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西人新学员的正法修炼历程(译文)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师父好!大家好!

我的修炼历程是从2001年夏天开始的,那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天我静静的坐在外面休息,心里祈祷着。我想修炼,但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的修炼方法,我为此而苦恼。我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不好的东西,但我一心想回到返本归真的世界中去。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我能坚持到底的修炼方式。我向他人寻求帮助和指导,希望能了解到,哪里能找到这样的修炼方式。

以前,我对修炼的认识仅仅局限于知道它是在亚洲传授的。我知道我想找什么,但不知道上哪去找。我确信宇宙是善的,如果我真心的寻求帮助,并渴望升华自己,我就会寻找到正确的道路。

还是在那一天的几小时后,我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碰到了一群正在大学校园公共场合打坐的人。我知道我得过去和他们聊聊,因为我正在寻求帮助,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尽管我需要仔细考察,但我得主动去认识,因为这也许就是宇宙赐予我的一个机缘。

我得知,那——就是法轮大法。我被那些人的纯净和理智而深深的感染。就在随后的一个星期,我就去学习了法轮功,并了解到师父正在正法。当我听到这些词时,并不感觉陌生。在过去的12 年中,我学习了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中的预言。当然,我还不能很好的领会其中的意义,但我感觉当前这一时期,是会使世界发生重大变动的特殊时期。

自从幼年时起,我就始终感觉到我是道义的守卫者。直到我得法后,对我在正法时期的使命有了深刻理解,我才明白了其重要性。

在我开始修炼一个月之后,了解到在中国大陆的同修所经受的迫害,我开始感到西人学员应该到天安门广场去请愿。就在那年的十一月份,当一大群西人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展开横幅的时候,我更加强烈的感到我也应该去。

在我的理解中,中国警察不会用对待中国同修那样残酷的方法对待西人学员,同时我们到天安门去请愿的行动,也会对国际媒体施以更强烈的影响力,让他们知道在中国发生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另外,我们的行动对邪恶也会产生更大的震撼。

在转年的二月中旬,也就是我修炼大法的6个月之后,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那里,我大声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当我穿越广场的时候,被抓了起来,关到了警察局,与一些其他西人学员一起被囚禁在一间狭小的房间中。随后又被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他们对我审问了3个小时。我总共被囚禁了29个小时,最后被迫离开了中国。

对于那次前往中国的正义之旅,虽然有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但我感到已经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我们向天安门广场上的人们以及那些拘留我们的警察展现了大法的神圣和正义。

每次当我向别人讲起那次中国之行的时候,我就会说,那是我一生中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那是我修炼历程的转折点。自从中国回来之后,我就越来越多的把自己溶入到正法中去了。

后来,我参与了放光明电视台的工作,并加入了多伦多电视组。我们在一起制作简短的每周大法新闻节目。在那段时间里,其他同修为放光明作出了很多奉献,非常精進,而我做的不如他们,因此常常想,我能做点什么呢?我一直参加电视组的学法,尽管我当时没有参加任何节目的制作。

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找到了一点感觉了。当时我周围的同修们都在忙于制作各种电视节目。我开始感到,我们应该有一个象样的演播室,至少也要有一个大一点的场地,供大家制作各种电视节目。在2002年的秋末,我对电视组的同修讲了这个想法。

师父发表的经文《路》中讲:“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

我理解到,电视组的其他同修有他们在电视和广播节目方面担当着的各自角色。我渴望为电视组提供电视制作场地。一天,我问自己,如果我有为大法做一些事情的愿望,这种愿望是来自哪里?答案是这愿望是一个生命体。如果我有为大法做一些事情的愿望,那么我就一定具备让种子开花结果,让这种愿望变为现实的能力。

但在另一方面,我虽然有这种愿望,但没有足够的资金,而且不知道如何解决资金问题。建一个演播室是需要相当的资金的,而我们有限的资金都用于购买电视设备了。我暗下决心,为了把我们这个演播室建成,我愿意用我个人的钱去付租金。可是,当时的现状是,自己还有没有偿还完上学时的贷款,我还要担负妻子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的生活费用。我虽然有工作,但收入刚刚够应付生活开支,从哪里能挣出那么多钱,来支付电视台演播室的租金呢?

我读了师父的诗《正神》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我对正念的理解是,如果我们是谨遵师父的教导,勇猛精進的话,我们眼睛所见的和大脑所想的障碍,仅仅是常人层次的障碍。它们有多大、有多小,完全在于我们怎么对待它们。事实上,人间的事和高层次是反的,我悟出常人世界中发生的事情,在高层次看,往往并非如此。

而产生于我内心中的那些难以觉察的,非常小的问题却会给我造成大的障碍和困难。如果我拘泥我所眼见的一些事务的话,那么我还是陷于常人的思维形式。我相信,如果我坚信师父,勇猛精進,神会安排这世界上的每一件事情。

我拿出师父的照片发了一个愿,我希望能为电视组提供一个演播室来制作真象节目救度众生。我知道这是一件好事,但不知怎么把它变成现实。我为找到一个可行的方案忙了六个月,最后终于实现了这个设想。当时发生了许多事情,在此我就不花时间详细说了。

2003年5月18日,师父在温哥华讲法,最后一段话深深的触动了我。师父说:“明天圆满,今天你还不知道,你还想,你说我还要开个公司呢,那你就去做,但是一切我都会给你圆容。你什么都不要想!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我决心不再用人的观念去面对眼前的经济困难,而要用正念对待它。我知道师父会安排一切。我开始努力将我的公司的生意搞好,以便让电视组能够拥有一个自己的演播室。

