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赋予的智慧 圆容好自己的正法修炼环境(一)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明慧编辑部的同修们,给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开创了网上开法会的环境。

1999年7月,“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空前的邪恶迫害,让国内的大法弟子们经历了正邪大战的生死考验,风风雨雨中,摔摔打打中走了过来,从而坚定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从人中走了出来!

我想说的话千头万绪,千言万语,难以表述。在此,我想从“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圆容好自己的正法修炼环境”方面,谈谈自己的修炼体会。

我是19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婆家、娘家都是干部家庭。我的三口家人,也都有一个被人青睐的工作岗位。1999年的4.25,正是我得法一周年之际,我父亲得法半年之时。其他同事、亲属有意得法还没来得及,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诬陷、诽谤、谎言宣传,对大法修炼者的政治打压就开始了。

虽然得法仅一年,但在这一年中,我热衷于洪法。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然而,突如其来的政治打压,欺骗宣传,给这些一时不明真象的人们罩上阴影。特别是领导知道我4.25去了北京,再加上“绝密文件”施压,一时间,逐级谈话的;逼着交大法书籍的;家人中监控行动的;跟踪的;施压的等等威胁加剧,修炼环境顿时要被限制。

虽然得法仅一年,但在这一年中,我每天晚上没间断过参加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师父的大法——宇宙法理已经深入我心。“大法是生命,坚修大法决不动摇!”这短短一年,为我在邪恶魔难中能坚定正信正念打下坚实基础。

一、用理智去证实法,用善心去溶解周围的人;以修炼者大善大忍的心态圆容好自己的工作修炼环境

1999年7月19日,市局局长通知我去谈话,一里远的路上,我时刻在考察着自己的心态:我非常的坦然。因为我坚信我没做错什么。并告诫自己,一定要表现出大法弟子的纯正和堂堂正正!气质巍然。虽然我平常没接触过局长,人们都畏惧他。

“你还在炼法轮功吗?听说你4.25还去了北京?”局长劈头就问。

“我还在炼法轮功。我是××党员,对组织谈话会实事求是的,并且我做的事也是光明磊落的。”局长没说话,我就继续告诉他:炼功是因为我多年有睡懒觉的毛病,开始看到炼功场上的人们,每天早晨时间都很准时,并且时间安排的又很适合我,既不影响为家人做早饭,又能强身健体,还不影响上班,一天都有了精神,也利于工作。炼功后我受益很大,我现在能承担那么多的工作,靠有了个好身体。一年多了我没花过一分钱的药费,过去可是药不离身的,……。我讲了自己身心受益的具体事例。见局长没说什么,我接着说:“我是去了北京,但去北京不是参与政治……”话没说完,这时,進来人汇报工作,我借机告退。看的出,我的事局长是怕声张的。从此,他没再找过我。

但从中央到地方“逐级追究”“逐级牵连”的迫害政策,却强压到我所在的基层单位。开始,基层局长对我坚持坚定的态度不理解。虽然处于人情,有意维护着我的声誉,涉及到我的事都是在几人的党小组会上讲,尽量不在大会上公开讲。但对上级安排的迫害事项,如:填表、表态等,他视为工作,对于我不配合的态度他可能感到是对他工作的不支持。一度,我在工作上多出现魔难。

我本没有行政职务,却被安排同时全面负责三个不同机构的工作,特别是临时组建的机构,人员都是各科室借调。管理上,协调上,工作分工上都会随时出现不协调。另外,从同事中看的出来,特别是有的男同事,对我妒忌的心时有表现,给我的工作雪上添霜。美其名曰:“能者多劳,领导信任你。”面对这些我没动心。但是,我无怨无悔的工作,却换来的是莫名其妙的会上被不点名的指责。我不明白来由,也就不往自己身上拾,可就有人告诉我说是在指责我。我后来在与领导的工作汇报中,也就体察出来了,大会上经常说的“不愿在这单位干就走”的话,看来是对我来的。

