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学员的修炼心得(译文)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大家早上好。我是一名新学员,得法两年半。我曾参加过其他法会,也多次被赋予机会交流心得,但是我总是选择不参与,并告诉自己和其他人我没有什么好交流的。其实不是这样的。和其他同修一样,大法对我生命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不愿说是因为我有一颗不愿意抛头露面的心。虽然我在这个问题(其中包括我的私心)上提高了不少,但是我还是需要不停的面对它,因为作为一名学员讲真象和在医疗中心担任主任的工作都需要我出现在公众前。所以我很有幸能够与同修们在此交流心得。

去年五月同修在台北大学举办了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主题为中国科学和文化。这次活动的目地是为了能让学员和非学员都在一个学术性论坛里讲述中国古代文化在现代的应用。这次论坛的话题很广,其中包括一些用科学原理论证一些师父的讲法内容。许多学生和教员都来参加这次会议,其中就包括大学校长和大学系主任等。我被邀请参加该研讨会并介绍一种技术。这种技术是通过使用古老的中医和西医技术,从而达到此减轻常人精神和身体压力的效果。项目委员会的成员对这种技术的独特性感到很有兴趣,他们也希望大法弟子能够在论坛会上演示。

起初被邀请的时候,我很不情愿,虽然当时也是同修的同事鼓励我去,可我立刻就考虑到会有多不方便。我需要订机票,而且我到了台北也不认识任何人,我还不会说中文,也不知道我到了那该做什么,吃什么等等。再说了,我也没有任何资金上的资助,这也是我很不习惯的。

很不情愿的,我决定“为大法做该做的事”。当时我不记得师父说过我们所做的不是为了师父,也不是为了大法,是为了我们自己。但是旅程前后都一直有人提醒我是为了我们自己而做。当时我还有一点想法就是,台湾不是度假的好地方。所以我计划从台湾回来的路上去一趟香港,就当作是干完苦差事后慰劳慰劳自己。

接着我去订机票。可是我无法使用我的航空乘客分(frequent flyer miles,一种航空公司为乘客积攒飞行距离的分数),也找不到便宜的商业舱机票。我当时很担心,因为我个子很高,一想起要在窄小的经济舱座位上坐上很长时间就感到可怕。这明显是一颗执著心。我终于意识到我必须把它当作一颗执著心来对待。所以当我放下了这颗心的时候,(由于支付不起商业舱票价)我决定去订经济舱机票。这时航空公司告诉我他们目前有一个宣传活动,只需要支付一般价钱的小部份就可以买到商业舱机票。我想就让这次经历成为这次旅程的主题吧。尽量不要执著结果,随其自然。

到了出发那一天,经过了24小时的行程,我终于到了台北。在修炼大法前,如果我在飞机上坐上24小时,我会感到特别累。但是这次下飞机时,我却感到特别精神、充满活力。

我是这次中国科学与文化会的主讲人。我很担心观众会听不懂,因为我不是在用中文讲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進行演示部份。我的自私和想在观众面前表现好、不丢面子的执著开始翻腾。我努力试着以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尽量不执著结果,随其自然。

一位参加此研讨会的同修自发的为那些不懂英语的学生和教员将我的演讲内容翻译并总结成中文。整个过程很平稳,我的演讲也很成功。我借此机会也接触了许多台湾媒体。这次经历对讲真象来说是很重要的。

这次旅程中,我感触最深的是接触很多在常人生活中的台湾同修。那是一种美好、令人感动的经历。大法在台湾普遍流行和接受,我可以时时看到每个人从大法中受益。我那认为大法弟子无法溶入学术界的狭隘想法改变了。事实上,真理就是真理。历史上就一直有人在等待着。看到学生早晨在户外炼功、读《转法轮》让我联想到是否也可以在美国和其他地区效仿。我问了一个学生,“你们怎么这么幸运,能够在大学里公开炼法轮大法?”学生笑了笑,只说了“这是师父的安排。”就这一句话令我想起了,即使在我们思想不正时,师父的伟大和慈悲仍处处在我们的生活中体现。老学员身上散发出的宁静、祥和给了我很大的鼓舞,也是我需要学习的。

短短几天之后,我对台湾的访问结束了。然后我离开台湾去香港继续我原来打算中旅行的所谓“度假”的这一部份。这个“度假”的概念根本就是一个常人的想法。意思是说你必须逃离到一个什么外界的地方,好能够休养生息。至少我以前对“度假”就是这样看的。这次台湾旅行让我意识到,我的”假期“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的一部份不想离开这里,我将永远珍惜这次在台湾的经历和交往。

我在香港的短暂时间很令人愉快,很高兴看到大屿山上师父看望过的大佛像。但是,这次所谓的度假的经历远不如我在台北参与与大法有关的活动中所感触的那么深。这让我认识到,身外之物,不管是钱、物或游览,都不能跟按照我们真正的自我所行事时,那内心美丽和谐、天人合一的感觉相提并论。师父提醒我们,当我们这样做了的时候,我们不是在为他做或为大法做,而是为我们自己做。我们做的同时也增加了我们救渡众生的能力。师父还告诉我们,在我们的修炼中,我们不会真的失去什么(这个物质世界)的东西,但我们在按照返本归真的原则生活的时候,所得到的东西是不能以人类的尺度度量的。我的经验还告诉我,当我越能按修炼的要求去做的时候,我就越好象在“放假”,在假期中把我的病态的、有毒的部份“放”掉,使我能更加贴近我生命中扎根于法上的好的部份。我有时觉得我们修炼的路是遥远无际的,而我跌的很厉害。但是,我现在回头看看,我会吃惊的回忆起我以前思考问题的方式和身体的感觉。对师父给予了我们那么多,而没有任何索取,我有着深深的感激。

以上的想法只是我有限的理解,恭请大家予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