,你们想将我转化成坏人吗?你们是不是太没人性了!我这个样子跟你们走到哪去?同时我还不停的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持续了四十多分钟他们才走,临走时还说,过两天再来。于是我离家回避了几天,并不断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之后我还是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后来才知道在两个月之前,省里就通知镇长送我去洗脑班,并无知而可笑的说,只要将我转化了,我们这儿的学员也会跟着转化。而这次他们亲自来,先找我们当地的派出所,被派出所找各种理由推了,叫他们找政府。于是他们找到镇长,被我正念抵制后,镇长告诉省里的人说:“她们现在呆在家里挺好的,何必去惹她们干什么,如果把她们惹烦了,一个个又去上北京那可真是麻烦事了。”因此强制我去洗脑班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五、主动讲清真象 官员们见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我记住了”

师父《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告诉我们:“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

因为政府部门的官员直接在参与迫害大法,而且他们的影响力也较大,所以我一直很重视向他们讲真象。采取的主要办法是邮寄真象资料或者是面对面的讲,我经常找机会给我们镇的镇长讲。有一次镇长正坐在一家人门口乘凉,我就从自身的变化开始谈起,讲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的情况,讲天安门自焚的真象以及迫害大法的恶人遭到报应的事实。他们听得都很认真,镇长还说:“嘿,法轮功真的很神奇,刚才我们坐这儿那么多蚊子咬,现在一听她讲真象,蚊子也没了。”

之后,只要有机会,我都会主动向他们讲真象。镇长明白真象后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管他们干啥?杀人放火,偷、抢、赌博才应该管。于是他主动向上级领导提出辞职不管迫害法轮功,而去主管修公路。

新镇长上任后,我也经常给他寄真象资料。现在镇里的许多官员们一见到我就笑眯眯的说:“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我记住了。”

而派出所的所长及警察更是我讲清真象的重点对象。他们明白真象后,知道我们在学员家里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都不干涉,而且直接对我们说:“你们想炼功就在家炼,想写标语就写,只要不写在大街上太招眼的位置就行了,不然我们不涂就无法交差。”

六、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

当然,在几年的讲清真象的过程中,确实也碰到了许多被谎言蒙骗很深的人,态度非常恶劣。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到:“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因此面对辱骂,我也能心平气和的讲真象,摆道理,一些人也因此而改变了态度。

另外也遇到了好几次恶警想企图绑架,甚至有两次我被非法抓捕,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都顺利脱险。如有一次,县公安局、610的邪恶之徒将我绑架到公安局,逼问资料的来源,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并不断的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经过一天一夜,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公安局。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上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我悟到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并严格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才不会让邪恶钻空子。让我们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不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