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天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5年5月11日】我和丈夫外出讲真象被邪恶非法判了刑。

我被绑架在湖北某看守所,2002年7月通过绝食正念闯了出来,被父亲接回河南老家。我自己的家是不能回的,11岁的女儿也寄养在老家。当年11月8日晚约7时,镇派出所一警察领着看守所的3个人,来河南要把我押回看守所,理由是我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回家的,刑期还没满。当时我对法理认识不清,没有正念全盘否定,就在女儿的哭声中,被它们再次绑架了。我当时心里没多想,就坚定一念:这次我跟你们去了,我也会很快回来的。

从看守所到我家有几百里路。在路上,我跟他们讲真象。他们笑着说;没办法,上边要求的,现在开十六大了。我说:××党对一个平民百姓怎么就这么心虚呢?你们也“不辞辛苦”啊。你们在做好事吗?助纣为虐,你们是在做最坏的事。跟你们讲一个我们这儿的传说吧:大坏蛋秦桧就死在我们这儿的一个关帝庙,它流血的地方显出来的是白石灰,到现在还寸草不生,秦桧今天还跪在岳王墓前呢!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样讲了5个小时。他们也渐渐有了些认同。司机开玩笑说:你们还说到一起了呢。在路上我就拒绝喝水、吃饭。

这个看守所关过很多法轮功学员,环境被正得比较好了。监室里有几个我认识的人,她们都知道真象、愿意学大法,还帮过我们不少忙,有不认识的人还想见我呢。我开玩笑说:原来我是你们给念来的啊。她们劝我:你的刑期不长了,就当你来陪我们两个月吧。我坚定的说:不行。我决不配合邪恶。哪怕我提前一天出去的,那是我争取的。况且,我很快就会出去的。我有师父管,他们说了不算。

我一進去就绝食。看守所的干部天天找我谈话,我抓住机会讲真象。它们做出让步:十六大一结束就放人。不论它们怎么说,我都不理,要求无条件释放。

师尊教诲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北美巡回讲法》)

监室里有个学员A已经关了8个多月了,多次绝食都没有坚持下来,对自己简直失去了信心,要家里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把她保出去。我和她在法上交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都不怕。

绝食到第四天,邪恶把我和另一个监室一个学员戴上脚镣、手铐,拉到医院里灌食。它们把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而且为了折磨我们,管子不拔,就那样插着把我们拉了回来。到第二天,那个学员鼻子一直出血,邪恶就把管子拔了,脚镣、手铐也取了,她一直坚持绝食。我非常难受,有点受不了,这时我问另一个同修“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的前两句是什么?她当时也想不起来。突然,我脑袋里打進了师父写的诗《正念正行》的前两句:“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我在心里不停的背法,就坚持了下来。这次插管子,没有以往那么难受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从医院回来就给我俩换了个监室,关在一起。新监室里也有一个曾跟我一起关了几个月的小姑娘,知道应该怎么做人了。她说:阿姨怎么又被抓了?它们真是太坏了。我来照顾你。以前我没做好,我妈妈住院我都没去看她。现在我要补回来,要象待我妈妈一样照顾你,回去后我要好好照顾我妈妈。监室里十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开了:原来你就是那个法轮功啊,我们都听说你了,好想见你啊。整个监室的人都商量着如何照顾我俩。

天冷,又是铁脚链、手铐,她们就给我穿上新毛袜;洗脚,扶着上厕所,等等,无微不至,甚是感人。我管子一直插着,鼻子、嘴里一直流水,要漱口、吐痰,她们一边拿盆子接口水,一边拿碗盛水漱口,一天24小时,不厌其烦。我因戴手铐脚链坐不住、也躺不下,她们就让我靠着她们,有时抱一会。就这样过了7天7夜(170个小时)。橡胶管子插在胃里,翻出难闻的气味,胃里疼痛难忍,邪恶看到,怕了,就把管子拔了,镣铐也取了。她们要来热水,给我洗了澡。全监室的人都敬佩的望着我俩笑。

拔管子的那天下午,看守所的指导员找我谈话,要我吃饭,说明天送我回家。我说:我要吃饭,回家吃。你们怎么把我弄来的,就怎么把我送回去。他说只能给我送到长途车站,给我买好票,再给我转车的钱。这次我们谈了很久。我还谈到了看守所的众多丑恶现象。他只是笑,他还要我不要给别人讲明天回家的事。

回到监室里,原来监室调过来一个犯人告诉我,学员A绝食也坚持下来了,也插了管子,坚持两天发烧了,就给拔了,听说这一两天就要回家了。我们真为她高兴。真是感谢师父啊。

第二天早晨5点多钟就放了我。当天的车挺顺利,下午两点多我就到了家。家里人看到我高兴坏了,大半个村子的人都来看我。我虽然绝食了那么长时间,但人很精神,只是有点瘦,任谁也想不到我被邪恶那么折磨过。我给他们讲了迫害、大法的真象。村民们都知道我好,但是对邪恶有些害怕,有些无奈,谁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回家了,很震惊,觉得大法太神奇了。我这次的经历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伟大。

我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又被邪恶绑架了呢?表面上是开十六大,实质是我有漏,没有紧跟正法進程、全盘否定旧势力。我第一次从看守所闯出来后,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对师父新的讲法学得很少,平时学法、炼功时间都不能保证,不太重视发正念。在旧势力的安排中,整天有做不完的家务事。其间,邪恶也不断来骚扰我,县公安局也来过。10月份,有同修给我送来师父的新经文,要我走出去证实法,我当时犹豫,怕女儿没人照顾,陷入情中,求安逸之心也起来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我之所以能很快闯出看守所,其实很简单,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