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坚定的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

【明慧网2005年6月22日】我叫高述华,今年48岁。我在1998年得了乳腺癌,并到了晚期;我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喜得大法。因为文化有限,请同修代笔写出我这些年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修炼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1998年由于我身体一直不好,到医院做了身体检查,大夫说是癌症并且到了晚期,当时家人还不告诉我。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就象天塌下来一样,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天哪,我上有七十岁的老母、八十岁的公公,下有不满10岁的孩子,感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了我这家人怎么过?别人告诉说去烧香许愿,磕头我都做了,可是身体越来越坏,直到家人把我送到医院要做手术,先交上二万元钱的押金,手术的成功率还不高,如果扩散的话很快也就没命了。

就在绝望无奈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对丈夫说:你侄女说炼法轮功能治病,要不我也去试试?爱人说去就去,反正有病乱求医,能治好就行。第二天我就去了炼功点。第一次从炼功点上回来我一路上连拉带吐,第二天感觉身体比以前有些好转,我又请回了宝书《转法轮》。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老师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先是连拉带吐,后来就倒气,每天早上炼功时倒气发出的声音很大,这样坚持了几个月的时间,身体渐渐强壮起来,倒气的次数也在减轻,乳房肿块也不断的消减。我爱人说:“你这段时间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到医院检查一下吧!”到医院检查,大夫说癌症没有了,一切正常。看看病历,大夫们都茫然了,怀疑是不是误诊?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正在我们全家高兴之余,1999年7月20日以江××为首的邪恶集团利用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法轮功和师父,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法为什么就不让炼了,不让学了?我心想:这样不行,我让所有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于是我们几个功友一起上北京证法,没出本地就叫恶警抓到了村委。大队和公安让我写保证不炼了,我不写,他们就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拿起笔来写到:李老师最好、李老师最慈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李老师的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们把我关了四天,后来让我回家了。

我在家里除了种地还开个小卖店,来来往往的人也很多,我一边卖东西,一边向客户讲真象,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接触到我的人,都叫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真象,和我自己的经历。我就这样天天讲,日日讲,揭露江××邪恶集团造的这些假新闻。有一次一个特务到店里买烟,我给他讲真象,他没有听進去,反而到610告了我。

2001年秋,我被抓進派出所,我当时想,抓我我也不怕,我就是来证实大法的,把我抓到哪里,我就在哪里讲真象。我心里一直背着老师的法《见真性》,我也不管是哪一级别的警察,管你是兵还是官,就象老师说的首先是个人,我就叫你知道真象,就叫你知道法轮功好,就叫你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是我的责任,就这样关了我一个月放我回家了。

2002年秋,我在家收拾玉米,突然公安车又来把我抓到看守所,一進所,所长要我背监规,我不背并说:“我不是犯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做好人的,我只背老师的法。”所长见我不配合,气势汹汹的给我戴上大镣,我戴着大镣天天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三天后放我下来,我继续喊,只要你不放我,我见人就喊。两个多月后,邪恶之徒判我三年劳教,还有一位功友对我说:“你三年我两年。”我说:“咱们三天就闯出去。”正是第三天早上,所长说:“今天早上别吃饭了,送你上王村劳教所。”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有师父保护我,叫你送不下。”结果,我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劳教所不敢收,怕死在那里,只好回来。一路上我洪着法,讲着真象,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他们把我送回家。丈夫盼我回家心切,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交了三千元钱,我知道后对丈夫说:咱要听师父的话,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

在2003年大年初一,我和一位功友参加小型修炼心得交流会,在路上散发资料时又被恶人抓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不配合,把我铐在暖气片上,把我大衣的帽子扣在我脸上,把他的一双臭脚放在我鼻子下面,腥臭味让人恶心。下午把我们送到刑警队,然后又進了看守所,進去后我想,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也许这里的众生需要我,我就开始给一些犯人洪法,讲真象。邪恶之徒一看,又把我铐在外面的铁门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吊着我,就这样我不能面对面讲真象,我就又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学真善忍没有罪,江××是大骗子,把中国搞的这么腐败,你们都上当了,江××制造假新闻,在天安门上演火烧活人诬陷法轮功,师父根本不让自杀,杀生都是有罪的,何况杀人。你们翻出《转法轮》来看看,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你们不要再受他的蒙骗了。”我一直大声喊着,讲着真象,来了一个恶警用皮带打我,把我被铐着的双手都打肿了,肿的老高,可是一点也不疼,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

