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洗脑班集体反迫害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16日】2003年十六大前夕,我因不向邪恶妥协,再一次被绑架,家被抄。到了县公安局看守所,看到有很多同修被绑架,这才知道不法人员办“学习班”强制洗脑。邪恶之徒扬言:每人都得写四书,否则谁也走不了。

有位女同修说,我们要齐发正念。这里的邪恶除不尽,我们走不了。我在清除政保科长背后的邪恶时明显感到出现一个非常邪恶的老妖婆,最后把它灭了。我们被非法关在公安局拘留所,他们把临时拘留的人都放在我们屋里,有拘一二天的,也有五六天的,大多数是二三天就放了。当时我在法理上没悟多高,只知道来一个讲一个,不能错过一个机缘。我们三位同修讲真象,互相补充,还真有结果。有一个保定地区的人,因车祸被拘,听讲后很受启迪,他说,在他们车队见过有人看大法的书,回去后一定要找大法书好好看一看。最可喜的是有一个小看守,在他值班时,只要没别人就找我问大法的事,并表示等我们出去后要找我们学功,还在他能及的方面都善待我们。

十六大闭幕后,不法人员加重迫害、强制洗脑。我们决不给大法抹黑,决心正念正行,破除邪恶。一天,姓杨的政法委书记作所谓的报告,他刚念几句,就被我们同修给制止住了:“你先别念,那上面说得不对头,没道理。说我们师父敛财,这儿捞几万,那儿捞几万。那种方法是既笨呀,又不光彩。你听我们师父说得多有道理,多好呀:我有一亿学员,每人给我一块钱,我马上就是亿万富翁。你们说这多光明正大啊!这和父母向儿女要钱的道理不是一样吗?”几句话说得他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这杨书记只好气急败坏的叫人把此同修架出去了。

第二天上午换了一个老滑头,他先声明,在他讲话时不许有人插话。我们同修就坐在对面,因为是小条桌,两人几乎是面对面。该大法弟子以慈悲威严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真是邪不压正。他念的有气无力,结结巴巴。没念几句,就被大法弟子给制止住了。大法弟子说:“别念了,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都知道那上面都是骗人的谎言。说我们师父改生日,那有嘛意思唉?咱们中国有十几亿人口,在那一天出生的都会有很多人,其中可能有坐牢的,说不定还有判死刑的呢。还有你们挂的这些宣传画,上面讲的天安门自焚的事,那完全是假的,是骗人的。我们这有两位医生,你不信,就听他们讲一讲处理烧伤病人的医学常识。”这一引导,我们那位是医生的同修马上接过话来,讲开了自焚真象。这时整个形势起了变化,到成了大法弟子讲真象。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味来,又把那个同修给拉走了。

隔天,我们又被集中起来所谓的学习。还没等他们说话,我们一位同修就站了起来,当众宣布,你们关押我们已15天了,要再不放人,我们就要抗议了。话音一落,就像捅了马蜂窝,所有不法人员呼啦都站了起来,把该同修围在核心。有人问,你反抗,你怎么反抗?该大法弟子非常坚定的说,我们就不吃你们做的饭了!一句话铿锵有力,满屋的人都惊呆了。好一会儿,邪恶的一个头目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说,快把他弄出去,他在煽动。就这样该大法弟子第三次被架出去。

一天了,邪恶没有答复,第二天,两位男同修开始绝食。邪恶还是不给答复。第三天,十一名大法弟子全部绝食。还有那四名违心写了“四书”的学员,此时也向邪恶宣布所写作废。整体向邪恶抗争。绝食五天,我们全部回家了。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做的不好,按了一个手印。在临回家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的头发只剩下手指头宽的一缕,有一寸长,从前到后没有剃掉。就这样特别难看的回家了。我知道这是我配合了邪恶的缘故。今后我要抓紧学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好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