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小弟子退队后的几个小故事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我是大陆大法小弟子百灵,今年十三岁,小学六年级,马上要考初中了。现在我每天功课很多,我们学校的校长是市里的“保先”积极分子。最近她上了报纸,因此学校的纪律很严,每天在上学、课间、放学时都有值周老师和值周生监督检查,尤其要求每个学生必须佩戴红领巾,不戴就记名,然后扣班级分,罚老师款(校长说一人一次不戴,罚老师10元钱),可是我已经退队了,我是师父的小弟子,我认为在中国大陆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更应该“坚修大法紧随师”(《洪吟二》——心自明)认清共产邪灵,肃清党文化余毒,下面就讲几个我退队后的小故事。请同修慈悲指正。

* 学校主任说:“不用戴红领巾照相”。

一天上午,我们六年级的同学统一排队去外校照毕业像,走在半路时,我班老师向主任请示说:“孩子们照相要不要戴红领巾?”这话被我听到了,我马上发正念,解体操控主任空间场内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心想“主任你快说不用戴”。当我刚想完,主任便脱口而出“戴红领巾干嘛,不要戴。”真是神奇呀!您想啊一个学校的主任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正的话呢?回家后我跟妈妈交流,妈妈鼓励我,给我背师父的《洪吟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 拒绝戴红领巾

一天早上我迟到了,走進班级一看,座位上空空的。我有点着急和好奇:咦!同学们都哪儿去了?于是我到教员室问老师,她责备我说:“你来的真早呀!”突然,老师发现了我没系红领巾,就生气的大声问我:“红领巾哪去了?为什么没戴?”我一点也没怕,看着她发正念。这时坐在旁边的另一位老师怕我再挨说,连忙递给我一条红领巾劝我说:“赶快戴上吧!”我没有顺从她,(因为我是大法小弟子,我知道师父多次讲过“修炼是严肃的”)而是顺手把红领巾揣在了裤兜里,回家后给了妈妈把红领巾烧毁了。

* 让老师看不见我

有一次上完微机课回来,我刚要進班级,这时一个同学走过来对我说:“呀!你怎么没戴红领巾?老师正在班里检查,发火呢!快点戴上吧!”我笑笑说:“放心没事,我不戴。”于是我边走边发正念,大大方方的進教室,心想让老师看不见。当我从老师身边路过时,她真的就没看见我。

* 我让录音机坏掉,别唱了

一天在音乐课上,老师领着全班同学随着录音机唱歌颂恶党的歌曲,刚开始我捂着耳朵,趴在桌上不听也不唱。这时在我天目中出现了一滩血,突然这滩血变成了一条红色恶龙,我只要说声“灭”,它就被我销毁掉。接着第二只,第三只……不断出现,一个比一个大,直到第九只,我一遍又一遍的发出纯净的一念“灭”。这第九只恶龙长得更凶,更大,胡须特别长,还会喷火,我念好几次正法口诀才把它消灭掉。在它灭掉的一瞬间,它化成了一摊脓血,那滩脓血很脏,上面还有泡泡,一股恶臭味,我继续发正念“让录音机坏掉,别唱了。”突然录音机真的坏了。这时音乐老师疑惑的拍打着录音机自言自语的说:“怪了?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说坏就坏,这么脆弱?”没办法剩下的时间音乐老师只好弹琴改唱别的歌了。

* 看似没啥,去与不去结果可是不一样的。

从我声明退队的那天起,学校每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我就再没参加过。这天早上,老师和同学们从操场上升旗回来后,我看见他们每个人的头上都卧着一条红色恶龙,那些恶龙死抓着他们的太阳穴。而在班级里没参加仪式的,我们每个人的头上却开着一朵白色的小莲花,还会转哪,花心是黄色的,叶子是白色的,很漂亮,好灿烂!当然我头上也有一朵,只是比他们的大,而且金光闪闪,一念之差啊!去与不去看似没啥多大选择的不同,在另外空间里的后果却是不一样的。现在我和大姨、妈妈都已经悟到,都说好了,哪天我们就一起去我老师家,给她送《九评》,跟她進一步讲真象。

辗转人世间,千百世的等待呀!就在这一刻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