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亚娇去年被辽宁本溪市恶警酷刑折磨流产(图)


【明慧网2005年6月10日】辽宁省本溪大法弟子梁铁龙潭亚娇夫妇于去年被非法抓捕后遭刑讯逼供,谭亚娇被恶警暴打至流产。夫妇两人被非法判重刑。2005年4月20日,梁铁龙的父亲接到大北监狱城电话,通知家属去会见梁铁龙。谁知梁父赶到监狱后,不但没见到儿子,反被恶警强行勒索十元电话费。梁母悲愤至极,至脑血管大面积出血,至今未脱离危险。

梁铁龙、谭亚娇夫妇

2004年9月18日,由本溪市610组织操纵,在全市动用大批警力,非法抓捕了5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梁铁龙、谭亚娇夫妇在租住屋被610及东明派出所恶徒绑架,电脑、打印机、现金等被非法抢走。

谭亚娇在被非法被捕的当夜,遭恶警刑讯逼供、酷刑折磨,4、5个身强力壮的恶警对她拳打脚踢,警棍电击,直至她昏倒在地。谭亚娇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白楼看守所后,又遭残酷折磨,她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张晋娟指令刑事犯对她大打出手,扎上脚镣手铐全身定位,连日的非人折磨迫害导致谭亚娇流产,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至今月经失调、腰腹疼痛,四肢麻木。

本溪市610将梁铁龙、谭亚娇夫妇立为重案,平山区伪法院于四个月后非法判谭亚娇九年徒刑,梁铁龙十二年,两人均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市大北监狱城。

2005年4月20日,大北监狱城狱警打电话通知家属去会见梁铁龙,梁铁龙的父亲梁相云老汉25日赶到监狱城后,狱警竟不允许接见。梁老汉说:“是你们打电话通知我们来的,我们来了为什么不让见?”恶警称什么也不为,就是不允许见。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梁老汉呆站在那里,心如刀割,猜测是不是恶警掩盖儿子遭折磨的事实。这时一狱警过来命令梁老汉交十元钱电话费,老汉惊问什么电话费?恶警称打电话通知家属来接见的电话费。梁老汉说通话不到一分钟要拾元电话费?太说不过去了吧?恶警蛮横说就这个价。梁老汉因儿子儿媳在此关押,无奈只好交钱。

年近70的梁老汉拖着四级工伤的身体,经一天十多个小时乘车颠簸往返回家。当其老伴赵爱荣听说恶警如此流氓的行径,不禁泪水夺眶而出,自言自语的说:邪恶、邪恶、如此的邪恶。老人撑不住这丧失人性的刺激,脑血管大面积出血,五月三日再次入医院,做了开颅手术,至今没脱离危险。到目前为止梁家借款2万多元用于医疗费。他们多次到市政法委、人大、公安局、等部门上访、均被拒之门外。

以下是谭亚娇自述被邪恶之徒暴打流产的经过:

2004年9月18日,我被非法抓捕,在东明派出所遭到毒打,几个恶警电棍加拳打脚踢,把我打昏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转到看守所后,恶警变本加厉的折腾我,我绝食抗议,它们越打越凶,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9月23日,我被弄到在溪湖区第一医院下鼻饲管灌食。回到看守所后恶警把我平抻,锁上手铐、脚镣锁在固定的铁环上。9月25日下午灌食前,我不堪忍受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拔掉胃管,监室的刑事犯蜂拥而上,把我双手在背后铐上,又用湿毛巾勒紧,它们把我按在床铺上打我嘴巴子,我浑身发抖得厉害。恶警张晋娟问我吃不吃,这时我已接近休克,不会说话了,只是勉强摇摇头。张晋娟就对这屋管号人员王某说:“交给你了。”张晋娟走后王某说:“把门窗都关上,她喊叫别人也听不见。”

它们又毒打折磨我一阵子,我有上厕所的感觉,因锁着脚镣,只能用盆接,当时我排出二个血块,一个血块粘粘的,另一个外圈是红的,里边也有一块小手指盖大小的白色,两个血块大约0.7公分~0.8公分。有人说:“是不是来月经了?”我说:“不是,是流产了。”王某说:“赶快倒厕所冲掉。”犯人把脸盆端出去倒了。当晚恶警张晋娟值班,犯人王某小声说:“刚才她流产了。”张说:“真的吗?”“是真的,好几个人都看见了。”

一个多月后,我将看守所迫害我流产之事向恶警所长刘国新提出申诉,刘国新根本不问。我流产后,看守所没做任何特殊处理,给我喝的用的都是冰冷的水,现在半年多了也没有做清宫处理。当时在场的犯人有:车春艳、祖丽红、王世洋、刘晓敏、孙凤鸣、冯伟、任玉兰,以上这些人都在沈阳大北监狱。当时给我端盆的人任宾,现已释放。刘淑静也是在场证人之一,也已释放。

相关电话:

本溪市公安局监管支队 地址:育仁街5号 邮编117002
支队长室:0414-5892591
政委室:0414-5892765
副支队长室:0414-5892021 5892511 5890352
监察室:0414-2833176
助理室:0414-2833232
政治处:0414-2833231
办公室:0414-5890776
本溪市610头目谢××
国内安全保卫支队队长胡军, 0414-2833102,0414-3210223,13804141644
国内安全保卫支队政委赵长森,0414-2833105,0414-2810839,13904946599
本溪威宁营教养院政委陈中维
教养院戒毒所所长刘绍实

平山区法院:
审判长赵丽梓
审判员吕雪莲、范百玲
书记员初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