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独修证实法 正念一出黑手灭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

一、徘徊两年选择坚修大法

我95年读书时就迷上了气功。后来和我一起炼功多年的校友改变了功法,并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读后很吃惊:这本书将我在炼功中的体会与悬疑都解答出来了,而且更加深入。我参加练了几天的法轮功,没想到一炼功就感觉不舒服、头晕,我没有悟到是师父给清理身体,反而吓得又回到以前的功法中去了。就象《转法轮》中说的那样,以前我学的那门功法的师父说他仅是负有使命而出来铺路的,并说他那时已没有功了。

此后数月内,我亲眼目睹我的那两个修炼了法轮功的前功友,他们从病态且面黄肌瘦的状态变成了一个红光满面健康活泼的小伙子,其中一个天目开了,令我震惊的是,他有时竟然能知道我心在想什么。他说他看到众人很苦,但又无能为力,他因此而心里很难过。他告诉我他很幸运自己能修炼法轮功,

此后我一直在思考着修炼与人生,越来越觉得法轮功的精深与正确。两年后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真切且难忘的梦,梦见我身边的人群都骑着单车朝很陡的斜坡冲下去。正当我在坡上犹豫时,有人告诉我,只有朝着上坡走才能看见李洪志老师。于是梦中的我艰苦的往上爬……。数天后当我第三次看《转法轮》时,毅然决定放弃原功法,选择坚修法轮大法。

那时我已参加工作,周围没有炼功人,原来我炼过几天的功法都忘记了,我只好光看《转法轮》,没有炼功。然后,突然间感受到单位里各方面的关系真的紧张与压力,被人骂被人整,几乎整天心都绑着似的。有时我也怀疑这是不是考验呀,我一生都没有过这么难受的折磨过。可我的体质却出奇的好,此后三年连感冒都没有过。一天夜里,几个歹徒拿了一根很大的木棒在晚上黑暗的街道上打了我一顿,特别是我的头被重重击“咣”的一声。当我挣脱回去后,发觉自己一点都没损伤,也不痛,头也不起包。我才恍然悟到是老师保护了我。我室友也奇怪,叫我拿刀去跟他们斗,我说算了。

99年元旦,我趁假期到大都市找到了炼功点,炼功点上的功友教给我功法并帮我买到了许多书。我从那时才正式开始炼功,感觉受益匪浅。

99年7月开始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令我震惊得很。但也不是很意外,因为共产党历来就是奴化思想与阶级斗争。法轮功的真善忍与它的教化思想太不同了。而且这么一大群人参与的活动它可能不会容忍的。它要么可能被真善忍的强大威力同化,要么可能会对抗镇压。我明白这动机,所以铺天盖地的宣传也动摇不了我。

但是它的镇压与宣传却使我的好多亲友与家人不理解与为我担忧。有些亲友,知道我坚信法轮功与我炼功后的面貌很好,而且我也曾经给他们讲过些法轮功的故事,因此也没有反对我炼功。但是他们劝我千万别参与什么活动,怕我被抓或迫害。父亲说,他是过来人,他已饱受政治运动的迫害了,他用他沧桑的经历告诉我政治运动的背后真象。也有朋友告诉我说他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被抓)。也有的劝我别炼了免得走火入魔或自焚什么的,有的甚至不敢与我同睡一间房,说是怕我发疯了会砍死他。我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深明白很多世人被媒体的误导致误解很深。

面对这些压力与误解,我很无奈,也没有怎么想到要去与他们讲明白、讲真象。因为那时候我个人的认识只是独修,也没有机会看到老师的新经文,基本看到的只是老师99年7月前的讲法。独修期间,单位里的争争斗斗的火药味很浓,我在心性上总遭受磨难的考验,各种思潮的干扰很大。

二、在独修中苦撑一波波病业磨难

2002年年中,我决心抓紧精進修炼,证实大法给亲友看。可这时候,奇怪的状态一波一波向我侵袭来了。

先是我的双脚底开始发痒发烂,烂得没有一块完整的皮,出水发臭,痒痛难忍。我当时认为是消业,所以也就忍着,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抹了些药,但是不管抹了什么药都不管用。而且这时我的拇指也开始发炎肿大,搞得我全身发烧发冷。

