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邪党文化,走正修炼的路(一)


【明慧网2005年6月1日】师尊好,同修好。今天我把我在修炼中认识及摆脱邪恶党文化及推广九评的体会与大家分享一下。

师父在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提到:“常人不相信恶党有邪灵烂鬼,大法弟子知道。因为有邪灵的那个场,恶党才能够在世间立足。从巴黎公社一百多年来一直到现在,邪灵在人类空间布下了很大的场,过去这个场的密度很大。”

明慧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有名同修开着修的,他发现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一部份是霞光万丈,另一部份身体是乌云密布,灰蒙蒙的,他说乌云密布的这部份身体是被共产邪灵所占据”,我也发现在这种场里布满了各种邪恶的生命,在我不明确这种邪恶生命之前,我很惊异这种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的凶恶、残暴,一般的烂鬼,会在你发正念时,就象气体一样烟消云散,或者被吓跑了,但是,这种邪恶的生命会像豺狼一样虎视眈眈,只要有一线生机,它们就要拼命的存在下去,在身体的间隔中生存,破坏力很大。我还看到有的世界的生命已经相当变异,整个生命状态呈现出荒诞,荒唐,在表层空间,那就是我头脑中出现荒唐的一个念头,但是,体现在一个境界中,就是整个一个世界生命状态的荒诞。有时候想到文革时期,人们那种狂热、激進、荒唐,其实就是邪灵变异了正常的生命状态。师父说,“这种变异文化是从小学、中学、成年,甚至从你记事开始,一路走过来全是在有目地灌输而形成的。也就是说,现在中国大陆的人全都是用邪党文化思维。”

读完九评,结合自己的修炼,我对所受邪恶党文化浸泡進行反思。

从小学到大学在一遍遍的洗脑,从小学开始就被灌输所谓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上高中了,开始质疑这些理论,到大学,完全不相信中共的理论,邪党的根本邪恶之处之一就在于这里:它让你不相信它表面的理论,真正的实质是让你觉得,噢,原来世界就是这样,原来世界上根本没什么真正的道理——邪党的真正目地是摧垮人性中返本归真的本性。现在的中国人,既不相信神佛,也不相信所谓的马列主义,但是他们的脑袋被充斥着各种毒素,有时想象他们也在努力的找寻回归的路,但是,中共邪党的文化侵害,让他们难以相信世界上还有纯真、善良、美好。当今,中国人道德的真空地带就是这种邪恶党文化的侵害。

有时在这种邪恶党文化中,会接触到一些古怪的话,什么“一切都可以重新过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谁知道这个共产邪灵到底想说些什么,都是在蛊惑人心、搞乱人们的思想、转移矛盾罢了。

还记得在我出国前,有一次看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国选手对德国的一名选手,最后中国选手败给德国选手,媒体称“为德国思想家”的胜利,这名德国选手的沉稳、冷静给了我深刻的印象,同时中国选手刁钻、古怪、犀利的球风也给了我深刻的印象。中国运动员那种凶狠、霸道、强悍从本质上讲就是邪灵文化的一种体现,确切的说这是一种破坏力最大的魔性文化。这种邪灵建造的文化,从微观到宏观,触及着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文艺、体育、政治、经济,大到国家的机器,小到生活的细节,例如中国的体育爱称自己“魔鬼训练”,孩子上重点高中,称为“進监狱”、“魔鬼训练”,但是家长还都乐此不疲,国际奥林匹克竞赛,也要对学生“强化”“强化”,但是,为什么这么多拿奖的学生,将来真正成器的却没有,就是这种邪恶党文化的变异,这种邪灵文化的培育手段已经把孩子们的思维带向了禁锢,带入魔性的状态当中,已经深深泯灭了人性,现在的许多中国人已经生活在病态当中。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回答学员问题时曾经提到过科学与物质的变异,师父是这样讲的:

