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2004年11月一天,我和同修三人下乡讲真象。

早晨9点多钟,我们走到乡大队村西口代销店开始向老板娘讲真象,这时从店铺房中走出一个20多岁的秃头年轻人说:“不要在这里讲,否则抓到乡政府去。”我说讲真象目地是让众生明白真象,慈悲救人。秃头问有资料吗?同修顺手从口袋拿一份给了他,我们便离开了代销店,继续向其他农民朋友讲真象。

我们三人在转到村东口时,秃头和副乡长带来5个年轻力壮的乡干部下车说:“到乡政府跟我走一趟。”三个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不服从邪恶安排。5个人硬是连拉带拖把我们弄到乡政府。当时我们发正念、讲真象效果一直不好,怕心导致旧势力钻空子,而所有心都来源于不善,来源于争斗心与狠心。

到了下午3点多钟,邪恶乡干部亲自到公安分局叫车把我们转到公安分局,将我们三位同修分开问话,每人一个房间,我那间房是县国安大队2个恶警,一个是矮胖子,另一个叫夏××。一开始先来软的说:“请坐沙发慢慢的讲,知道多少讲多少,只要好好配合我们,都讲出来立马放人。”我心中默念师父《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恶警估计问了半个多小时,我一直不说话发正念,坚决不配合邪恶,终于矮胖子恶警忍不住凶狠的说,不准坐沙发,站起来,不说老老实实跪到地上。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学真善忍做好人,凭什么跪到坏人面前,我越发站得笔直,矮胖子气急败坏冲上来朝我脸连续抽打耳光,恶狠狠的说:“你讲不讲?不讲送白马垅监狱。”它看我还是不屈服就改为拳打脚踢,打累了休息片刻,二个恶警一起上来,一个摁头,一个摁手,又把我的手反转摁,想把我摁到沙发上。我不断发正念并求救师父加持神通,所以一直摁不倒我,于是恶警便使劲用皮鞋猛踢我的膝关节和踝关节。到后来它们实在没有办法,晚上把我们三个大法弟子转到县拘留所拘留15天。

到拘留所的第二天又逐个的问话,要我们签字,我们说没有文化不会签,夏××就在上面签了(当时应该阻止它签我的名字)。我们在拘留所坚持发正念、背师父经文和《洪吟》。大概是第14天的时候,早晨夏××来找到我说:“明天要回去了,想回家吗?”我说当然想。夏××说那好办,只要打电话叫家人交3000元保证金就放回来。我坚决说没有钱,做好人没有错。结果他看我态度坚决,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早晨,我找到所长,说今天应该回家了,所长说昨天打电话到国安局问过此事,上面规定交钱放人。我斩钉截铁的说:“没有钱也要放人,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当天我们三人集体绝食,发正念破除邪恶干扰,到第三天早晨,国安局夏××通知我们回家。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正念走出拘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