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思想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师父在2003年2月15日元宵节讲法时讲到:“所以对我们有些学员哪,一时糊涂,心态不正,你们想一想,你们一旦对我不敬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下狠手,它们认为这人太坏了。当然它们绝不是马上就消灭了你,它们会引导着你们,叫你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来越不正,叫你的心对师父魔变,把你们引上邪路,从而叫你们犯了那么大的罪。”

近一年来,我大脑时常冒出对师父不敬的念头,有时反映很强烈。出现过几次半夜睡觉使我突然惊醒,类似心脏病发作症状,无法抑制和排除,一直延续至今。针对这种状态,我一直在努力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但收效甚微,时好时坏,心里很苦,有时还后怕,肚子鼓鼓的,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对师父不坚信,对大法产生怀疑。

那天发生的一件事,令我觉醒。

那天下午从外地赶来一门亲戚,要到看守所找一位刑事犯办理公务。那个刑事犯致死三条人命。亲戚走后,我又象往常一样开始联想:这事为什么让我碰到啊,是不是我前世伤害过的生命,来讨债害我,干扰我的思想产生对师父不敬的念头。当这个念头一出现,我猛然惊醒,这是我一直存在的遇事喜欢联想的变异思维方式,此时我开始冷静下来,回想几年来我的思想状态突出表现为:

一、旧势力引导我一思一念,顺着它去想,去琢磨,以达到牢牢控制我的目地,走它安排的路。它们往我思想中打对师父不敬的念头,让我产生惧怕心理,造成精神负担,背上思想包袱,扰乱我的思想,象精神病人一样,无法修炼,产生错觉,最终被毁掉。

二、身体上制造假象,凭感觉炼功。让身体痛、难受、不舒服,象得病一样。害怕因冒出对师父不敬念头被旧势力下毒手害死。期间,旧势力还让我看到或听到死人的事,有时越想越怕。

三、看重周围环境。把师父讲法片面理解,走极端,谨小慎微,让旧势力钻空子。天天找执著心,事事找执著心,形成执著。比如:单位办公室门前有几颗柳树,长满虫子,我马上联想:是不是因我冒出的不好念头,导致我宇宙天体众生都变坏啦,象这棵树一样,从而造成思想负担。期间慈悲的师父一直点化我:“在佛教中讲:你看到什么东西,你不要管他,都是魔幻,你只管自己入定往上修。”(《转法轮》208页)我想起前边师父讲的法,看清了这一切假象,正是旧势力抓住了我思想有漏,思维方式变异的弱点,使我思维混乱,一步步引导我走偏,发展到对师父不敬念头的产生,最后走向危险边缘。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看清旧势力阴险与毒辣。它演化假象,让我找各种执著心来掩盖问题实质:干扰我对师父正信。

晚上发正念时又生出一念:善解它吧。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耳边响起:“如果在正法期间对大法犯了罪、干扰了正法,这个罪就不能饶。就这么一个标准。”这样败坏的生命不配善解,只能坚决清除。可是邪恶是不甘心被清除的,这时家里电话铃猝然响起,打断我的思维,我意识到,刚才悟的不错,点到了它的疼处。以后几天,它又狡猾的变幻方式,演化假象:

一、我做晚饭一层一层扒洋葱时,思想中冒出,这几天状态不好,是从微观向表面突破,一层一层象扒洋葱一样,是好事。

二、演化有人敲门,产生怕心,心神不安,认为是怕心未去,招来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干扰,又开始清除怕心。

三、心里不舒服,隐约想到,是自己对应更微观天体里众生,由于自己修得不好,干扰它们,反过来它们也干扰我等等。

最后冒出,既然发现这个魔啦,意识到就行啦,不用管它,算啦。

说到底,它怕我清除它。当再次出现对师父不敬念头时,不象当初那样强烈啦,好象一丝细线,轻轻的,悄悄的,隐隐约约的偶尔出现。(我悟到,这个魔由大变小,但未全灭)。于是我发出强大正念:让干扰我对师父正信的所有邪恶因素、邪恶生命,彻底灭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在慈悲师父加持下,我彻底铲除了这个一直困扰近一年的邪恶旧势力因素,我的思想异常清晰。此时此刻,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我对伟大师尊的无限感激和敬仰之心。是师父将我从死亡边上又一次拉回来!

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