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一念闯大关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大约在80年代,我想找一块净土,于是加入了某民主党派。入党后不久才知道那只不过是只“花瓶”。我早就未交党费和参加其活动了,实际是自动退党,毫无关系了。奇怪的是近十多年后的今天,突然接到该党省委的通知:聘请我当省老龄委工作委员会委员。我感到十分奇怪,十多年了怎么突有此事?况且我现在的处境是行为、通讯均遭监控、时时有干警的骚扰和胁迫、多次要抓我去洗脑班,家无宁日。难道他们一无所知?

我认真在法上悟:修炼人任何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那些省委委员们对大法是什么态度不得而知,他们都是有一定社会影响的人物,专家、教授等,我更应该让他们明白真象。我曾和他们有过缘份,是师父点化我去讲真象。因此我决定详细将邪恶之徒如何迫害将我抓進监狱及迫害现状等写成材料给他们,目地就是讲真象。

正当我伏案写材料时,怪事发生了。在我的书桌上突然来了一块废玻璃片,半弧形约5厘米大小。而这块废玻璃我清楚的记得是约一个月前我桌上的灯泡爆了掉下来的,而且我确实早就丢在垃圾桶里了。今天怎么不声不响的突如其来?如何来悟此事?难道是师父点化我做此事有危险?我想不对。讲真象是我们做的三件事之一,我写信讲真象绝对没有错。危险?我们是放下生死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怕什么?!这一定是邪恶的干扰。我决定继续写。

写完之后我准备下午亲自送到省委,以免邮寄误时和出意外事故。省委是下午三点上班,我稍躺片刻,谁知刚躺下一股冷气直冲我身,我立即上吐下泻,无法离开厕所,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顿时大汗淋漓、面色苍白。吐、排泄刚刚停止我就躺在床上,刚一躺下又要排泄,我想站起来却又双脚抽筋,根本无法站立,只好叫我先生背我上厕所。当背在他身上,我的左胸又受伤疼痛。这时我更悟到这绝对是邪恶在捣乱,它们企图阻止我去省委讲真象。吐拉一阵后稍一停止,我立即躺下叫先生赶快对着我念《论语》,连念三遍。先生问:有用吗?我说“当然有用!”

其实我可以背,因为先生不信法,也不看真象资料,只有在这种看似“危险”的情况下叫他念,他才肯,借此机会让他学法。果然三遍念完后一切烟消云散,犹如暴风骤雨即停。我渐渐睡着了。在朦胧中听他自言自语:“这里面并没有讲地球爆炸嘛。”到正六点我若无其事的起来发正念,一切如常。真是一念之差呀!

第二天我将材料顺利的送到省委。若干天后省委派人来说:“你这事冷处理。其实老龄委就是免费游玩,没有别的事。如果你不炼了,你可以留下当委员,如果还炼,那就自动退出。”

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企图用“名”、“玩”来引诱我,阻止我修炼。但是,在大法弟子面前,它们早已是无计可施的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