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在人间 坚修大法闯难关


【明慧网2005年4月19日】

* 喜得大法在人间

修炼这条路一直贯穿着我的终生,是我一生中都在探索、向往、渴求、期盼的。记得在我小时候,看了一句“青灯古佛傍”,我永远也不会忘了。虽然有一个温暖的和睦的家,儿女又孝顺又听话,但我修炼这颗心怎么也磨不掉。

我一直在寻找哪有寺庙,我要出家,可是看到他们很多不是想象中的,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而后我又想在什么地方能遇一个高人,等等等等。我在苦苦的寻找,苦苦的等待,等待着。

我在二、三十年前就写下了“隐居烟云里,闭门修终生”之句。

九六年突然听人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好,我听了很动心,再也不能等了,我要找,晚上一夜未眠,急不可待,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去了,在大门口等,看谁炼法轮功。忽然我看到我楼上一个邻居,我马上迎了上去,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是,我可找到了,我急切的问她,能不能找到书,她说行,我高兴极了,连声说谢谢,谢谢,拜托你啦。早八时许,邻居就把书送来,我浑身热乎乎的,急忙把宝书接到手,谢了又谢,她说:“我看你急切的样子,我也受感动了,我连班都没上,先把书给你送来。”

我手捧大法书,我知道这对我这个生命讲,是何等重要。我打开了大法书,首先第一眼就看到师父的法像,我咚的一下跪下去,口口声声叫着师父,就象久别的孩子见到亲娘,我认识师父就象我刚从师父身边离开一会儿的时间,我怎么会有这些感觉?

我急忙打开书看了下去,五天的时间,一口气我看了《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那本经文,我渐渐明白了,流着眼泪,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心里在喊着师父啊!

当时不知为什么?怎么看也觉得书里有好多东西我就是没看出来呢?又一口气看《转法轮》九遍,觉得还是不行,又用毛笔逐句逐字的抄写,就这样我竟用毛笔把大法书抄了一遍。在这期间,我把那本经文也全背了下来,每天抓紧每分每秒,做饭、洗衣、走路,我就背,能学就学,能抄就抄,决不浪费一秒钟,全心身投入到大法中。

从一入门,我就鸡、鸭、鱼、肉全戒掉,点滴不沾,手脸从不擦一点东西,九年了,没吃一分钱的药。人家看见我,都赞叹我身体这样好,脸色这么好。我女儿说,您的脸皮肤真好,简直是晶莹剔透,我们年轻人也不如呀。

* 堂堂正正的迈出去

一提笔又把我带到7.20那个难忘的日子里,电视天天在散布着谎言,攻击大法,诬蔑师父。我的心如刀绞。居委会天天无数次登门骚扰,今天叫你交书,明天又说公安局马上来了,来搜书。有一次居委主任一上楼就大呼小叫,直呼着师父的名字,闯進我的家,我一听她对师父这么不礼貌,我严厉的跟她说,你不要这样直呼我师父的名字。她再也不敢叫了。后来再上门,她说:“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把你家门坎都踩平了。”

99年冬天是那样寒冷,在这样日子里,我实在不能呆下去了,我要上北京去,我要用我亲身体会去证实大法。

家人知道我要上北京,百般阻挠,他们知道去的后果,他们担心我,说什么也不让我去。为这事他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后他们又与我讲了利害关系,更何况有“六.四”事件在先,我们怎么能让你去呢?!我并没为之所动,去意已决,任谁也阻挡不了。他们多方努力都失败了,丝毫没动了我的心。最后我二女儿拿出两千元来说你去吧。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着:“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就这样我于2000年正月十七日,我自己去火车站买了车票,回来略做准备。闲下来,我捧起了大法书,一下就看到师父的法像,我的鼻子酸了,我的心在淌泪,我知道我走出这一步是师父的多么的期盼哪。

晚饭后,我坐上了公共汽车,望着冰天雪地,黑黑的夜空,真是思绪万千,不知是什么滋味,这时我心里响起了师父的话“大道无形”,我心里一亮,像开了两扇大门一样,心里热乎乎的,寒意全消。