我回到都市后,脚和手开始恢复。但一天早晨起床时,突然我的下腹部位疼痛难忍,疼得我在床上打滚,并且持续数周,疼到腰部直不起来,后来连腰都疼了,什么事都做不了。而且时好时坏。等到舒服点的时候,我以为是排了业了,很有些庆幸的感觉,对着师父的相片说:“虽然犯了些小错误,总算过关了。”可没想到“灾难”还没完。没过一天又开始轮到胃难受,弄得我成天吃不了东西,没有力气。我妹妹说我怎么变了一个人,象个老人了。

胃的难受就够折腾了,紧接着又出现心跳快,心脏烦憋,每分钟120次以上,难受得透不过气了。我有些怀疑起自己是否真的在修大法了,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忍不住去诊所看。医生认为我心脏有问题了,说不敢接我。我又继续忍,忍到一天晚上,上楼梯时难受的几乎象要断气了,两眼发黑。亲朋好友当晚送我到市大医院,检查不出什么原因,吊了两天针也没好转。医生给我打了镇静剂我才睡着了。醒来时,觉得冷,难受好像加重了,觉得自己好象要死了。然后我吐了,水同血都吐出来。突然,我眼前闪亮出好多象蝌蚪的亮点,我以为是眼花,但仔细继续看,真真切切的,有数以十计的亮点、形状似蝌蚪的在我眼前一米内游动着,持续有两分多钟。第二天舒服些的时候我就要求出院。

我启程回家,那种难受的感觉又来了,在家折腾了两个礼拜。回到都市,我继续看书修炼。就在回到都市的第二天早上,新的“磨难”又来了。我刚看完书,一阵强烈的忧郁突然袭击我心头,似乎要逼得我不得求生的感觉。我有一种清醒的感觉就是,这种忧郁应该不是我的。所以我就认为是业力,一面背着老师的诗,一面坚定自己消业的决心。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都泡在那强烈的忧郁与焦躁侵袭中,那种感觉是欲死欲活的。有时逼得头痛,连眼睛的视力都被干扰,看东西就戴着望远镜似的,但看不清。我几乎没有一天不在一种绝望的感觉中。此间,只要我撑得住都坚持学法,希望老师帮我。我每天过一分钟都很艰难。但也奇怪,有好多个晚上,在睡眠时间到时,心头就有象冰凉恬静的水透过的心头及全身,减轻我的难受让我酣然入眠,但早上醒来难受又来了。

近两个月后,我撑着回到家过年。家人及亲友对我的误解可大了,都认为我炼了法轮功出了问题导致这样的。他们看我的眼光都变了,或窃窃私语或千方百计劝我别炼法轮功了。我没有听他们的,我坚信我不是炼功出问题,而是过关或还业,我没有改变初衷。但也为他们的误解而无奈,我那时的精神状态加上这压力简直难形容了,学法也放松了些。

又过了两个月后,我坚持学法,缓解了许多。但接下来,身体上的魔难不断,又开始全身性的皮肤瘙痒,下体溃疡痒痛。全身起或隐或现点点。我时刻在抓痒。痒得彻夜未眠。有些绝望之际,又抹又擦,又吃药,但都不管用。我全身都被抓烂了。如此折磨了近半年,也不知为什么。后来实在痒得不行了,想到了个办法:用火烧皮肤。皮毛都烧出焦味了才缓解。那时我还守着这样的认识,那就是还业。

其实,肉体的苦还好熬些。心苦是最难过的。此后的我都时常在一种若隐若现的忧郁侵袭当中。它干扰我日常生活与工作,生活没保障的困苦,一副沧桑又孤寂的模样。如此折磨,我对自己的状态有些绝望,怀疑自己能否修大法,能否走得过去。

