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法轮功孤儿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在多伦多所有学员的正念支持下,多伦多首场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遗孤的慈善音乐会成功的举办了,音乐会的筹办是一个复杂的工程,涉及到筹划、资料制作、节目编排、媒体造势、社会推广、卖票、义卖等方方面面,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内,有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发生,更有许多大家在法理上的体悟和升华,营救组学员将在此期间发生的点滴和法理上的感悟做了一个总结,与众同修交流,希望我们能“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讲清真象这条路上走得更正、更稳、更好。

* 突破旧势力对经济的封锁向主流社会讲真象

回顾我们正法修炼的这六年,旧势力在经济上对大法弟子的封锁和抑制是相当大的,长久以来,几乎所有的大法项目都是靠学员们的全力付出,很多学员都几乎拿出自己一生的积蓄,即便如此,很多大法项目还是存在资金非常紧缺的问题,随着正法形势迅猛的向前推進,向表面推進,向世间推進,如何能突破经济上的封锁,如何能使我们很多面向常人的项目立足于社会,达到良性循环,从而更广泛、更有效的救度更多的众生,将大法的美好与迫害的真象更大面积的向世间传播,是所有参与其中的同修需要突破的难题,也是正法推進到今天,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

长期以来,多伦多学员除了向政府讲真象,我们在向其它主流社会讲真象方面都没有很大突破,很多时候也是我们自己没有用智慧去讲。在开展营救孤儿活动以来,我们大家就一直在讨论如何深入的、全面的向主流社会讲真象的问题,过程中我们发现营救孤儿的角度是一个非常好的角度,因为西方人对孩子是非常关心的,当他们看到连幼小的孩子都没能逃脱迫害,人们都会感到震惊,就会表示同情,進而想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想知道法轮功为什么会被迫害,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讲真象的切入点。

两个多月前,我们想到了举办慈善音乐会,借着这个活动,我们一方面可以将真象广泛的向社会传播,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能借此接触到一些我们从来没能接触到的层面。这在当时还是一个全新的想法,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以营救法轮功遗孤的名义直接向社会集资,直接给人们讲法轮功的受迫害,对于结果会如何,我们到底应不应该举办音乐会,那时心里都没有底,而且那时我们也面临很多的困难,例如:我们没有任何的经验,不知道从哪些方面下手,我们在这个社会上还没有太多的基础和网络,推广起来很困难,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推广,一旦举办音乐会还会面临推票的压力,而且我们自己也不时的反映出一些负面的想法,如我们好象不够专业,我们大多数人英文说得不够地道和流畅,等等等等。那时大家积极在法理上交流,明确了我们的根本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而音乐会是个很好的形式,所以我们决定还是要举办。

* 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摆正基点 救度众生

如果用常人的理来衡量,以我们当时有限的人力和社会资源,要想在短短的两个月内成功的举办音乐会,似乎面临太多的困难,而一旦我们陷入常人的思维中,也会削弱我们的信心,使我们对要做的事情不太有把握,使我们容易变得消极。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要想突破眼前的障碍,就必须用法来指导我们,毕竟我们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情,我们只是利用常人社会的形式而已,而背后的内涵和实质跟常人做的事情差之千里,所以从始至终我们都非常重视法理上的交流。每周集体学法的时候,除了讨论具体的要做的事外,我们都会抽出一定的时间在法理上交流,明确我们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情,不被表象所迷惑,我们就是要做我们该做的事,这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当我们能在法上看问题的时候,我们就感到非常有信心,而这信心是来源于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走得正,符合了法,我们就一定有路可走,就一定能够做成,正如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那样:“很多证实法的事不是没有办法,再难都有你们走的路,尽管那个路比较窄一些,必须得走正,稍微差一点、不正一点都不行,但是呢,你们还是有路。”

在音乐会筹备的开始,大家意识到,我们的基点一定要摆正,我们的基点是救度众生,不是卖票,不是筹款,这一切只是我们真象讲到位后水到渠成的必然结果。如果摆不正这一点,就容易陷入常人的假象中,就容易被具体的事情所带动,就容易执著于眼前的票卖了多少,款筹了多少,从而偏离了我们的方向,偏离了我们所做的这一切的最根本的实质-那就是救度众生,我们一定要走正我们的路。明确了这一点后,使我们在后来筹备音乐会的过程中,能够摆正我们的基点,不管我们票卖得顺利还是不顺利,款筹到没筹到,我们能否邀请得到有水准的艺术家来参加我们的音乐会,我们都尽量不动心,我们就是来救度众生来了。

明确了要做的事情后,大家就齐心协力,分工合作。一方面我们想找到那些有钱的人,这也是我们以前一直没有突破的一个领域,一方面我们也要在社会上造成声势,使更多的人来了解我们。

因为符合了法,当我们有了那个愿望后,我们感觉师父和一切正的因素都在加持我们,在短短的两个月期间,我们接触了一些我们以前没能接触到的主流社会商界人士,一些国际金融机构的总裁,金融咨询专家,大的慈善机构,一些著名儿童组织里负责筹款的人士,著名律师,演艺界名流等等,营救孤儿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去约见他们。一些我们以前一直都接触不到也很难约见得到的人,在短短两个月之内我们都约到了;我们也申请到在一些以前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在里面洪法的大型的高档商城里促销我们的音乐会;同时我们也联系了100多家各个社区的媒体,有些大型的媒体还免费刊登了我们的消息,而这过程中,也时时都有我们要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

