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敬师敬法显神威,正念正行救众生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敬师敬法是保持正念正行的重要基础。真的敬师敬法的弟子,就一定会对师尊讲的法理深信不疑,就能够走正正法修炼之路。

一九九六年,我非常幸运的得到了《转法轮》,一天功夫我就看完了一遍,觉得非常好,作者真是了不起,有机会见到作者,一定拜他为师,跟着学。当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很难有这机会喽,现在回想我这一生,甚至更远、更远的生命旅程,可能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度过的。在当时,我只是把师尊当作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气功师来认识的。现在看来,显然是错的。

一九九九年初,我决定:悠悠万事,唯在大法中修炼为大时,我已经认定师尊是一位极其伟大的神了。

所以,邪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运动时,我心中并没有很害怕的心情。我对人说,这个家伙(指共产恶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的发了疯了,这回好了,跟神也斗起来了,非完蛋不可。邪恶迫害以后,我从未动摇过对师尊的正信。

那一段时间,我明显的感到师尊在为众生受难,但觉得自己帮不上忙,就经常在师尊的法像前叩头,请求师尊的原谅。

1999年7.20,我参加省政府上访,被非法关押3个多小时。第二天,听同修讲,当时看到无数的法轮落在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我心中涌起的是对师尊无限的感激和敬仰之情。师尊教导我们:“以法为师”,敬师必敬法,就是这颗坚定的敬师尊、敬大法的心,使我在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比较稳健的走到了今天。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师尊的无限感激之情。这种发自内心的无限感激师尊的心情,是真正感受到了师尊对我、对无量的众生的洪大慈悲和浩荡佛恩,是任何生命也无法报答的。

有了这颗对师尊真正信仰的心,师尊就让我在学法中明白许多法理,在助师正法的修炼中,就显出敬师敬法的神威,下面略举几个这方面的例子:

一、2001年8月,我被绑架到某看守所,与一警察谈话时,他声称他曾参加过“洗脑班”的洗脑工作,对付法轮功学员有一套,要我们按他的那一套来,我不理他,他就说,你们师父在美国享福,你在这里受罪,何苦啊。

我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就担心我们师父不享福,我师父能享福,我才高兴呢!我只怪自己没能力让我师父享福。过去,释迦牟尼传法时,人家给孤独者倾尽家产,用金砖铺地来表达他对佛的敬仰之心,我们师父今天传的法更大,应该有更好的条件才对。怪只怪我自己没能力做到这一点,你说我师父在美国享福。好,我高兴,我就希望我们伟大的师父在人世间享更大的福,这是应该的。他无言以对。

在進号房后,牢头要我背监规,我不背,牢头向狱警告状,他说,人家哪有时间背监规,有时间都用在背法上了。闻听此言,我开心的对他一笑,牢头也不提让我背监规之事了。

二、在劳教所里,我和警察谈话时,往往对他们提出一个要求,不能在和我谈话时,直呼我们师父的名字,可以称:你的师父,李先生、李大师。并告诉他们,这是为他们好。大部份警察都能接受这一要求,且善念有所复苏,有一个专管法轮功问题的警察,我就这样要求过他,他一直都能这样不直呼师尊的名字,对我还有照应。

在一个特别热的夏日,他让我到队长室,对我说,今天天气太热了,我这屋里有空调,你就在这里休息半天,咱们不谈法轮功的问题,并要我喝他为我买的冰镇矿泉水,我表示感谢,我说,你不谈法轮功问题,我来谈法轮功真象。一个上午,我告诉了他许多法轮功的真象,以后,他对参与迫害的活动就不那么起劲了。

三、劳教所办第一期洗脑班,挑选学员参加,与我谈话的一位恶警据说转化了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三个多小时的谈话,主要是我讲,她听,最后她问我,他们(指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承认你们的一切都是旧势力的安排,你是不是旧势力的安排。

我说:不是。

她说:为什么你就不是。

我说:我们师父说了,旧势力安排得有序,我们师父安排得更有序。我就听我师父的安排,谁的安排也不听。

她一听此话,闭嘴不吭声了,过了一会才说,你走吧。三个多小时的谈话就此结束。据有的警察事后告诉我,她一到楼上,见到她的上司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老家伙不能去(洗脑班)。

四、劳教所在2002年连续办了二期洗脑班,每期长达两个月左右,第一期洗脑班我没参加,第二期洗脑班开始我也没有参加,中途,警察找我谈话,要我到洗脑班去看看,我拒绝了。

回头一想,师尊要我们对做转化工作的人做反转化工作。如果那里需要我去讲真象,我就应该去,我决定去洗脑班讲真象。这个念头一出,就安排我到洗脑班去洗脑,这是它们警察打的算盘,而我的计划是对做转化工作的做反转化工作。有一个来做转化工作的昔日同修,与我谈话后,当场表态,老张说得对,我回去发表声明,继续修炼,这位同修自那以后,再未发生反复,坚持修炼至今,我们也保持着来往。