我却不以为然,因为我根本不懂来由,莫名其妙。在那时,我心里就始终背诵着师父的《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这段法:“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和“何为忍”中讲的“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我的脑海中每天都是这两句法占据着。我真的感觉自己非常的高大,头脑清晰。在工作时间,尽最大努力做好工作,真的没有过任何的怨言,也没感到压力,只想如何纯正心态过好每一关。

我虽然是个外向性格,但我懂得修炼人要修口,更重要的是不能动心。我严格要求着自己,既然大家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那么,我就以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的风貌来展示风范,让那些一时不了解大法的人,先从我大法弟子身上看到“正”,让他们敬服,一定让他们心服口服。这段日子延续到年底,一关刚过又是一关,我都是笑脸相迎,平心相送。魔魔难难近一年。

年末,我以汇报工作、沟通思想的方式,给领导写了一封信,有这样一段话:“我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分管着许多的工作,又都是新组建的,所有副局长的分工都能分管到我。人事关系的复杂,工作的魔难我都默默的忍让克服。引来的妒忌我也可以不顾。一些热心朋友为我打抱不平,我也平了,我告诉他们:‘我没有怨言,工作虽然重多,但我是在八小时内干的,我挣的就是八小时的工资’。解决职务问题,我也不看重,那是我炼功后淡泊名利。而作为基层领导,你们应如实反映情况,公正对待,说公道话。我通过炼功,学会了处处为别人着想,难道这还不就是实实在在的好人吗?”

局长通过电话给我作了一些歉意的解释。我听的出来,他是被我的善打动了心的。

新年后,我的工作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后两年中,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和大法真象的不断被接受,工作中的修炼环境更显宽松。基层局长们顶住上面的压力,敷衍着,“抚平”了多次的上级追究和牵连。用他们的话说:把乌纱帽都压上了,还能怎样?

那时,还不懂讲清真象,只想让人们明白大法是正法,只能敬不能恨。不管是本单位还是关联单位,不管是大会发言还是戏说言谈,只要是让我听到有人对法轮功有偏见,我都会理智、智慧的找机会去接近他们,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修佛修善的,不要听信谎言,善恶有报是天理。其结果是:我明白了你的好意,劝你也要注意安全啊。

2001年,天赐良机,师父为我安排了更宽松的修炼环境,离开了工作岗位。

二、对待家人,由耐心变善心乃至慈悲心;由“逐步渗透”到智慧讲清真象直至让他们明白真象,从而得到他们的理解或支持,即既让他们摆放好位置,又宽松了自己的修炼环境。

1.修正自己,宽待家人,宽松自己的家庭修炼环境

1999年迫害开始时,家人、亲属都为我害怕。怕我丢了铁饭碗,怕孩子面临的工作分配受影响,等等。修炼了半年的父亲,首先决定放弃修炼,把大法书全部上缴。丈夫是个少言但气盛的人,每天看守着我。我出去他跟着,我放资料他吓唬。面对电视的欺骗谎言,只要我辩解,就会招来一顿对我发脾气。在家,我除每天照常学法炼功外,不许我说有关的话。家庭修炼环境一时严峻,行动受到限制。

开始,我只是表现出不跟常人计较的耐心。随着谎言肆虐,迫害升级,我作为大法一粒子,决不能再沉默。于是,我拿起笔,开始给电视台、报纸等作造假新闻报道的记者们写信,给有关领导人写信,给有些大学的负责人写信,用我修炼者的亲身受益事例,给他们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越写越使我改变,由开始的争辩到用善心劝善,同时告诫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看到后来的有些报道都不敢暴露记者的真实名姓时,我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

同时我也觉察到,如何有效的圆容好自己家庭的修炼环境,更是重要,责任重大,更是修在其中啊。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法理不同层次的展现,给了我无穷的智慧和力量。我开始采用“逐步渗透”的方法,从他们能接受的一点开始,根据他们不同的接受能力,在不同的场所,“渗透”不同的可接受内容。如儿子很在乎被别人尊重和承认,我就找师父讲法中的比较难理解的语句或我表面不易理解的词语,有意找他给我读,并征求他从中的感悟。如果我觉的他悟的在法理上,就借机鼓励他比我悟性高等,启发他的兴趣。不久我们就有了沟通语言。一天,他告诉我:梦中碰到恶魔要害他,他在害怕中想起李洪志师父,赶忙跪到法像前求救。我知道他在法中真正受益了。

