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忽视自身所受的共产邪灵的毒害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九评》出来后,大纪元发表了郑重声明。那时我想,我没有受过恶党的文化教育,没文化,也就不涉及“三退”问题。可是现在我的想法变了:溶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中,虽然没有直接受过恶党的学校文化教育,可每天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也同样是恶党的毒素。

由于对恶党的因素认识不清和有怕心,不敢面对面对世人讲共产邪灵的毒害(以其它方式做),被邪恶钻了空子。我的身体表现出严重的病业反应,如:全身酸痛、心难受、呕吐、吐血、尿血。在最难受的时候,嘴上只喊妈呀,妈呀的。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中国国内有些学员有时做得不是太好,当他们被抓去迫害的时候,那些恶警在打他们时,打得很厉害。可是,那个时候有的学员,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很多当被打得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 我这不是正念不足吗?

几位同修帮我发正念,一起学习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在一同修帮助下我悟到,这就象师父讲的辟谷问题,把胃里放進一块黑东西,不让你吃东西,吃了就得吐,这黑东西不是邪的吗?悟到这,我在心里默念:让胃里被邪恶放的黑东西化掉,解体它,就这么一个坚定正念,邪恶立即解体,身体立刻轻松了,马上能吃饭了,顿时精神起来了。

同修接我到她家,临走时,我告诉老伴让他考虑退党。老伴已看过九评,也知道共产党是邪恶的,可有各种顾虑,就是不退。我回家后又说是他的因素造成的空间场不净。我看到他动心了。我马上拿起笔写退党声明,让他自己起名签字,他很快的起个化名签字了。我想他的名字起得这么快,肯定他这几日也事先想好了。他还说:你再难受,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是你儿子的问题了。

我明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在挽救他的命。也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我要去掉怕心,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没有文化,只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与其他同修交流,共同提高。当身体有不良反应时,光不拿它当回事儿还是不够的,要找出自身的因素,应在法上修,在法上悟,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