劳教所的洗脑班是非常邪恶的,但动摇不了我敬师敬法的心,我要求与我谈话之人不准直呼我师父的名字。

有一个人不听,嘴里不干不净的,我把桌子一拍,站起来,大声说,你再敢骂一声,我明天就绝食,不许你胡来。他当场闭嘴了。第二天我取消了他与我谈话的资格。这是我到劳教所洗脑班的第八天。犹大们谁也不敢在我面前对伟大的师尊不敬。第九天,洗脑班结束。在我在劳教所期间,这个邪恶的洗脑班就没再办过。

现在知道,旧宇宙的神也都是尊敬师尊的,但他们不敬法。想左右正法進程。这是不行的。

真正敬师敬法的弟子,任何别的什么生命都是不敢动他的,这一点我是真正体悟,真正感受到了。下面讲几个敬法的例子:

一、 2000年10月1日,我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某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想动手打。我就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他吓得掉头就跑,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二、 2001年上半年,我学法、背法特别精進,法就给我显示他的神奇.

有一次,我在学《转法轮》时,一页字全部变成了各种颜色的放着光芒的法轮。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要多学法,学好法,感动得泪直流。

还有一次,我在学《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突然,书的一页变成了一个闪耀着非常美妙光焰的世界,美妙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我惊奇得不得了,就呆呆的看着,刚要表示惊叹。啊的一声未出口,就又恢复了书的原样,我也是感动得热泪盈眶,感激师尊和大法的慈悲,一再显神迹,让我看到、感受到,更坚定了我在大法中修炼的心。

三、在劳教所里,我每天坚持背法一万字左右,(只要会背的每天都背,有的经文一天内还会反复背)。法在心中,有师尊法身和正神的保护,邪恶就不敢对我随便施暴。冬天寒冷,背法不觉冷;夏天酷热,背法暑热不侵。法在心中,就能引导我在劳教所讲真象,发正念,除恶救众生。我到劳教所不是来被所谓的劳教的,是来救众生的,我这里为什么讲是救众生呢?因为我觉得当我们正念正行时,不仅是有缘的世人可得救,另外空间的许多生命,甚至是相当高的生命也能得救。

四、 有一次,恶警将我弄到所谓的心理治疗室進行单独迫害,当然不可能动了我,这里面有许多证实法的故事。我就讲其中的一个故事。

有一天是端午节,那里要所谓的改善伙食,每人发一个皮蛋,一个咸蛋,给我的是一个发臭的皮蛋,根本无法吃,我扔了,一个咸蛋比一般鸡蛋还小,我活这么大岁数,还真从未见过有如此之小的咸鸭蛋,这明摆着不公平,想让我抗议。饭后,警察假惺惺的跑来问我,今天的伙食怎样?

我说:我今天过了一关。

他问:过了一个什么关?

我说:皮蛋是臭的,咸蛋出奇的小,想让我不舒服,我根本上不在乎,我们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在这吃的问题上,我们不会去计较,我吃小的,别人就吃大的,我拿了臭的,别人就吃好的,这没什么,如果反过来,大的好的给我了,别人拿的是小的,臭的,我还不好意思了。法轮功学员就应该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才对。

他一听,撒腿就跑,对我的所谓的心理治疗就此结束。这就是大法的神威。

敬师敬法是保持正念正行的重要基础。真的敬师敬法的弟子,就一定会对师尊讲的法理深信不疑,不会出现以人理去评论法理的错事。

敬师敬法最根本的就是在坚信师尊,是一位不在宇宙范围之内的最高的神时,还应努力去按照师尊的教诲去做,真这样去做了,就得到了宇宙中永远的安全。任何不正的因素都不敢干扰你。我明白这一点,但并不是能做到时时事事都能这样去做。当我能按照师尊的教诲去做时,就能在助师救度众生时,非常安全。举几个这方面的例子。

一、 我出劳教所后,经常在大庭广众的场合讲真象,有一次,我在市中心的一个公共汽车站讲真象,几分钟的时间,就有一位有缘的小伙子表示回家要找法轮功学员学炼法轮功。

二、 我所在的大城市邪恶的610给出租汽车司机下通知,要他们举报讲真象的法轮功学员,举报一个奖五千元。这对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是一个有诱惑力的钱数,但我几乎每次坐出租车都对司机讲真象,也从来没有一个司机举报我。

三、 “九评”出来后,在国内,在国外我都给常人送过“九评”,也没有出现任何危险。

四、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除刚开始的一个多月没有上网外,以后几乎是一直在上明慧网,经常给明慧网投稿,也很安全。

总之,沐浴在师尊的洪大慈悲和浩荡佛恩之下,在大法中修炼的这几年是我最幸福的几年。

劳教所是人间地狱,我在师尊的保护和加持下,用正念制止行恶,旧势力不敬法,参与非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同样用正念去清除邪恶,助师救众生,证实了大法的无比威德。

中国大陆是一个大监狱。就在这个大监狱中,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创造了无数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神迹,无数次的证实着大法的博大精深,深不可测。我做为其中的一粒子,常常感到的是幸运、幸福,那所谓的苦、所谓的难,走过后,真是觉得太微不足道了,太不值一提了,对伟大师尊的感激之情则是言说不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