渐渐的,我公司的生意终于有了转机。在第一年的年底,我们偿还了几乎所有贷款。

我看到很多大法弟子都将自己的钱用在证实法的事情上。尽管他们所做的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我感到,有些事情对社会所产生的效果,还没有达到大法弟子预期的目标。

《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讲到:“那么我们不承认旧势力干的一切,不承认这场迫害与对正法的干扰,使迫害提早结束,走我们自己的路,不清除它们这种干扰不行,因为它们要完成旧势力交给它们的任务。”

我感到,从一个大法弟子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经济困难完全是旧势力的安排。资金的缺乏,给我们救度众生增加了障碍。我们一定要否定它,要做得更好。

進入2004年,公司的业务开始持续增长。在夏末,我开始感到公司可能需要在1、2年内增加更大的场地。我开始设想,如果有更大的场地的话,电视组将还能做哪些更多的工作呢?我们的租用合同还要很久才到期,当时还面临着经济困难,我决定先抛开经济问题,开始寻找解决方案了。

最终,我们找到了一处更大的地方。电视组也有了更大的演播室。但在我们搬过去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再次面临着经济上的严重困难。不仅如此,这栋建筑是被一家公司整租下来的,然后这家公司再拿出一部份地方给我们用。而现在这家公司面临倒闭的风险。我们不得不搬离这个地方。这些困难实际上是不应该发生的。我非常不愿意看到公司的困难让电视组失去演播室。

我开始自我反省,向内找。这是我的问题吗?或者电视演播室受到旧势力攻击吗?通过与电视组其他同修的交流,我们最终认识到这是旧势力通过这种方法强加给电视台的干扰。

我觉得,是我没有把事情做好,让电视演播室陷入了这种境地。我太过忙于应付事务了,忽略了一些细节,而没有把事情搞好。

在创建演播室的过程中,我只是忙于做事而忽略了和电视组同修的交流。那段时间,我没能参加每周的学法交流。每天情况都有变化,让电视组的同修们感到困惑。总之,缺乏有效的交流,是问题的所在。

再后来,我找到了一处新的房子,非常适合我们的需要。只是价格有些高,但考虑到长远规划,这个地方还是非常合适的。

实际上,在过去的2年半中,我一直在寻找一种整合方式,在自己的公司中开辟一个地方,让电视组拥有自己的演播室;以及随后的经营壮大自己的公司,同时让演播室能存在下去。这整个的过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深奥的修炼过程。事情并不是沿着我自己预想的轨迹進行,生意也不是按照我预先的设计发展,但这一切都是在向前進。我们自己的公司从当初的400平方尺的一个地方,发展到了现在的9600平方尺的一个楼房。而电视台的演播室,从当初的一个地下室,发展到现在的3000平方尺的正规演播室。这一切只可能是师父给我们作出的安排。

我反思将我们的演播室由小发展到大期间遇到的困难。当我在推动事情向前发展的时候,其他的同修站出来给我莫大的支持。期间,由于我的失误,给整个事情带来了麻烦和曲折。很多同修花了很多钱建设演播室,但没等充分利用,就不得不搬离。浪费了同修及其珍贵和有限的资金和时间。在此,我向对演播室建设作出贡献的同修致以深深的歉意!

我在想,如果我没有当初的失误,把演播室搬到那栋分租的建筑,而后又被迫搬出,那么我会预见到我们有魄力把演播室一下子搬到今天这个更大的地方吗?在当时的情形下来看今天的这个演播室,虽然很大,但价钱昂贵,我不一定会认真的考虑它。如果没有经历当初那种曲折,我们也不会这么快拥有现在的3000平方尺演播室。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使我自问,我是不是足够精進? 我有没有突破自己,做我应该做的事?

师父在《神路难》中说: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

既然我能有把演播室从一个很小的地方发展到3000平方尺的巨大突破,我还能做些什么?我还应该做些什么?我还在哪些方面,以人的贪图安逸的思维方式把自己局限住了?我正在思考这些。

在此,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在这过程中的一些体悟,不当之处请予指正:

1、 我们不仅要破除外在的干扰,也要提高我们的心性,清除内在的干扰。这内在的干扰若不清除的话, 在当前紧要关头,是会阻碍我们看清我们在正法时期的使命,会阻碍我们去关注、去实现那些我们该做的事情。

2、 当我们遇到表面上看起来不可逾越的难关时,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1)学好法,2)讲清真象,3)发正念,我们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并履行我们的使命。

3、 当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修炼人去做时,缺乏资源是常见的事。有时我们会面对重重困难甚至处于希望渺茫的境地。我认为这些是不该存在的,那只是旧势力用于考验我们个人修炼的安排。当我们在正法时期救度世人的时候,困难的出现对世人起着伤害作用。有对师父的正信并站在法上看待问题,我们就能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4、 我理解,那些放不下常人心的人,就犹如在大海的岸边游泳,不会游得很远,因为在没有力气或是遇到大风浪的时候,还能很快游回岸边以图安全;但是那些放下了常人心的人,就会义无反顾,全力冲向远方的海平线,因为我们不会再回到起点。天上,地下,人间在正法中已被永远的改变,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只有大法才能使我们得到真正的安全。

谢谢!

(2005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