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不乱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2001年1月的一天,我因办完事情晚了,就住在了同修家里。躺下不久,便听见楼下吵吵嚷嚷的,来了很多人,上了楼。有人打门,不停的叫嚷着叫我们开门,我急忙问同修家里的资料放好了吗,她说都放好了。门外人越来越多了。门都快打坏了,把小区的人都吵醒了,同修当时很害怕。这时我的眼角看到一些金光,我便告诉同修:“师父在我们身边,别怕。”门外的人还在打着门,她的家人开了门,只听见“砰”的一声我们的房门被人一脚给踢开了,进来两个女警,叫我们穿好衣服跟她们走。一出门一个便衣拿着一个小摄相机,不停的给我们照,然后叫我也跟着走,一路上那女警用力的拉着我走,怕我跑了凶巴巴的吼我,我大声的对她说:“放开,我又没做坏事,又没犯法,拉什么拉。”这一说,她吓了一跳,马上把手松开了,再不敢吼了。

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搜了身,把我的通信本,传呼和800块钱全拿走了,我们被分开讯问。一个男的问我名字,年龄,住址,身份证号,我说:我抗议,你们拿走了我的东西,你们是知法犯法,把我的东西还我。我追着他要,我到办公室看见我的东西在桌上的一个报纸上放着,我拿过来揣进兜里,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把我的通信本拿了去。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最后什么也没问出来。

我心想:我要出去,我们是好人;我默默的在心里求师父帮帮我,我要拿到我的电话本,因为上面有很多同修的电话。这时已经凌晨4点多了,我想着想着,同修突然想吐,我便扶她到办公室门口。我先看见他们把我的电话本放进了一个办公室,是用一个文件袋装的,我便一边给同修拍背一边找机会,正好那个办公室的门开着,我告诉同修我们一定要跑出去,她也说要跑出去,但心里不稳。我一边说着,便不紧不慢的向那个办公室走去,进了门我很快找到那个纸袋,打开一看,我的电话本在里面,取出电话本把袋子放好,很快的出去了。我马上把电话本的纸扯了塞进嘴里嚼烂,上厕所时丢了。

不一会他们拿着开好的刑拘证带着同修开车走了,办公室里只留下两个警察和我,他们还是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告诉他们:我拒绝回答。我在心里求师父:“我要出去,求师父帮帮我,让他们都睡着,我要出去,求您加持弟子。”快六点了,这时其中的一个警察有些睡意了,不一会他就睡熟了,但还有一个还很精神,我说他们是非法监禁,说了很多,后来他拿起报纸看不理我了,我又求师父,心里不停的说:快睡,睡了我好走。就这样我念了几遍,他还是没睡,但我一点也没灰心,继续的念着。慢慢的他的眼睛闭上了,我又看了看,睡着了,我轻轻的站了起来,走到他的桌前,从桌上慢慢的抽出他记的我的笔录,又轻轻的出了办公室,出了门我快速的把笔录收好,很快的找到了大门。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走了出来,出来后我很快通知了其他同修和我一起的同修出事了,以免去找她时被抓。

我想无论遇到什么,我们的心一定要正,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不断修正自己,圆容这一层法,才能走正我们的路,其实,只有通过不断的学法,才会做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