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破除邪恶靠学法


【明慧网2005年4月11日】我得法是在96年底97年初,但真正认真学法已经是98年初了。那时我每天学法7个小时以上。平时在生活中修心性,我就记住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讲的:“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执著。师父的经文《和时间的对话》发表后,我知道了修炼的严肃性,开始在家里抄写《转法轮》,一个月抄两遍,上班的空余时间就背经文,经常是抄书抄到凌晨二点多,早上四点半又起来接着抄,然后去参加集体炼功。由于个人修炼阶段学法基础打得好,所以从99年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后,我没有走弯路。

邪恶迫害大法的头两年,我们地区很多大法弟子被劳教、判刑。当时很多同修怀疑我是特务,因为每次活动我都参与了,那时发真象资料我是公开发的,没有怕心,心里想的是讲清真象,不能让众生被谎言毒害。现在想来可能是我思想很单纯吧,旧势力抓不到迫害我的借口。

2000年师父生日的时候,我们地区有大法弟子组织去公园炼功。前一天晚上就有很多省、市、区、社区的610分子来到我家,要我第二天不要出去,但是我每天要上班,所以他们也管不了我。610人员走了以后,丈夫问我:你明天去不去?我平静的说:肯定要去。我修炼这么多年,是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明天是师父生日,我去炼功是表达我对师父的敬意和对大法的坚信。丈夫没有说什么,他没有修炼,很为我担心。那次去公园我没有见到同修,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有人来。后来才知道,那次除了我,几乎与这事有关的同修都被抓起来了。有的同修为此怀疑我,因为那天确实只有我没被抓起来。他们那样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后来又发生过二次同修被抓并把我讲出来。第三次是一个开复印店的常人,她被抓后被迫讲出了我,但她说我只印了四十多张。其实当时的真象资料有一大部分都是从她的复印店印的。这三件事在一般人看来都是很严重的,是可以判几年的,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被抓,就是这些消息也都是后来610人员告诉我的。

但我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学法静不下来,结果干扰就来了。那是2001年下半年,我拿着师父的经文去一位同修处,邪恶就借机会把我抓进去了。关在看守所的时候,我开始自省,我为什么会被抓,我意识到是很长一段时间学法没静下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是大法弟子呀!我是来救度众生来了,邪恶抓我,我就跟它们来了,那我不是害了那些抓我的人吗?它们不是有罪了吗?那我还怎么救度它们呢?我看到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我们不能走偏一点,否则就会因为我们的过失而淘汰无量的众生。但是已经进来了,就只有把这里的环境正过来,也就是将功补过吧。

来到看守所,狱警指使牢头打我,第一次牢头用拖鞋打我,我没理她,只是觉得她可怜。我通过狱警提审的机会,给她们讲真象象,结果狱警同意可以炼功,说:“你炼你的,我们不管。但是我们看见了还是会制止的,这是我们的工作。”我想只要她们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们是被迫害的也就够了。回到牢房,牢头又打我,这一次我平静的告诉她,打人对她自己不好,我无所谓,打在我身上我也不痛。这一次因为提审我刚从外面进来,牢头没来得及找工具,就用手打的,结果把她的手都打痛了,而我却没痛。从此以后,牢头再也没打过我,也没见她打过别人。

关进看守所的头几天,牢里的犯人都说,你不写保证,你准备判刑劳教吧!我说我不能写,你们是不知道法轮功好才这么说,而我是知道的,如果我不维护大法背叛大法,情况就严重了,我是要遭天谴的。我不一定会判刑,也不会劳教,你们看吧!一个月后我被放回来了,也没叫我写什么保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