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后归正才深知学法的重要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1997年10月份的一天,有人对我说:“有人到咱村教功来了。”我问:“什么功?”他说:“法轮功。”于是我马上去了他家,当时辅导员正准备放录像,我越听越想听,一讲不落的听了一遍。当师父讲到第四讲时,我的身体就感觉一身轻,没想到在短短的四、五天内全身的病不翼而飞。原来师父讲的宇宙大法“真善忍”,就是我要找的人生目标,使我体会到大法的神奇。

自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对法轮功非法镇压后,2000年8月份我和一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我俩到天安门正在那里打坐,一名便衣踢了我们几脚,然后把我俩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铐了一天。一名恶警问我地址,我不说,他拿起一把笊篱打我的背部,把笊篱打得铁丝都拧在一起了。他们又去打同修,竟然手拿起一根二米多长的方木头狠狠的打她背,打了几十下,只见累得恶警喘不过气来。当天我们被送進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家里花了2500元把我接了回去。

2001年8月份一天晚上,我和家人刚看完电视,从外面進来十几名警察象土匪一样到我家抓人,几个人疯了一样连拉带扯的把我推上了警车抓到转化班,那天抓去五、六名大法学员。两个月过去了,在师父的呵护下离开了所谓的转化班。

元旦前一天,我和另一位同修在進京的路上给客人讲真象。刚到天安门前没等我们打开横幅,有一名便衣向我走来,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问了我一句“法轮功好吗?”我说“好。”就这样连拉带踢的把我俩拽上了警车,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周围的人都在听。一会把我们拉到一个铁笼子里,那里非法关了十三名大法学员。晚上我被分到北京采育派出所,那里真是人间地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睡着了用电棍电。早晚在外面浇上凉水光着脚铐到树上,有的恶警甚至无耻的说:强奸了你,看你说不说。一恶警毫无人性的往我脸上吐痰,第二天他家孩子就被狗咬,遭了报应。他们穿着皮鞋踩我的脚、用鞋底抽我的脸;我的两只手被冻肿了,手铐被陷進手腕里去了。无论怎样折腾,都没动了我的心。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在心里背法,就这样在大法的威力下我度过了分分秒秒。为了不配合邪恶我就绝食。

一天早上一名警察说:“让你走。”我也不知道叫我去哪,走了十几里路到了转化班,见到的都是放弃了大法修炼的人,他们四、五个人围着我唱,我不听他们说,告诉他们:“咱们走到一起都是缘份,如果你们听我的话,还回到大法中来。”说他们不听,就不管我了,他们说:“你炼功吧”。我刚盘腿,从门外進来三、四个人把我的两个手绑在背后,两腿也绑住,一直到半夜。从那以后再不跟我说转化的事了。在这里我又绝食7天。

后来,他们又把我送到大兴看守所,一進门,其中一个犯人问我:“你为什么進来?”我说是因为炼法轮功。他说:“你没事,我知道法轮功没有罪。”在那里我每天坚持炼功、讲真象。关在那里的人,每天有来的,有走的。只要他们了解了真象,马上就走了。也有个受电视宣传蒙蔽的人,这个人是吸毒的,老反对大法,被判了八年徒刑。还有一个犯人也是吸毒的,了解真象后,还抄了《洪吟》,他说:“我回去让我爸爸也炼。”他以为至少也得判他三年,没想到只判了一年,可把他高兴坏了。还有一个犯人,当着我们说大法好,背着我们说大法不好,而这个人也出不去,也判不了。那里的很多犯人都知道大法好,还有的人能背二十多首《洪吟》。

两个月后,他们把我送到了当地劳教所劳教一年,在这里我做了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事。

一年过去了,一次我去我妈家,一位同修让我看师父的经文《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那时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不配做一个大法弟子,师父还会要我吗?正在我不知如何的时候,他把经文塞到我口袋里。晚上我把经文看了又看,师父的一番话,打动了我的内心深处,看完后我忍不住的痛哭。我整天嘴上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这一切给了我深刻的教训,这一切都是我对学法不重视所造成的后果。

谢谢慈悲伟大的恩师给了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从那以后,我主动与同修交流,找自己的不足,遇到问题向内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走好每一步。

通过看“明慧周刊”后,我也学会了面对面的讲真象,去掉了很多常人心,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在讲真象中我根据每个人的接受能力,尽量使他们明白真象;我用放光盘的形式让不少人知道了真象。

现在我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我终于知道了学法的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