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师呵护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看到明慧编辑部通知大法弟子写出正念正行文章,我就回顾了一下这风风雨雨的5年多时间自己的一些经历,想说的事很多,理一理头绪,印象中有这样几件事情记忆深刻。

*正念否定邪恶的非法劳教

2000年元旦前,我和同修去远离我们城市的偏僻农村发真象,被不明真象的村民举报,结果,被恶警绑架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不配合邪恶,天天讲真象,炼功学法。所长软硬兼施亲自转化,并说:“不转化就劳教。”我们不吃饭就把我们铐在死刑床上——灌食。坐铁椅子,進行摧残迫害。最后看看不行,又请来我们地区最邪恶的两个犹大来转化我们。结果还是没得逞,所长大怒,说:“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是只有劳教才能解决问题!”我说,我师父说了算,你说了不算。他说,你现在在这遭罪,你师父哪去了?我笑了。我抱着祥和的心态给他讲真象,发自内心的想挽救这生命。当时他对我说:他很无能,他很敬佩马三家的所长(苏静),有能力转化那么多的大法弟子。我告诉他你可别敬佩她,她是在做最坏的事,以后都得自己偿还。

30天过去了,邪恶没达到目地,就给我办了非法劳教。邪恶给我安排2001年大年初一是我的劳教日,一切手续都已输入了微机,通知已下达到我所属的派出所,邪恶说这样的决定是无法改变的。当时,我没有动心,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师父说了算,正法的一切是由师父决定的,邪恶说了怎么能算呢?我心里一直默默的想:邪恶我不能听你的,我就要师父安排的一切!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大年三十那天,我躺在床上背法,忽听见窗外有声音喊我的名字,说下午就放你回家了,赶快收拾收拾吧!我没有高兴,也没有动心,因为邪恶总是不讲真话!我继续躺着背大法,结果下午5点左右,片警开车来在取保候审书上签了字接我回了家。就这样,邪恶的安排落空了。

*恶警看不着

2001年农历新年刚过完不久,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正在家里炼功,突然断电了。当时,我清楚的感受到邪恶来了,我没感到害怕,心想:没电那就打坐吧。我想打坐也是在窒息邪恶。(当时师父的“窒息邪恶”经文刚发表不久,还没有发正念的口诀)。我盘上腿炼了50分钟的静功,炼完就回卧室睡觉了。

早上3点40分我的闹钟响了,我便起床准备炼功。开电灯结果还没电。我拿着手电筒到门外合闸。一觉醒来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给忘了。刚出大门,我的眼睛直望电表方向看,可是我的余光看见楼梯上有一堆黑糊糊的东西,吓我一跳,大声问道:“谁!?”只听有人回答道:“我!”我正眼看去,原来是一堆恶警,其中一个揉搓着没睁开的眼睛在回答我的问话。我明白了,是要抓人!我飞快地回屋把门关上,开始摸着黑炼功。我心里默默的说:我炼功就是在窒息你邪恶!师父在法轮佛法大圆满法中讲到:“有我法身保护,不怕外邪侵扰。”我又打了50分钟的坐,……快六点了,便叫孩子起床上学。我告诉孩子家里没电。孩子问怎么了?我说,外面有恶警,是他们把咱的电给断了,一会我就去合电闸。孩子怕我有危险,自己要去合电闸,我怕恶警给吓着孩子(当时孩子只有14岁)。我便和孩子一起去。刚出大门,一个恶警饿狼般的向我扑来,狠狠的抓了我大臂一把,顿时胳膊上青了一片,好长时间没变过来。他想趁我不防,把我抓走。这时我大喊:“暴徒!”这时丈夫被我的喊声惊醒,没穿外衣就跳下床,问什么事?我说恶警要抓好人了。这时,在楼道里等待了一宿的恶警们,一起涌向了我的家。一边说着自己不是暴徒,一边拿警证给我看,说自己是在执行任务,我质问它们,警察是保护人民的,为什么要破坏我的正常生活?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应该是抓坏人的,为什么要抓好人呢?我犯了哪条国法?他们回答:你没有犯法,我们知道你是好人。我说:好人为什么要抓?他们没有理讲,就开始骗我,说你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趟,很快让你回来。我问去干什么。他们说,去整个材料,因为上次拘留,有些事情要问你。我说该说的我都说了,有什么好问的?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带走我!他们急了,便给领导打电话。不长时间又来了大约20多个人,把我20平米的客厅塞得满满的。我问他们,是谁让你干这缺德事的?他们说是上边。上边是谁?我又问。他们没有回答。我说是江泽民吧!如果江泽民叫你把你的父母杀掉,你也去杀吗?你自己没有思维吗?那是养育你的父母啊!他们听后,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吱声。等了一会,一个人说,没办法,我们要交差。

就这样我走到哪他们跟到哪,把孩子也吓坏了。我给孩子准备了早点,也没吃好,可能上学也晚点了。我安慰孩子说:“孩子不要怕,有师父看着我,妈妈不会有事,你放心去上学,不管怎样,你要记住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走到哪里都是最正的。”我拿了内裤说要换衣服才摆脱了恶警。我关上卧室的门,立即从阳台爬到了邻居家。当时楼下有恶警站岗,我一看出不去,只好到地下室去躲躲。地下室空空的,我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便去了一个写字台底下坐下。空间很小,我的身体有点胖,盛不下,一条腿就露在外面。当时我想起师父的小传中说师父小的时候和小朋友们玩捉迷藏的事情。就在心里想:说不定把我外面的腿演化成木头呢!就这样,我有点紧张,但不怕。我双手合十和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就靠您了,我不听邪恶的安排!我背《论语》就是窒息邪恶!”就这样,我闭着眼睛一遍一遍的背着《论语》。不长时间,恶警可能发现卧室里没人了,便挨家挨户的搜查。最后有个恶警说:“神了,这么多人看着她上哪里跑!?”又一个恶警说:“翻地下室!”就这样,他们把我家的地下室翻了个遍。就听一个人说:“真神了!有站岗的不会跑掉的。”于是又用打火机满地下室照了三遍,当时把我的脸照的很亮,每次都和我的距离挨得很近,几乎要碰上,我也没睁眼,双手一直合十背《论语》。一遍又一遍。……他们折腾了2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很无奈的走了。这时我站了起来,下身已经没有了知觉!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所以他们才没找到我!真是“佛法无边”!

*正在上楼的恶警转身下去了

我在外面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后,为了照顾孩子照顾家,我回家了。但是刚回家就被埋伏在楼下的特务发现了!一天中午我从楼上往下看孩子放没放学,我发现了特务正在打电话。就这样,我决定到邻居家躲一躲。刚到邻居家门前,2个邪恶就上楼来了,当时我想你進入我的场我就化掉你!结果2个恶警转身就下去了,给我留了叫开邻居门的时间。我在邻居家里听到楼梯上下楼的人挺多,我就让邻居到我家里去看了看情况,结果看到一屋子的警察,又企图来抓我!但这次他们没有挨家挨户的找,就这样师父又一次把我保护下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