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大法弟子正念抵制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2日】2001年1月14日,邪恶势力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大抓捕,押进“学习班”进行洗脑,趁家属接见,引诱家属逼迫学员写“三书”。真正修炼的人,不信它们那一套。羁押我们的看守所分东西两头,东头押着男刑事犯人;中间有栅栏门锁着;法轮功学员在西头。牢房是门对门排列,中间是长长的通道。

一天上午,洗脑班的头目曹主任按照电视报纸宣传的内容,对法轮功学员一顿“训话”后,我们都在通道里休息。这时王同修的子女来接见,也在通道里对话,一边是家人哭哭啼啼的劝说:“写个保证早点回家。”一边是大法弟子耐心解释:“我们是无辜的。”说着说着,王同修高声喊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以前没有做好,从现在起我一定要做好,紧跟师父修炼到底。”声音洪亮震动通道。瞬间寂静。静极中不知谁带头鼓掌。男犯们纷纷探头看个究竟。曹主任和一些狱警通过和我们一段时间的接触、交谈,发现我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都是有头脑的人。因此,言语态度变得温和了。不久他们调走了。临走前亲自到牢房来与我们告别,并且把他经手的有关资料,付之一炬。

时隔不久,狱警打开牢门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出去。我以为是接见,出来一看,大厅里两个人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我已经明白怎么回事。狱警骗我说:“他们(指那两人)想通过你了解一下我们的工作情况,请你如实反映。”我不配合,走回牢房,他们扛着摄像机跟着进来。其中一人拿着话筒迫不及待的对我提问,另一个摄像机镜头对准我。我没有回答提问,而是正视摄像机说:“修炼真善忍有什么错?炼法轮功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有什么错?你们把人骗来,关在这里,五层铁门锁着,反而造谣说我们不要家,不要亲人,只顾自己。”边说边逼近摄像机,使扛摄像机的人连连后退,无法拍摄,狱警呆呆的站在旁边,不知所措。我接着说:“这是谁在犯法?是谁在搞破坏?使家庭不安宁、社会不安定、孩子无人管教、老人无人照顾、亲人工作不安心。你说!你说呀!”狱警没想到,平时不喜欢说话,不爱出声的人,今天怎么象放连珠炮一样。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只好怏怏的溜走了。而我心里明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大法给我的胆略,是慈悲的师父在看护着我。所以在这次突发事件时,才有如此正义之举。放风时,有个男犯人来到我们牢房门口,竖起大拇指:“了不起!了不起!”我双手合十以示回礼。

两期洗脑班下来,坚强不屈的同修陆续被非法判劳教。其实邪恶之徒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都是心虚的,怕见光的。它们把大法弟子隔离关押,1至2名关在一起,只准在自己房间,不准串门,不准交头接耳。

这天上午,我厂保卫科两人和主管片警到洗脑班来要送我去劳教。其他同修都不知道。我以还日用品的机会告诉一个同修,她马上告诉别的同修,一下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有的送来日用品。有的送来小食品,有的帮我慢慢的整理行李。狱警们出面干涉,谁也不听她们的,只是做着自己该做的。在场的人无不被这种场面所感动。看得出男人们的眼圈有些红,他们也不想送我劳教,另一个思想不正的狱警嘴都气歪了。

行李装好了。我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同修们在各自的牢房门口送着;正与邪的较量在无声的进行着;办公室里在小声的争论着。约过了半小时,狱警出来对我说:“不走了,把行李搬回去。”同修一听不走了,赶紧过来搬行李。现在想起来当时表面虽然不是轰轰烈烈,但是另外空间一定很壮观。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是大法包涵下的一个大粒子,不可分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