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抵制邪恶闯出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2002年8月一个中午,我到一个被邪恶势力破坏了的资料点去,结果和一男同修一起被绑架。恶警把我们手脚都绑住,还拿来宽胶带想缠住我们的嘴。这提醒了我,我开始大喊法轮大法好。当时的念头是,要让别的学员知道这个点出事了。他们用鞋打我的脸、嘴,用被子蒙我,胶带一圈一圈缠我的嘴都没用。我拼命喊着,他们拿我没办法就不管了。那个男学员也开始和我一起喊。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就是大,不一会邪恶之徒连喊头疼,就都走了。这间房子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没多长时间,恶人们听到房间里没有人了,房门又被我们锁上了,疯了一样一脚踏开门,对我们一顿暴打。我被打得更厉害,血流了一身,我也没停下喊法轮大法好,恶人丧心病狂的勒住我的嘴,直到我不可能再发出声来,我几乎窒息而死,我求着师父帮帮我,一下轻松多了。我嘴里和鼻子都流着血,但我很清醒,没有停止发正念。大约3、4个小时以后,原本很晴朗的天,在我们的头顶上突然几个炸雷,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了,师父在帮我。果然不一会,勒進肉里的绳子被剪开了,后来才知道下巴都勒青了。恶人边剪边说,不许再喊,不然还勒。

其实当时再喊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我有了想歇会儿再说的想法,没有做到打我骂我再狠我也不配合你邪恶。结果十几分钟后后面的学员就来了,也被绑了。他们不知恶人已经在房间里蹲坑了,想转移设备。我因为自己的私心,没有保护了学员,消息也没传出去,心里真难过。知道那可贵的十几分钟是师父给的机会,我却因私心错过了。这一切让我认识到只要坚决不配合邪恶,一切都有机会。当时就想再也不能配合邪恶了。

恶人把我们绑下楼,因我不配合,他们几个人抬我下楼,抬我上车,费了好大劲。我对着窗口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做贼心虚的关上了所有的窗户。恶徒连夜审问,我不理他们,立掌发正念,有个老一点的无可奈何的直搓手:“求你了,别人不说了,你自己的情况还不能说?”这也能看到邪恶表面张狂,实质是很虚弱,只要你能放下生死,不怕它。

邪恶之徒没有任何突破,第二天就把我们送到当地臭名昭著的看守所。第一关就是搜身,虽然身上什么也没有,我抱成一团,她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搜成只好作罢。

因为绝食,看守所恶警给我打上了死刑犯才用的几十斤连在一起的手铐脚镣,管教指使几个牢头折磨我不让休息,捏鼻子灌水、灌食。因我鼻子受伤,只要一动就出血,一动我就大喊,就这样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被抬到医务室鼻饲。鼻饲的时候几个壮小伙压着,我求师父帮助。他们反复插進去拔出来折磨我也不痛苦,鼻子受伤也不觉得疼,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灌完后,我就全吐出来了,吐出来的好多是血。我在一边吐,恶警和两个压我的人也在吐,看起来一片混乱,可惜他们却不明白没有灌他们他们为啥吐。犯人们把我抬过来又抬过去不停的折腾,她们也筋疲力尽了,管教也觉得是个麻烦。

后来因另外一个城市的资料点出事又牵连到我,我又被另一城市610绑走。这时我因正念不足,觉得没多长时间了,少受点罪吧,忘了自己是有使命的,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被刑讯逼供的原因。知道最后一次上刑非常痛苦的时候,悟到求师父帮忙。我喊着:“师父呀,我受不了了。”自我喊师父后,就再也没有被上过刑。

一个月后,看守所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转到戒毒所。加上以前就在那里的共二十多个,其中好多学员都悟到,这是我们整体提高的机会,更何况当时恶警还整死我们一位同修,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要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法。

我们每个人都写了《指控书》,指控他们对我们的刑讯逼供等犯罪行为。邪恶之徒看到了,马上控制我们的纸笔,还象征性的搜了几次号子。因大家的认识比较统一,纸笔通过各种途径顺利進来了。只要我们认识上去了,邪恶是挡不住我们的。另外为了让他们重视我们的《指控书》,我们决定集体绝食。

我们十个人绝食到第七天,指控书交给了检察院,我们才宣布为了表示抗议我们已经绝食绝水一周了。到了晚上有绝食学员就出现昏迷状态,因怕出人命,戒毒所送昏迷学员抢救,急救中心也来了人,一个个量血压,结果把我们绝食的学员都送走了。

急救中心一片混乱,一下增加的十个人和一大堆警察,又量血压又输氧,又打点滴。我们十个学员绝食,得用二十个警察看,分好几个地方,三班倒监视。我们的床头都扣着手铐。

后来急救中心又来了几个急救病人,我就给病人讲真象,刚开始被邪恶毒害的世人,大骂着我们。经过讲解他们明白了,觉悟了的世人也开始抵制迫害,他们把门关上想听我好好讲讲。恶警被激怒了,差点和常人打起来,常人理直气壮的为自己争取权利。

这期间每天整点我发正念不断。邪恶每天灌食三次,还打点滴,三天后好多学员不堪其苦,在医生和610的劝说下开始自己将要灌的食物喝下。我很着急但苦于没机会交流。正着急呢,警察觉得我老给人讲真象,就把我放到了走廊里。看似看得更紧了,其实我知道是师父的安排,一方面警察在不在我知道,另一方面离大门近了,离学员的几间房子也很近。我找空告诉她们:快一周了,我成天被灌从没自己主动喝过,但我并不难受,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否定旧势力,都自己喝还怎么否定呢?这些话触动了她们,也让她们看到了其实师父在保护呢,她们决定继续绝食。

邪恶急了,灌一个多轻松,多灌五六个他们怕麻烦。警察和大夫一起進病房开始作思想工作还把门关上了。走廊里就剩我一个了。我从容的往出走,并请师父加持,医院的正门碰见一个警察也没在意,顺利走脱。

整个过程让我悟到:我有师父再难也能走过来;而且能找到自己意识不到的执著,放下它,一定会越来越好;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你的出发点,和所做所为都是为了证实法,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