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喜得大法 师父呵护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5年4月19日】我的一生历经痛苦、坎坷,但又充满神奇与幸运。我想将我今生今世,特别是我修炼的7年中难以忘怀的亲身经历写出来,用事实向同修和世人证实师父的慈悲伟大,证实大法的无比美好、神圣,同时表达我对师父的无以言表的无限感激之心:是师父给了我生命的奇迹,是大法给了我真正的幸福。

一、得法前,痛苦、坎坷人生路

我今年58岁了,得法前我的人生经历非常痛苦、坎坷。我来到人世就爱生病,听父母讲,在我婴幼儿时,为保我命替我拜的干妈就有4个。3岁时患小儿麻痹症,发高烧几天后就瘫痪在床,因家中贫穷,只能找中草药给我医治,半年后我又奇迹般站起来开始走路,但双腿严重跛行。

随着年龄增长,我的双腿不经吃药迅速恢复,接近正常形状,要注意看我走路时才知我双脚有残疾,因此,每次升学体检医生都没有发现我的腿残疾,使我得以“蒙混”过关,只有正式上课后老师才发现我腿残不能上体育课和参加重体力劳动。到现在我的双腿外形和走路姿势基本和常人一样,了解我的人都说奇:我根本不象患过小儿麻痹症的人,我家邻居就有患此病的,只能靠三轮车助行,上学受阻,去做手术也无好转。

上高三三个月时,我又得了肺病,学校怕传染加之我家经济困难,叫我休学,班主任说快毕业了,要熬下去,有问题他去找学校解决。高考前体检,同学都说我过不了关,班主任叫我不要紧张,体检完班主任对我说没问题,当时我对老师的帮助感激不尽。因双腿残疾限制,在高考前两个月分类复习时,班主任要我改变高考志愿由理科转为文科。我匆忙找点资料复习,不到两个月就参加高考,考试完对答案,同学们都对得上唯独我不对,大家高兴的与班主任道别,我灰心极了,一个人在宿舍角落里痛哭。等到发录取通知书时,我是全班被录取的两名考生中的一个。

能上大学让我心情愉快了一阵,可是乐极生悲,我又面临生死存亡的更残酷挑战。大一下学期,省人民医院查出我患了淋巴癌,只能活三天左右。一个十九岁的学生面临这样的死亡威胁,学院所有领导都不敢轻易表态处理办法,当天下午和晚上就为我的后事忙着,最后,一名三十年代留学日本又长期在外搞社教的校长表态,向省医院担保做手术争取救活我,但另一面学校又连夜给我家发电报告病危,但家里人没收到电报,也没来人。班主任奉命送我住院做手术,因全麻手术过度,做完麻醉手术6小时后我还没醒转来,班主任急得不得了,一直在床边叫着我的名字。晚上10点钟,我才慢慢醒来,班主任才放心了。

病魔一再的让我在生死的门槛上打转,天灾人祸也时时伴随着我。“文化革命”的67年夏天,我从家返校,到了学校已晚上七点,不知道造反派要联合攻打我校的保守派,我还以为同学们没回校也不在意,等到知道以后,我带点东西正下楼时已被包围,我只好在楼梯上坐了一夜,到了凌晨5点枪声稀少了才被转移出去,子弹好多回都差一点打着我。真是苍天有眼,我一点也没受伤;事隔不久,我回家走在山间公路上,因为行人稀少我有点怕,天又阴沉,我就跟在被人牵着的一匹马后,当走在伸到公路上的崖石下面时,崖石突然垮下来把马砸死了,而我离马只有一尺远,附近的人都说我命大。还有,我家住在四面是河的一个小村,出去干什么都要过河淌水的,雨季涨水,四面都是一片汪洋,我数次都死里逃生,我的两个弟弟就是被洪水淹死的。

1972年左右,假怀孕,好多医院都没有检查出来。把我害得一个多月血流不止。只有做手术了,一个老医生细心的发现我是假怀孕。我是冤得没法说。到后来我真的怀孕时心跳在140左右。医生说我不要命了,可是我在紧要关头大人小孩都度过了难关。90年代,我又全身难受的住院,医生给我扎针灸,之后,我说一点感觉也没有,他说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的肌肉,这么麻痹。每当我想起这一生无数生死中却这么幸运就泪流不止。

二、苦尽甘来喜得大法

由于我一生五十年来都在病痛中煎熬,身体素质极差,内脏比常人的都小,功能偏低。所以生活中忌讳特多,我觉得我好累。我经常在想,老天爷为什么不让我死,却又不让我好活呢?90年以后,我花了不少的钱学习气功,但是效果也不明显。我隐约感觉到我在寻找什么,在迷茫的世界里什么才是我要的呢?

1997年9月底的一天,一位与我失去联系已多年的朋友见到我以后,和我说起了法轮功的好,当时我就决定了要修炼,10月初,开同学会的时候,我向他请到了《转法轮》等大法宝书和讲法录音带,并且学会了基本动作。时间不长,我身体的各种疾病逐渐好转,睡觉香了,心情愉快了,到现在也没有吃过药。我经常在心里想:为什么我不早一点知道大法呢?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去学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功了。通过不断的深入学法,我明白了我以前经历的灾难,是因为自己以前做了太多的不好的事情而造下的业,是大慈大悲的师父使我化险为夷,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忘,唯有坚修大法,不断精進,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

三、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正行讲真象

7.20邪恶开始打压、迫害大法,我和所有的大陆同修一样失去了公开修炼的环境,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我一直坚信电视上说的全是对师父和大法的造谣攻击,我相信我修炼大法没有错,我不看电视不相信它们那一套邪说,同时对周围的群众讲真象,我的邻居也相信我的病是炼法轮功好了的。下面是我讲真象过程中的几件小事:

2000年9月,我去一同修家取师父的新经文,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我看见有警察在他家门前徘徊。我退回屋内与其商量,他说他家是被监视的,但是叫我不要怕,有师父保护。我们调整了心态就往外走,这时一群小伙子突然涌到他屋内要买东西,我就趁乱赶紧离开。我一路跑一路想,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我第一次出去发真象材料怕心比较重,当我发到第十家时,由于紧张,我的衣服全部被汗湿了,脸通红。随着次数的增多,也就遇险不惊了。

2001年5月,我市要办洗脑班,我们单位的领导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没有写,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种种好处,同时坚持天天去发真象材料。单位领导跑到我家里来逼我,我爱人同他们理论,我就在心里请师父帮忙,果然不一会儿,他们就自己开门走了。

2001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在街上发真象材料,看见有一幅很大的诽谤的大法标语,我就在第二天晚上悄悄的把它用大法的真象遮盖得严严实实。

2002年除夕夜8点多,我去大桥上张贴真象,忽见一些警察在我后面指指点点,我还以为我被发现了,但转念一想,有师父保护我不怕,于是,我把身上剩下的真象材料全部贴完才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