到了火车站,将到剪票口处,忽然从两边窜出两个人来,挡住了我的去路,他们亮出了身份证是派出所的,他们说:一看你就是炼法轮功的,是不是?我没有回答,事情突然,我什么也没想,我只是找机会冲过去,可是我还是被他们架到外面的车上,送到派出所,把我关在一个冰冷的屋子里,锁上大门。我一坐下来就开始背《洪吟》,“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我心里非常平静,一丝怕意也没有。一会来了一个人,劝我不要上北京,所长看着我不动声色,就大声说:你不服是不是?他们问我谁让你去的,我说我自己,他们不信,你一个老太太自己就去了,我说你们不是看见了就我一个人走吗?他们说,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楼上还有好几个,我马上去把他们抓来,说着就往外走。我笑了笑,非常严肃的说,我的走与谁都没有关系,他们连知道都不知道,你这样无故抓人不合适吧。他站住了,没动。就这样他们什么也没得到。但是他们还不死心,这几个走了之后,又来一个,進门就破口大骂,用手指着我的脑门,蹦高骂,我没有生气,稳住没动,只是微笑着看着他骂,他骂了一阵子,看我一直对他微笑,觉得不好意思了,走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闯过了这一关。回来后,我老头说,这会他们可吃亏了,一分钱也没捞着。

第二天一早,我大女儿来了,一進门就说:“妈!我祝贺你。”我愣住了:“你祝贺我什么呀?”她说:“我祝贺你终于迈出了这一步。”我略有所悟。

我坐下来打开大法书,如有久别重逢的感觉,一下翻到师父的法像,我望着师父,心里说:“师父您就放心吧。”

* 迫害在继续,证实大法再進京

同年十月份,迫害越来越升级,楼道里总有人在蹲着,大门外也有人看着,上哪去有人跟着,我们觉得迫害不止,证实大法不停,我们决定再進京。一天,我与几个大法弟子一起又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征途。那时,各车站码头,大街小巷布满了便衣,我们两人一帮分散的走,坐火车查的紧,我们改坐汽车,到接近北京的地方,最后换车進北京。清晨7点多钟,我们三三两两陆续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的四周停满了警车,便衣、警察布满了广场,我与同修堂堂正正的很坦然的走了進去。两个便衣迎了上来,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炼法轮功怕啥,多好呀,你们不要做这样的事啊,快回去吧,不要管这事。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能回去吗?就这样纠缠着不放我们,最后真警察来了,一挥手上车,就把我们连推带拉拥上车。由于劲猛,我一下摔在车门上,车上的便衣马上过来用皮鞋踩我的手,我爬起来,刚坐上,他用皮鞭子狠狠的抽了我一下,同时又狠狠的在另一同修的背上抽了十几下,我们劝他不要做坏事,我们都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他气哼哼的说:“我就要做个坏人,我就要做个坏人。”

我们被拉到驻京办事处,二十多个大法弟子挤在一个没有窗户的五、六平方的小屋里,呼吸都困难,大家谁也不能睡觉,坐的地方都没有。

后来单位把我接出去,一路上向他们讲着大法好,及大法的神奇,我来到这五、六天了,没合一合眼,你看我多精神,一路讲着,单位来的那个女会计说:“等以后我也炼。”他们把我送到派出所,主任一看又是我,很生气,问我什么,我都不知道,最后气哼哼的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你知道什么。你还炼不炼?”“炼!”我坚定的回答,下午就把我送到拘留所。

到了那里已有几位大法弟子了,而且同室其他犯人也都很尊敬大法弟子,我一進门,一个人就问我,你是法轮功大姨吧?我说是,而后我们经常给他们讲大法的事,他们都明白了好多,有的天天跟我们背《论语》、《洪吟》,有的背的很熟,他们决心出去后一定做个好人,有的要学,还有的狱警帮助我们与其它室里的大法弟子传递消息,我们真为他们高兴。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我室里有几个是被判一年的、二年的,其中一个家不在本市,就她一人,很困难,她们明天就要被送走了,我把自己仅有的150元拿出来给了她,她流着泪嘴动了几动什么也说不出来。而后我们又把各人没用上的衣物用品,给另一个大法弟子,冬天了,她还穿着单薄的衣服,什么都没有,这样给她解决了寒冷。第二天一早她们就走了,走时大家互道珍重,要学好法,要坚定,她们一起说放心吧。

