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汉看守所和四川监狱的黑暗


【明慧网2005年4月2日】我是四川广汉市人。我修炼大法前病魔缠身,到处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也无济于事,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也给家庭经济造成了困难。

1998年经人介绍,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我不识字,在炼功点上与同修一起学认《转法轮》,半年后我就基本上能把《转法轮》读下来了。我的身体上的病也不知不觉的无影无踪,亲身体会到身体一身轻的美好。这是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

2001年7月26日下午,我从外面回家来,就被几个恶警绑架,并抄了我的家。它们翻箱倒柜,撬烂了衣柜抄走了一本《转法轮》、师父的法像和经文各一张。后来,恶警捏造事实,无中生有,填了一张假证据:什么资料若干份、大法书若干本,共计400份。这些假证据成了绑架我的依据,要我盖章,我拒绝了。三个恶警强行将我抬上警车送往广汉看守所。

看守所里非常邪恶,不准坐,强行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天安门自焚案。还要我骂师父,背监规。我坚决抵制它们的恶行,默念正法口诀,背诵师父的经文《坚定》、《心自明》、《苦其心志》。每遇迫害时,我就坚决抵制。以后它们的邪恶气焰就不那么嚣张了。

国安恶警姜天兴时常到看守所来,此人很邪恶。有一天它要大法弟子张仁芝、许萍、杨九发骂师父、背监规,大法弟子们抵制。此时姜天兴就上前抓住张仁芝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得张仁芝当时就鲜血直流。另一恶警看见小罗与别人说话,就报告了姜天兴,姜就叫几个恶警打小罗的耳光,还用绳子把小罗绑起来吊得高高的毒打,打得最后昏过去了才把人放下来。

2002年12月,我被非法判刑。当时我想起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想到一切有师父,我便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正义的呼声感动了所有善良人的心,震慑了邪恶的威风。后来把我送到了龙泉的川西第一监狱劳改。

劳改队更是人间地狱,白天要强行干超负荷的劳动,晚上还要受尽各种刑罚:不准睡觉,被强行灌输邪恶的东西,强行洗脑;冷冻,穿死人衣,睡死人床,吊起来打,坐老虎凳,高压电棍电等酷刑。

有一天恶警指使犯人逼迫同修洪近(大学生)穿刑衣,挂牌子,背监规,同修不配合,恶警当场叫犯人把他捆起来灌洗脚水,然后用抹布塞嘴,吊起来毒打,这一吊就吊了三天三夜,最后休克了才被放下来。

在炎热高温的夏天,太阳火辣辣的,恶警强逼法轮功学员们在坝子里不停的跑,如果停就殴打;冬天霜雪天气,就把同修拉到坝子里挨冻。它们千方百计逼迫学员放弃修炼,写什么保证书,它们好去邀功,领取奖金。据说“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它们可得200元奖金。恶警就为了得这么一点恶党黑心钱,就这样绞尽脑汁,耍尽流氓手段,失去人性的拼命干着恶事。

恶警迫害好人是在暗中进行的,它们是怕世人知道的。有一次,不知是哪里来人检查、采访,恶警就给大法学员说:今天各人都要整洁点,放你们出去,不许乱说话。并把老年的大法弟子弄到黑屋子里去藏起来。等采访的人走了,又照样受迫害。

恶警让我干活,我不配合,正念抵制。2004年12月,我被提前七个月释放。我又回到了证实大法的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