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技术工作中放下执著


【明慧网2005年5月26日】师父在经文《不政治》中说“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

在几年的做技术工作中,我深切体会到那些执著是多么深的包含在自己的生命中。感谢师父给我机会去看到这一切,并帮助我去掉它。

开始做技术工作是佛学会的同修因为一个现在看起来很没有道理的原因让我做的。当时虽然专业不对口,我自己也没有觉得做不了。原因是我一直在学校读书,从各方面讲都没有任何经验,所以技术上也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了。

头两年碰过几次比较大的不同意见。现在才想出一些门道来。

第一次是我写了一篇综述,比较与点评了当时的突破封锁技术。结论是当时做的两个项目都不应该做下去了。结果是有一位相关的学员不高兴。另一件事是我觉得我用的一种技术比另外学员用的技术更好。但是他从来不承认,于是我就多次从不同角度提出这个问题。 后来,我觉得他好象是比较含蓄的承认了。这时我一下子悟过来了。

我在谈技术问题的时候就觉得只有技术上的对与错,这也是我喜欢做技术的原因。下意识中觉得,如果别人因此不高兴了,那是对方的错。所以我就没有管“为别人着想”或者“语气善心”的考虑了。更重要的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你做的还是我做的分别之心,在讨论评论技术特点时有证实自己的心在后面,这样再与不为别人着想合在一起,有时就表现得非常咄咄逼人。

另一次是一位学员和我合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就离开了,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我不懂,却又坚持己见。这件事我困惑了很久。现在悟到两个方面。

一是坚持己见的可笑。现在我的想法是,既然我没有做过,那就不妨先照别人的方案做,先自己在实践中多学一学吧。其实很可能是差别不大。

二是我的工作方式。我脑子里的理想状态之一是,学生可以挑战老师,学生之间可以互相挑战。在学校里,我会在上课时向老师发问。当然多数时候都是都会很好得解答,而且老师鼓励这样的行为。但是在我们的工作当中的情况就不一样。我也碰到别人问我问题或者对我发表看法我不愿意解释或做评论。原因是觉得他没有基本的知识,也没有那个可能去自己学好那些基本知识,让我去解释那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反过来别人对我也是一样的。反正还是要多为对方着想吧。

还有一件大一些的事情是这样:一位学员老是对我有意见。一开始,我先后和来往比较多的学员讨论,大家都觉得他说得不对。甚至于有的学员先说自己保持中立,说一会儿后也暗示他觉得我是对的。后来老这样,我发现自己有一个要别人认同我的心。甚至于在矛盾影响大法的项目的时候,首先想到是第一要明确不是我的错,第二是最好大家都知道(认为)不是我的错,最后才是整体项目有没有受损失。申公豹竟然敢公开破坏师父要做的事,让姜子牙把封神榜烧掉。想想我这样的心也差不了多少。做为大法弟子,这样的心态是不对的。

还有一次,有一位学员连续发了好几个很尖锐的电子邮件,说我做项目为名为利,把别人的工作放在自己的名下等。这一次我体悟了师父讲过的几个法理。师父讲过提出好的意见的方式不对,方式不对是提的人的问题,不接受是被提的人的不对。还有一层意思是这个意见本身看上去就是不对,那我是不是能看到对的一面。因为我做的项目确实带来了常人中的名利,我也确实有求名的心起来。别人用说得比事实更夸张我就完全听不進去了当然是不对的。后来又悟到,我们只是在常人这一层有你做的和我做的区别,其实都是师父借我们的手做的。谁做的一点不重要。另外同修怎么看也是不重要,不是为别人修的。

最近有一位学员明显老是用称赞的口气和我说话。后来看到“显示心理”那一节。我很惊讶得发现师父用少有的肯定语气说“你也会害他的,他会生出来欢喜心……”。我感觉自己听了赞扬容易当成理所当然的了。不管怎么说,请大家避免赞扬,这样的考验比较大。

其它的各种人心还有许许多多。很多都是和“我”字有关。 比如说因为项目的关系,大家都来找我,可能就觉得自己重要。别的什么做协调人啊,甚至做用户权限管理,都可能会起心觉得自己如何。最近做项目和大家互动很多,这一类的体会很多,就不一一罗列了。

上面说得比较散。师父讲了管三界的神看到三界的事情都容易掉下来。现在感觉我们天天在三界中真是太危险了。什么都会慢慢有执著心出来,而且是翻着花样的各种形式,觉得修过去了又会回来。这也是让我進一步体会了学法的重要性了。

最后再说两点技术方面的想法。

一是我们的项目几乎是哪里都缺技术。再有我们的错位现象非常严重。专业的技术人才在做记者、做对外联络,另一边是没有什么技术基础的学员在一边学一边做。另外日常的工作中很多都是需要有更好的技术来帮助做得更好。所以不要说这件事应该谁谁做才合适。我们想象的理想状态一下子不会出现,自己想得肯定是不全面的,所以就得每个人需要什么都去尽量学了。

二是对技术工作本身的个人理解。我理解技术工作对个人来说是人这一层和另外的一面在一起做。更重要的是神在更高层做。所以这件事和常人中的技术运作,自己的修炼和正法的進程都有关系。

在常人这一层,我自己读书比较喜欢中国式的重视基本功的教育方式。再有学精一个方向,另外加上广泛的兴趣。这样更容易达到融会贯通。

另一个体会是要有坚忍不拔的劲头。无论是取得成绩还是碰到困难都是一样。今天的一切在明天永远是微不足道。

修炼上学法炼功是一定要保证的。我想这首先是听不听师父的话的问题。再就是对我们做的项目怎么看。是自己的技术好,不炼功学法挤去几个小时做出来的,还是神给做出来的,让我们只把表面这一点做出来。想想最近师父说的几个数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给销毁掉了亿分之一不到,表面还有过去的百分之八。这么算,在三界内,表面空间只是三界内全部的千万分之一。只有我们做好三件事,神才会把另外空间的事件也做出来。 在技术工作中高兴得不行,或者沮丧得不行,那都是修炼上要提高了。具体我体会,我长期学法炼功在时间上多数保证得比较好。这样在碰到技术上的困难是我能保持心态平静,平时能连续工作比较长的时间。

上面主要是说自己觉得做得比较好,有一定体悟的地方。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有不当的地方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