“在生命大面积使用科学的时候,它确实在宇宙中起到了非常不好的作用。宇宙是一个循环体,一切物质因素它是循环的。有罪的生命被销毁的过程中也要消去它的罪,销毁、销毁、再销毁,焚毁到绝对无生命的死亡物质的时候,会逐渐的又层层提升、利用。宇宙是一个循环体,如果物质是变异的就不好办。变异后的物质因为被低层生命吸收了,高层生命又不能到低层来解决;低层生命解决不了的物质再利用后,循环中再升华,物质开始时的变异再升华后,上一层生命也无法完全解决。升华中每一层都不能完全解决,而且众多的物质发生这种情况,就会使大面积宇宙发生变异。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钢铁啊,有许多都是多金属合成的,这些重新回炉再熔炼的时候,已经无法使金属变纯了,而且什么技术都不能使它完全分离。大家知道土壤一旦施用化肥之后,如果你再不使用化肥的时候,什么也种不了了,它根本就不长了。使用化肥后的种子,它一代一代都必须使化肥,变异后的种子不使用化肥它本身也不行了。而化肥,大家知道,它是一种合成的化学的东西所构成。”(《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的讲法让我联系到邪恶党文化与物质变异之间的关系,人性中有善良的一面,升华到高层次体现为佛性,但是这种邪恶的党文化建造了自己体系中的善恶标准,变异了人类基因,也是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很大的障碍,具体体现为修炼状态中的迷茫。

一块土地,如果是一块贫瘠的土地,它会结出干涩的果实,但是这种果实虽然干涩,却对人体没有任何的伤害,因为它是自然生长的,就象中国古代的人类社会,人们也会有对名、利、情的执著,但是这是正常状态下人的执著,是人正常的执著,这种执著,修炼人会在修炼的过程中,自然的褪去、抛弃。

一块土地,如果是一块贫瘠的土地掺杂了变异的因素与物质,它照样会结出干涩的果实,但是这种果实对人体是有侵害的,对人类的基因是有害的,在中共所谓的艰苦年代,创造了一系列的邪恶文化,所谓的艰苦奋斗,所谓的无私奉献、所谓的正直善良,这一切所谓美好的背后掺杂着可怕的变异物质,混淆概念的因素与暴力、残忍、争斗等魔性因素一同注入了人类的基因,与人类善良、贪婪的基因混合在一起,人类的思维方式出现了严重的变异,这种变异不仅仅在于将中华民族承传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割裂、失去本来内涵,同时使人类的思维方式出现变异,心目中衡量好坏的标准出现变异,不同概念的内涵進行混淆,为将来的大法洪传、宇宙的正法开始设置障碍。

比如,体现在大法弟子的修炼中,有时就会发现有些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打着深深的党文化的烙印:没钱就是好的,没有钱就等于放下了执著,越困难的同修就是修的越好;有钱就说明这个同修执著于钱,害怕有钱等种种变异后的机械、极端观念。

邪党也是在利用他们建造的这种党文化工具,在给师父造谣,给大法弟子造成修炼的迷惑。现在跟中国人讲真相,它们经常说你们搞政治,中国人的思维都被他们变异了,共产邪灵制造的变异观念,使普通民众一提到邪党的名字,老百姓就会认为你是搞政治、“搞政治”就是错的,中国的老百姓都被这种邪党文化毒素灌输的麻木了。

另外一种影响是,这种邪恶的党文化也有其维持活力的因素,会对修炼人产生影响,例如,在中国大陆文化背景下的有些高阶层的人士,被称为有修养的人,对名、利看的很淡,待人很和善,但是这些善的背后、这些放淡名利的背后都渗透着可怕的魔性因素,表面的善,它的善的背后是有强大执著的,是为了生存,达到某一目地而维持的一种处世状态,确切的说这种善不是建立在人性基础上的善。

联想到自己,体会到自己在去执著心过程中的那种剜心透骨的痛苦,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是在用邪党制造的思维模式在去自己的执著心,用变异的思维来修炼面对变异的名利情的观念,连查找执著心的方式都是在用邪恶党文化建立的思维模式,让我根本查不出执著的根源,一切旧势力精心设计的迫害是如此的精心策划与居心叵测。(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