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狱中警察讲真象,堂堂正正看望丈夫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我是2003年因身患多种疾病医治无效而走進大法修炼的。学法不到三个月,所有的疾病不知不觉全好了。从此我就认定了要坚修大法。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又无意中看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景象,我没有欢喜心,但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鼓励我,要我坚定的更加精進的修炼下去。

从这以后我时时都用大法来要求自己。特别是师父《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经文发表后,我就用正念抵制自己思想意识和行为中的各种人心和不好的观念,证实法中每遇到危险时就想起伟大的师父,想起自己是一尊顶天独尊的神谁也动不了我,不去用人心和人的观念去想那些不利的因素如何、如何。几次派出所来骚扰同修,有时来找我,我马上就想:你动不了我们,不准進我家,他真的没敢進我家。有时还给他们讲真象。

今年四月二十三号,我和儿子准备去监狱探望丈夫,(丈夫因1999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六年)因以前去过两次,丈夫说我也炼法轮功,狱警不让接见。这次公公怕又不让接见,临行前一天就去610办公室开证明,想办接见手续,结果他们不给开。我马上想到:不承认它,我就要见着。

就这样我们母子踏上了探监之路。以前,下车后我们背着大包小袋要走很远的路才能遇上出租车,这次一出车站就来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我告诉她:“去监狱探望丈夫”。她又问:“犯了什么法”?我说:“他没有犯法”。没想到她笑着说:“我知道了,准是法轮功”。顿时我为她能明白真象而高兴。一路上我就给司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最后她一直把我们送到了接见大厅门口,还关心的说:“今天统一不接见”。我没有回答她,但心里想:我一定能见。

下车后,我们直奔办接见手续的办公的地方,我一看里面有八个人,还有两个空椅子,儿子累了坐在一个椅子上,我一進去就拿出身份证叫他们给我办手续。其中一个恶警没好气的说:“今天不接见”。说着还让我们出去。我说:“为什么”?他没有做声。这时旁边另一个警察说:“不要叫他们出去,我要问她问题。”我就坐在另一个位子上。心里想:正好给你们讲真象,巴不得你问呢。

我十分平静的微笑着问:“你有什么问题”?他说:“听说你在家也炼法轮功?是真的吗”?我笑了笑说:“你是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他说:“当然是真话”。我半开玩笑的说:“真话不能说呀!我丈夫不就是说真话被判了这么多年的刑吗”?他说:“你说吧”。于是我坚定的说:“是真的”。他又问:“你为什么要炼”?我就把多年患有颈椎病、偏头痛、便秘等等多种疾病,多次治疗无效,是炼功不到三个月全都好了的事实,讲给他们听。他又问:“你怎么不相信科学呢?”我就把以前治疗多次花了不少钱,没解决问题,详细的讲了出来。他又说:“按你说法轮功比科学还高?”我说:“是呀!他是超常的科学,许多人都是从祛病健身有奇效而走入法轮功的。哪个人不想有个好身体?”他们没吱声。

接着他们提出了许多问题。如:你们为什么要围攻中南海?你们师父为什么跑到国外?为什么要到天安门去自焚?我用平和的语气一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尽管我得法时间短,但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都能流利的告诉他们真象,每讲完一个问题,总有人说一声:“嗯”。似乎听懂了,又提出下一个话题。还是那个恶警不让我讲,我将目光直视他,心里想:你干涉不了我。一会儿只见他用右手捂着前额,不敢用眼睛看我了。其余的人什么也没说。

只听一个警察说:“好吧,今天就破例让你们接见吧。但你们不能谈法轮功的问题。”我望着长长的接见窗口,25个接见窗口空无一人,想到马上和丈夫见面,猜想在哪个座位见呢?只见一人拿起手机给监区打电话,一会儿看到一个警察带着我丈夫走过来,不曾想到指导员让他们打开值班室的门,让我们一家三口在那里接见。

我们就坐一张床上,丈夫抱着儿子,指导员坐在对面的床上。丈夫见了我们很高兴,嘱咐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还问我退团、队没有,并且让我帮他退团,我感到既惊奇又欣慰。我们彼此都说了该说的,警察象没有听到似的。

回家的路上,儿子高兴的说:“妈妈,今天怎么这么顺利啊?”我深知这是师父的呵护,这一切源自于对法的正信,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为表达我们全家对师父敬意,特写出来,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