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做到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很长时间,总觉得有太多的教训,而经验很少,感觉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就算再少,只要能够对同修有所帮助,我想还是应该写出来,因为所有的正念正行都来源于大法,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受而不把他讲出来。只有多学法才能时刻保持正念;在正念中能够克服障碍,去掉执著,才能够真正的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

1998年11月得法,那时学法真的是很用心,提高感觉真的就像一天一个样。

1999年迫害开始后,从明慧网上每天都能看到上访的消息,知道自己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去的很顺利,到北京后也看到各地同修,信访办成了公安局,到了天安门,由于紧张和毫无经验,没有开始炼功就被骗上警车,那时把主动被抓当成了证实法。

毕业工作后,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发一些真象资料,因为缺少联系,主要是自己编排一些简单的问答,采用信封散发于乡间和村庄。2001年1月,准备过年后去北京打横幅并且做好了横幅,回家前在工作地的墙面上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标语。后来因为在车站背法被发现,连带被发现了写标语的事,因为没有真正明白正法修炼的意义,默认了无理的迫害,最终被迫害“劳动教养”两年。

2003年1月,出了魔窟后,失去了和同修的联系,将近1年没有很好的学法。直到2004年农历新年,才又自己建立了个人资料点,恢复正常的学法。接下来的时间,做好了资料后,骑着自行车四处散发,有几次都被大雨淋湿,有一次晚上因为自行车中途坏掉,被迫丢弃(现在觉得不应该,当时费点事可以弄回来),步行2~3个小时后才回来。其中有一次是感觉最难忘的,发资料不久,狂风夹着暴雨就来了,自行车骑不动,眼睛睁不开,我知道是邪恶的疯狂挣扎,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资料快要没了时,雨停了。后来,单位同事告诉我说他们村收到很多真象资料,村里要求上交,我告诉他不要交,那样不好。

我一直几乎都是一个人在做,没有认识的当地的同修,但是,每当我学法很好时,能想到很多证实大法的事,也能很快完成;每当学法不好时,总会有各种障碍和执著让证实大法的工作受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