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地区的正念之场


【明慧网2005年4月3日】我们县城中心的休闲广场,是该县最热闹的场地。白天,人们熙来攘往,晚上,聊天的、跳舞的、热闹非常。每周星期天晚上七点过,就有十几、二十几位大法弟子来到这里,聚集在广场南面。他们三个、五个、七个、八个聚在一起,或坐、或站、或走来走去,象在聊天、象在切磋,神情自在、安详、气氛热烈而祥和。

他们从2000年10月开始,每周星期日晚上来这里聚会,已坚持四年了。在这里,大法弟子们相互启发、相互帮助、相互促進、相互鼓励,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安稳的在大庭广众中的正念之场。这个场,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一些邻近县市的大法弟子也来这里交流。

师父说过,修炼的环境是大法弟子开创的。2000年10月,这个县有几位同修商议,为了紧跟正法進程,有必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可以长期在一起切磋、交流的环境。于是,有的大法弟子想到了去休闲广场,建议一提出,便得到了其他几位同修的赞同,一致认为这建议可行:一是大法弟子与世人一样,享有去休闲广场休闲的同等权利;二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堂堂正正的好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用不着畏首畏尾,躲躲闪闪。在大庭广众中,只要不给邪恶以借口,看似不安全,实则安全;如果专找僻静的处所,怕这怕那,看似安全,实则反倒令人生疑了。三是有师在,有法在,只要大家正念足,邪恶就无空子可钻。为安全起见,不带任何资料。

达成了共识,要迈出这一步也并非易事。当时,一些大法弟子身后一般都便衣监视,有的还跟踪拍照,夜晚,有的家门附近还有蹲坑的。最初,去休闲广场只有三、四个人,就这样也惊动了各自所在单位和职能部门。公安便衣、610成员、单位头头,居委会主任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转来转去,密切注视,广场边开来了警车停靠着,离他们不到十米,然而,他们坦坦荡荡,毫不惧怕,“一个不动可以制万动”,每星期日晚照常来这里。在他们的带动下,来广场相会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从最初的三、四人,增加至十几人、二十几人……每增加一个大法弟子,就给在场的带来一份欣喜。

这一正念之场对大法弟子走出来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和方便,也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渐渐的,过了一段时间后,公安便衣消失了,单位保安、居委会主任也不见踪影了,警车也不再开来了。只是610分子还在监视着,还在距离不远的楼上安装了摄像头。一些弟子产生了怕心,不敢出来了,但仍有几个弟子继续坚持不动摇。在他们的影响下,不敢出来的,去掉了怕心,重又出来了,610也自觉没趣,撤掉了摄像头,不再监视了。正如师父所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每一次到了晚上8点,便整体发正念(没有形体动作),开了天目的弟子看到广场上空“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八个大字巨大闪烁,金光璀璨,可以想见,另外空间,邪恶正被大量销毁。

我们地区的做法,主要起到了以下的作用:
1、激励着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从家里走出来。
2、提供了一个交流切磋的环境,便于共同升华、整体提高。便于联系、沟通信息。
3、大法弟子开商店、饭店、休闲馆所的地方,都成了可以交流的小型正念之场,加强了大法弟子之间的切磋、交流、沟通。有利于更好的向世人讲清真象。

当然,各个地区的情况、正法的形势有一些差别,是不能一概而论的。特别是,只要邪恶迫害还没有彻底结束,安全意识和安全措施总是非常必要的,这个决不能掉以轻心或者想当然。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举个例子,当初99年的时候,有不少学员被抓到派出所非法羁押时,的确是从高处跳下来走脱的,有的从两层楼上跳下来,心态非常纯正,心中对大法弟子的超常毫无疑问,结果没有发生摔坏的或者出人命的现象,而是落地轻飘飘的,安然离开。但后来有些学员也这样做,是带着怕心、用常人心看待迫害、想逃避更惨烈逼供等常人心做的,或者在从高处跳下来之后的瞬间心态不稳,结果摔坏腿脚的、甚至出现生命危险的都有,还被邪恶作为栽赃迫害其他学员的说辞和掩盖杀人罪行的手段。

同样的形式,心态不同,会带来截然不同的后果。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差一点都不行。所以不是方法的问题,而是提高心性、强大正念的问题。如果只摹仿表面形式,可能别人做着效果好,自己一做效果却截然相反。如果大家都念正了、念强了,那环境一定会好,采取各种不同的方式都能证实法、都能起到清除邪恶、讲清真象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