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的投入(译文)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参加了1998年九月师父9天讲法录像班后,我决定花6个月的时间来尝试这个新发现的法轮功,看看是否值得坚持下去。不管怎么样,我想,我已经试过几乎所有精神修炼的方法,但似乎没有一个真正适合我。6个月很快过去了,在那段时间里,我意识到问题不是法轮大法是否达到了我所期望的,问题而是我能否進入一个真正修炼人的清醒的状态。那开始的6个月,我在第一个大考验中失败,由于“感冒”我决定需要去看医生。当然,所开的药对这个“感冒”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它根本不是病。

5个星期后,这个“感冒”终于过去了,但2个星期后,它又回来了。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这次我通过了考验,3天后,我就恢复正常。

然而,也是那最早的6个月,现在回忆起来,我的思想背后及内心深处有个隐藏的想法。我一直对这个功法保持谨慎态度,需要看看这个或那个是否是真的,是否和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一样,是否我算作一个合格的修炼人。好像当时我只愿意走这么远。

1999年7月后,似乎一切都要求更高了。我们大波士顿地区的学员们突然面临严肃的事实,那就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真实的,我们必须面对它。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去面对。当时就好像我们要把自己从没经验的预备兵匆匆训练成为正规军。因此,我们增加了见面的次数,我们的小组学法后,通常接着讨论如何讲清真象。我们开始作为一个整体来工作,但事实证明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学法后讨论修炼问题的那种舒适环境被学法后的长长的会议,会上很多的发言,及在晚上结束时所留下的不成型的计划所代替。我知道我需要参与,但我仅仅要走这么远。我曾想:“等他们的计划出来后,我就跟着办就行了。”是的,我愿意参与很多活动,但我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参与了吗?

当然,我不是想说在每个活动的计划中,每个人都要说很多或参与到每个细节。有时,根据不同情况,你可以只到场并按要求去做。但我认为我们的心念应该百分之百在那里。我们要觉得我们是一个美好修炼团体的一部份。需要的时候,我们应该献出我们的智慧。我们应该互相尊重各自的想法。我们应该协调好并按计划执行。最重要的,在任何一个项目或活动中,我们应该明确我们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知道,但这就是我们的路。我们就应该这样走我们的路。

还有一方面,我发现自己的不足,未能走过去。经常会出现别人的特殊的执著会刺激到我。我倾向很快的向内看一眼来肯定自己没有同样的执著,然后我就会注意他们的问题。我说服自己我还行,别的学员才需要去掉他们的执著呢。通常是,那些学员好像总也不能提高--他们的执著还在那儿!我用了从未有过的长时间,没有向前走一步,而只是等着其他学员提高。我从未真正的向内好好看自己是否内心有同样的执著。

最近,我和一个学员一起做一个项目。他让我感到他在某些执著之中很久没有提高了。我们过去经常在一起工作,在这项工作中,我们又到一起了,而事情進展得并不顺利。在表面上看,我们合作的还可以,但我内心的感受并非如此。但这一次,我有意识的克服我的挑剔的心态,就做该做的事。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发现我变得与这个学员和谐了。我开始看他的动作表情并倾听他是如何讲话的。头一次,我不再批评他了。我得以看到这个学员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并非想做什么来刺激我,而只是他对压力反应。和我们一起的另一个学员一定也察觉到这点,因为她把话题转向如何不让压力控制他。我们简单的聊了聊关于一个学员并不需要压力而使自己在社会中表现正常,之后,我们就接着工作。

在我们的工作完成后,这个学员告诉了我们实在困扰他的一个难。我们三个静静的谈了约一个小时。到要走的时候,我感到我内心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我真实的感受并实践了真正的善。那是很难描述的一种感受,但它是随着我们的心性提高而来的无价之宝。

所以,在六年半后,至少在这件事上,我终于突破了,并全身心的投入。现在是让那“只能走到这”成为过去的事情。在我修炼的每一方面及做好三件事,我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如果我这个简短的汇报触动了你的心,那就让我们互相帮助全身心的投入!

谢谢!

向师父合十,向各位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