这样在我反复的洪法与讲真象中,一批一批的犯人進来知道真象后又出去了,其中有一人对我说:“你说怪不怪,可能我是到这里来听你讲真象的。在外面时,谁和我说我都听不進去,听你一说我也明白了,出去后,我也不做坏事了。”我拿出了五十元钱(抓我时在衣服兜里的,后面还写满了真象和法轮大法好)给他,叫他出去后好好做人。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被关在笼子中,旁边还围着一大堆的狮子。第二天我和犯人说起这事,他们正奇怪时,一恶警叫我去一下,原来要把我拉到市法院去审我。我心想,正好再换个环境讲真象。一進大厅,让我進一个笼子一样的地方站着,我一下子想起了我昨晚的梦境,台下围了四、五十个人(这就是那梦中的狮子),有记者、摄像的,还有常人和公安,然后审判长问我:为什么在钱上写不好的话?我说:那是好话,是真话,那是邪恶听了害怕,好人听了舒心的话……我一股脑儿把想说的全都说完后,审判长说:“高述华,我是让你说你的罪过来了,你倒好,上这洪法来了……”这样也没审出什么来,又把我送回看守所等消息。

又过了几天,我们正在干活,不知谁说“来人了。”我一抬头,只见一队队中小学生来看守所参观,当时我想这又是一次机会,我不能放过任何一次讲真象的机会,于是便大声高呼:“孩子们,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一直喊到人都走没了,犯人们说有四千学生,恶警们被我的举动吓的一动不动,等我喊完了,才明白过来是什么事,又把我拖到屋里去了。

到了晚饭后,有人说要审我。我想起了老师说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他们把我带出房间来到院子中,刘教导员对我喊:“高述华,你给我蹲下!”只见他疯了似的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提起我的头,一边恶狠狠的说:“孙悟空大闹天宫,你今天竟然大闹看守所。”说完把我一脚踹倒在地上,接着又用穿着皮鞋的脚狠毒的在我腮上又猛踹两脚,只听的腮帮子和下巴连接的骨头给踹的咯吱吱的响,鲜血从口中流出,踹完后又把我提起来喊到“你知罪吗?”这时看守所的院子有不少家属和一群恶警,我抬起头,用力说清楚:“我没有罪,我是一个好人,我只是在给那些不明真象的孩子们讲真象,我是叫孩子们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有罪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你们跟着江××在犯天法,天理不容。”只见他气急败坏的对旁边的恶警说:“把她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关起来。”说完疯也似的走了。

就这样我戴着大镣手铐(手和脚锁到一起),一戴就是26天,每天只能弓着腰走路。就在第六天上,晚上我醒来时,手一动大镣自己便掉下来了,用手一摸脚,大镣也一下子掉下来,我心中非常激动,我知道这是恩师在帮助我,等同屋的犯人醒来后看见,也非常惊奇,他们都听我讲过真象,都说:真神了,我们出去一定要学法轮功。

又过了十多天,有一天通知我说我被判了三年徒刑,要送济南监狱。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10点多到了济南女子监狱,要检查身体,一走進B超室,我的脸、手全部肿起来了,心也慌的不行、气也喘不过来,医生一看说严重的心脏病,不能留,说是怕死在这里。于是往回走,走到潍坊,带我去的孙海波不相信,又把我带到潍坊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和济南查的一样。那个医生还说:真奇怪,昨天来了一个病号比她轻多了,还是人背進来的,你们看她还能自己走。那位医生没直说,因为他看我戴着手铐和脚镣,还有恶警押着体检。没用我说,恶警孙海波当时就告诉那位大夫说:她能和那人一样吗?她是修炼法轮功的。医生说:原来如此,那也不用开药了,人家炼功人不吃药就能好了。这样上车后,恶警们自言自语 “还真是邪门了”,就再也不说话了。他们两次送我到外地没送下,回来后又好好的了,又一次强烈的震慑了邪恶。

下午回来时,一進院子犯人们一见我,有人高兴的喊到:“快看哪,法轮功又回来了!”他们帮我拿着东西,有人说:“本来说好学生又要来参观,你不在学生也不来了,又让我们干活。”正说着有人说来了,抬头一看一队学生一千多人正往里走,我心中想这是众生来知道真象,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希望。

在11个月零2天的日子,我在看守所始终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管哪级领导见了我就先对我说:法轮大法好。因为查出严重心脏病,他们不叫我干活了。在阴历11月初二这天,让我回家(他们怕我死在里面),临走时610恶警陈晓东问我:“高述华,你家有多少钱?”我说:“陈晓东,你别想再从我家拿走一分钱,我不会给你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法轮大法好’,不要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你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陈晓东又说:“你怎么还不悟呢?”我说:“该醒悟的是你。”这时我爱人来接我了,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通过这些年的修炼,我体会到只要正念强,一切邪恶在你面前都会变的无能为力。真正是象师父说的:“神鬼惧十分”(《洪吟》)。最后用《洪吟(二)》中师父的话共勉。

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