有一次,两位同修约到了一个银行家在咖啡店见面,准备跟他谈为营救孤儿筹款的事。没想到去了之后,他把同修领到了一家俱乐部,经他介绍,才知道这是多伦多最豪华的俱乐部,里面的成员是加拿大最有钱的人们。在谈话开始,同修并没有打算跟他谈很多法轮功的真象,而是想跟他谈营救孤儿和社会筹款的事,也没有带大法的真象材料,而是全部带的是营救小孩的资料,谁知道,他对大法的真象也一无所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什么是法轮功?于是,同修花了很长时间跟他讲大法的真象,当他听到我们曾在几年前徒步从多伦多走到渥太华为停止迫害而呼吁时,很是感动,表示要進一步了解我们,做一些研究调查。他说如果我们要想在社会上为法轮功孤儿筹款,就一定要向俱乐部里的那些人讲真象,因为那是加拿大最有钱的人,他认为那里没有人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他表示愿意在進一步了解我们后,帮助我们找到那些他认识的富翁,联系一些大的慈善机构。

通过这件事,我们也深深的体悟到,讲真象才是实质。师父曾在法中讲过,很多有钱人,他们在前世是发了愿要来得法的,有的是要为大法做贡献的,但是在人世中却迷失了。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们,打开他们封尘已久的记忆,让他们和大法结缘。当我们的心越来越纯净,我们就是抓住一切机会讲真象时,师父就会指引我们找到那些有缘的人,当大法的种子撒到人们心里去的时候,自然就会生根、发芽,我们感到被旧势力挡着的这个门在被我们渐渐突破,大法的真象在播向人们的心田。

另一方面,我们也认识到媒体的重要性,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音乐会的消息,我们一方面在大纪元上刊登我们的专栏和广告,一方面也向常人的媒体发我们的消息,有一位同修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营救孤儿的活动,这位同修联系了140多家媒体,其中包括非常多的其它语种的媒体,多伦多是世界上各民族最集中的城市,少数族裔人口的比例恐怕比世界上任何城市都多,在我们以前的活动中,都没有太重视这些媒体。其实,我们真的不知道多伦多还有这么多包括这些少数族裔在内的媒体,虽然当时我们这方面的联系信息很少,人手也不够,为了更广泛的传播我们的消息,充分发挥媒体的作用,这位同修决定一一跟他们联系。最后有好几家大的媒体免费刊登了我们的消息。还有一些少数族裔的媒体报道了我们的活动。例如有一家印度媒体的记者报道了我们的音乐会,并告诉我们说,她认为这是上帝让她做的事。还有希腊语、西班牙语等大报也刊登了我们的消息。

与此同时,我们也开始申请多伦多所有的高档商城,商业写字楼,希望能在那里摆展位,发放营救孤儿音乐会的材料和其他大法的材料。那些地方是多伦多很有钱的商人也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机会接触的人经常去的地方。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我们申请到了多伦多最大的和最好的几家大商城,和市中心的黄金地段举办营救孤儿活动。

另外,大家也发挥智慧,到所有我们想到可以去、值得去的地方去发放音乐会的真象材料,这期间,每当那些高档剧院有音乐会和社会上有大型活动、聚会时,我们都会赶去那里发放我们的材料,每周末我们也去那些富人居住区的教堂发资料、讲真象,平时我们也会去那些最集中的商业区发资料,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用有限的人力发了8万多张真象材料,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个机会,我们能够广泛的同这个社会的各个层面接触,跟很多以前没有听说过法轮功的人讲清了真象。

随着我们讲真象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并关心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和孤儿的悲惨命运,知道了真象的人们纷纷捐款以支持,我们开始收到大量捐款,而且其中有很多中国人。我们在大纪元上不断的报道,也使营救活动开始受到了世界各地人们的关注,我们收到了来自美国,德国,台湾,还有其它地方的人士的捐款和询问。其中一名来自德国的女士说,她非常敬佩法轮功学员为信仰不懈努力的精神,一直想为我们做点什么,这次她跟儿子商量,本来想给儿子办一个不错的生日晚会,现在准备把钱拿出来捐给营救孤儿活动,以表达一份心意。

音乐会那天来了1000多名观众,其中包括许多银行界,律师界,音乐界,还有很多其他主流社会的人士,在音乐会上我们演唱了“法轮大法好”等大法歌曲,整个场面庄严,神圣,很多人在看完为营救孤儿而做的纪录片后,都哭了,很多人都表示通过这台音乐会对法轮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很多人都表示非常喜欢我们的节目。中场休息时,明白了真象的人们围在我们展位前纷纷捐款,短短一两个小时之内,我们收到了近7000元的捐款。看着众生对大法的支持,我们的内心很激动,不是因为我们为孤儿筹到了一些资金,而是发自内心的为众生的觉醒而高兴。这些善良的人们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善心、正义和良知也时时感动着我们,激励着我们,提醒着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身负着救度众生的重任,其实目前西方社会的大众知道法轮功的人比例还不是很高,我们一定要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在整个音乐会筹备过程中,大家体会最深的就是摆正基点、协调一致。虽然我们人数不是很多,但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大家都很齐心协力,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一旦哪个同修有不足,大家没有过多的指责、争吵,而是互相支持、弥补,所以看起来我们好象不够专业,看起来我们人手也很不够,但每个人都能充分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能够齐心协力去救度众生。在大家的齐心协力和正念支持下,我们感到旧势力是如此不堪一击,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它们的安排就这样让我们在渐渐打破。我们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大的突破。

虽然音乐会比较圆满的结束了,但我们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我们还有很多需要改進和完善的地方,自身需要提高的地方,但是有师在,有法在,我们相信我们一定会做得更好,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全宇宙中最至高无上的称谓。最后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的鼓励,也感谢所有多伦多学员在整个活动中的正念支持,让我们正念正行,在走向神的最后的路上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2005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