我问他:“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升级,我是在市里挂名的,如果影响到你的工作分配,你会怎么想?”他痛快的说:“妈,我是男子汉,别人有饭吃,我就有饭碗!您放心好了。”一句话,摆放了自己在大法中的位置。我真的为这孩子的选择高兴,我把高兴的因由告诉了他,善待大法会得好报,并鼓励他是无求而自得,更鼓舞了他。

然而,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好人必有好报应。儿子的工作不用说话,不用找人,顺其自然的安排到人们青睐的岗位上。同时我也借这事向亲朋好友们讲:“修炼大法是有大福分的,一人修炼全家受益,你们看到了,那是一定的了!”

对丈夫也是从“不断渗透”开始的。男人喜欢温柔,而我天生就是男人性,只有女人的善良,没有女人的温柔。在过去,丈夫在我身上没体会过什么是温柔。我决心在大法中首先修炼出女人的“温柔”,让男人有个温馨的家。我按照大法弟子的修炼标准,事事对照,处处为他人着想,尽快改变了自己过去高声多语,遇事总是自己先表态,先显示或干脆就是自己说了算的坏毛病。

从此,家中多了问候,多了笑貌,多了交谈,多了温顺,多了和睦,多了互相体贴,多了互相尊重;有了温馨,更有了沟通和了解;“谢谢!谢谢!”的口语过去在我家是不曾有的,而现在经常能听到。话题多,渗透自然就多,对我的修炼了解就多。多了解就易理解,就容易谅解,就会少产生误解,多存和谐。

最重要的是,我不管做什么事,对丈夫从不采用欺骗的手法达到目地。不能说的我解释清楚可以不说,但从不说谎话欺骗他。我也是这样要求他们的,这方面我非常重视。全家人对我非常尊重、信任和放心,是因为,我首先做到对他们尊重和信任。我早就严肃的跟他谈过:不管我做错什么,或是对我有什么不理解,可以指出来,我可以不计较你们的方式和语气,但你必须对我尊重,因为我是修大法的。当然,我首先做表帅。

我在变,我看到丈夫对大法的态度也在变中,不再干扰我做大法的事,并能善待到家找我的所有同修。

日常中,我有意把一些大法中的神奇事例,讲给他听,把我的修炼体会也经常告诉他。一次我正要去资料点拿资料,腰带突然断两节,不解之时,有同修来电话通知,资料点出事了不要再联系了。这件事他在场目睹,深受震惊。借机我给他讲:“大法是神奇的,我的师父是慈悲伟大的。我们师父时刻都在身边呵护着弟子不出危难,点悟我们,只是我们遇事有时悟性差,悟不到而已,才有时造成损失。”他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说:“我可明白了,不像他们说的那样。”

当我不放弃利用聚会、串门等机会对所接触到的人证实大法、讲真象时,有时是丈夫在场的。开始他觉得我给他丢了他家主的脸面,本能的要对我反击几句。为此,我向内找自己,一方面存在着急于做事心,另也有做事不够智慧的方面,再就是对丈夫还需要進一步慈悲“关照”,讲真象还不够到位。于是,在他情绪好的时候,我非常郑重的请他坐下来,跟他坦诚置腹的讲了我给亲朋好友们讲真象的深远意义,决不是参与政治争斗的道理。進一步让他明白我参与师父人间正法是千载难逢万古机缘。我说:“我向熟人、朋友证实法,讲真象,是在为他们好,为他们有个美好生命的未来。而你在一旁说些风凉话,结果是什么你想过吗?人们会更不相信。因为连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都不信,别人还肯相信吗?你起到了破坏作用,是罪过。我劝你,今后在这种场所,你最起码做到不说背离我的话,要说就说实话,证实大法好!”丈夫没有辩驳。

在后来,我注意到,我给人讲真象时,他会跟上一句:“还真是的,人家她从炼功就没花过一分钱的药费。”或对人逗笑着说:“我这一辈子最幸运的就是找了个好媳妇。”(待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