三、走出独修证实法 正念一出黑手灭

有一天,我打开我的邮箱,发现有人发一电子软件叫“自由门”的给我。我意外地发现用这个软件可以突破封锁上网。我可以上明慧网及其他法轮大法的网站。我这才能够看99年7.20以后的老师的讲法及经文。我于是兴奋且专注地看着老师的新讲法及经文,好多疑虑都逐渐被解开的感觉,知道老师要我们做好三件事。我第一次学会发正念。但还是有些重视不够。我当时是下体痛及胃疼折腾了几天。晚上回去发正念后,也有些效果,第二天精神很好,但下体痛及胃疼并没好。

记得是第三天,当我明白到讲真象是我们的使命后,第一次专程拿着资料去跟我的朋友讲真象。他接受了我的观点并有兴趣看《转法轮》。晚上,我做医生的朋友说要过来给我看病,我犹豫了好一阵子,然后拒绝了,寻思: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无论我修得如何,无论老师有否管我,但我有这颗心。我怎么能将它当成病呢?从我一放下电话开始,我身体难受部位开始发凉,一会儿全身就奇迹般的舒畅好了。接下来我就按老师教的姿势及口诀发正念。

那晚的发正念真是令我终生难忘,回想起来总有轰轰烈烈的记忆。当我端坐好清理思想后,意念想自己要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一切邪恶都不得干扰我。当我要开始念口诀时,一下子感觉自己進入了一种高大无比与威严的状态,能量充沛,我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每个字都威震无比,气势磅礴,每个字都将我身体震麻遍了,震得耳朵嗡嗡响,眼前象打雷闪电似的闪光,好像我身体所在的空间都震动伴着光芒四射,身体一下子就象解脱了似的,浑身轻松舒爽无比。当时意识到这真的是驱邪的好机会。我念了几遍口诀,每次都威震无比。那晚我的身心真的无比恬静与舒畅,轻松得好像发光了似的。我好久没有这么的舒服了。第二天走路就象一阵风一样轻爽。

此后,我每晚都发正念,都有同样的感受,虽然没那晚这么激烈,但都有威震与闪电的感受。我的状态也越来越好。这么久以来的肉体与精神的折磨在短时间内没了,精神状态与体力比先前还要好。亲朋好友也突然奇怪起来,不明白我为什么又变一个人了,这么健康与精神了,对我的误解也减少甚至没了。

经过那次发正念后,我一下真的明白了我先前那些一浪又一浪的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与心灵的干扰是怎么回事。那不仅仅是修炼的过关与考验,而是邪恶直接对我的干扰与迫害。我在先前不明白的状况下一直以为还业,邪恶利用我这点让我被动的受干扰。我更深的体悟到,邪恶在另外空间的干扰是多么的猖狂,我终于明白我偶尔在眼前出现的多个游动的亮点与划过的亮线就是黑手,它就是邪恶。

我认识到了,在证实法的道路上,大法弟子一定要从人的观念上跳出来,不要以为迫害仅仅是人为的,而要认识到另外空间的干扰,是控制人所为的。比如这段时间我做讲真象的事时总感到有干扰。每次做完回来,要么可能有辆警车停在我门前,或者有人告诉我说有人查法轮功的事让我起怕心。我有一次上网为一亲友申请退党,无论怎么都上不了,而我没替人申请退党上网就没事,等等。就象师父讲过的,那在另外空间真是正与邪的轰轰烈烈的交战。

另外我体会到,发正念真是很重要的,如果正念足,虽然看不见,但另外空间的威力是很大。如果不重视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可能会干扰甚至迫害大法弟子,也会使身边的常人难以被救度,影响大法弟子证实法。

我同时也悟到,为什么我那次发正念的威力这么大,因为我那天开始真正走出了独修状态,开始走出来讲真象,在关键的时候选择了正法修炼。此后每次我读法和讲真象都有收获时,我的身心就会很大不一样,发正念的体会也会强烈些。就象师父讲的,我们三件事都做好了才会提高层次。

以上是个人的经历与体悟,层次有限,欢迎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