* 精進学法,连连闯关

出狱后,我立即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在我家里设一个点,专做真象横幅,有时自己写到深夜,就这样很多大小横幅送到同修手中,一时间,城市里,山顶上,树上,到处挂满了横幅,双面胶贴的到处红通通一片。同时又对同修们讲了去北京证实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一段时间里又有好多大法弟子進京证实法。大资料点的大量资料下来,有时间就到外面挨家挨户的送,有时贴。每天又抓紧时间学法。

然而我家前后楼有的发现我在家印刷什么资料,就告发了,首先是单位来电话,约我去看展览,等来时拉我,我一想不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怎么能去看那些攻击大法的东西呢?我决不能去,当即我拿了大法书等物离开了家。而后单位来了,一看我没在家,他们气急败坏的说,没法向上交待,怎么办?问我老头能不能找到?我老头说上哪去找哇?

单位没找到我,第二天派出所里三个人到了我家,非要我老头把我交出来,不交出来就不走,还说我在家印刷东西,他们都知道,等等。后来又来了几个亲戚,大家一起把他们劝走。

我知道事情并没有完。有一天刘某某来电话找我,她是我在狱中认识的,听说这次她才从里面出来。既然找我,我就去吧,但是我意识到这次的见面是危险的,但是我还得去,我想去弄个明白,因当时和她出来的还有一个男的,出来后谁也不知他的情况,还和以前一样对待,结果他去了好几个资料点,而后这几个资料点连续被破坏。大家对他有所深思。所以刘某某叫我,我一定去看个究竟,防止再出现类似情况,受到不必要的损失。临走时我与老头说,某某叫刘什么?你记住。我此去有危险。就这样我按照她说的站点去了。站点上根本没有她,只有一辆车,下面站了一男一女,笔直站着在等什么?我知道事不寻常,形势已经很明显,我下了车没停步,直往东去,走出十多米远时,我发现那一男一女向我追来,而且在站点的车上又跳下一个人来,向我这边看着。这时我的心一点也没慌,很平静,步子很松闲,我要穿马路,到对面去,那一男一女立即也跟着过马路,并且左男右女把我夹在中间,穿过马路又向东走去,女在前男在后,走着走着,一辆公共汽车慢慢开着门向我驶来,而且车门正好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当时马上我想到这不是师父叫我上车吗?我马上上了车,这时我看见那个男的在看手表,女的在继续往东走去,二、三分钟后车开动了,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在他们这么明显的眼皮下脱险了。

回来后,我马上把消息告诉了大家注意,后来又听说刘某某自己在山上当着很多人的面,挂起了大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却没有人抓他。有不了解的同修说他表现很好,我就把我这段讲了,要大家观察。我们要更加警惕了。

事隔两天,刘某某亲自到我家,一看我不在家,一再追问哪去了,我老头说不知道,后来又到过我家,我还是不在,后来又多次打电话询问,就这样我一直在外面。在家没找到,事也没完。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的人行道上走着,一辆公安车嘎的一下停在我身边,当时我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直通全身,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车里下来一个男的问我某某学校在哪?当时我心很稳,没一丝怕意,我微笑着向他摇了摇头,并用手指着前面的人,我说你问他吧。他盯盯的看着,我不慌不忙的慢慢的步向前面,到了站点我上了车,又走完了这个险中险的一步。后来我明白了,我穿的衣服就是在狱中穿的,所以有人认识衣服,才盯上我。师父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就是这样。

这类的事后来又有几次,不多述了。几年来在摔摔打打中,多次的惊险都在我们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全凭着坚信师父、坚信法的一棵平稳的心度了过来。

我所做的这些与同修比起来相差太远了,我知道只要能看到差距和不足就能提高,我会更好的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更加精進。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