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是严肃的 必须扎扎实实才能正念正行到底


【明慧网2005年6月28日】最近我们地区接连出现同修以病魔形式突然死亡或造成身体某些部位的伤残,在社会上、同修中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对证实法起到了干扰阻碍作用。

05年5月下旬的一天,一同修回到家中,刚進屋便说自己脑子沉闷,约数分钟便口吐白沫,家人立刻叫来救护车,一上车已发现呼吸停止。时隔数日,05年6月上旬,本地又一位大法学员走亲戚,在一客车上发现到站下不了车了,坐在座位上停止了呼吸。

04年某月邻近地区一同修一段时期处于病业状态,在亲人带动下,到医院已做肿瘤手术后发现肚子里根本没有瘤子,又过了一段时间却被以癌症的形式夺走了生命。

春节前后有三位同修双目失明、半失明,一位同修单目失明。

现在仍有三位同修处于肝、肺等内脏反复病业状态,卧床不起,自理艰难。

04年有两位同修突然嘴歪眼斜,一位同修法理不清,又怕影响不好,走了常人形式针灸治愈。另一位同修坚定的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一段时间苦修苦舍便纠正了过来,魔难中证实了法。

针对这些严重问题,我们地区部份同修和一些仍被病魔干扰的同修一起深悟师父的法理,就当地整体以及个人向内找一找,发现突然死亡的一些同修近日表面证实法工作非常坚定,主动认真,有急于弥补以前不足之心和为法为救度众生付出一切的念头,也确实圆容了自己和周围一些重大事情。但长期以来由于本人工作环境使之学法炼功没能天天坚持,至今没能达到炼功双盘的基本要求,修好自己的基点没把握好,一段时间带着病业状态没悟到否定它,被旧势力抓住了被迫害的借口,并且在临危前几天有求死的念头,曾告诉一同修,我一旦有难家中的东西(指大法工作)在哪。当时那位同修也没在意,都没想到及时用法破除那一念。事情绝非偶然,当这位同修突然死亡数日,另一位同修提起此事时说,某某同修这么走也挺好,以为圆满了。两位同修死前都有求死的念头,法理不清,没能悟到修炼人一念的重要,求圆满也是有求啊。我们放下生死并不是默认旧势力真正去死,放下生死是修炼人境界的体现,是能否圆满的标准啊。

当然里边也许还有一些其它因素,师父说:“从修炼上讲,人要想从常人中走出来就得去掉人的一切执著,所以旧势力就钻空子安排了它们的那一切。比如它们安排了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要出现病态,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就得先走。旧势力安排了一些它们选的人進来,这些人的表现也是在修大法,而且有的表现非常的精進,但是实质上它们是旧势力安排進来到时间专门来那么一下的。旧势力本身是要淘汰这些生命,所以叫其干扰大法从而有罪的事,就让它们起这个作用的。当然啦,它们也是挑选的它们要淘汰的生命才这样做的。我的大法弟子中也有在历史中被它们利用、被它们欺骗的,如某某时刻你得这样做你才能圆满,也有这种情况,所以就造成了真真假假的。哪个是来起捣乱作用的,哪个是大法弟子,一时分不清。”“但是我什么都不看,不管你是旧势力安排的还是被旧势力欺骗了的大法弟子,看了我的法、当我的弟子就是大法徒,对旧势力的安排一律不承认,我就对其负责。但是这些事的出现真的对大法弟子们造成了一些干扰。这些学员都知道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没有办法摆脱,这样的生命我也救。(鼓掌)当然大法弟子被欺骗,那就不用说了,那一定是圆满。但在这期间确实起了相当不好的作用而又不理智的,那就另当别论。”“其实在中国大陆被迫害死的,有许多是被它们欺骗的大法弟子,也有的是它们安排的,都是历史上哪个时期自己同意的,所以就不好办。而且在被迫害的这个时候他不清醒,理智不起来,没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想不起师父了,好象这一切就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再加上他历史上旧势力这样安排的,他又不能去否定,大家说这怎么办?所以很多事情不是象想的那么简单,修炼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正法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还有一位在96年得法长期反复被病魔干扰的同修,现在突然高烧不退,昏迷状态时也说:如果师父在这个魔难上让我付出生命,那我宁愿放下生死。而且还说:腿疼也不是我,肉身我也不要了,都不是我。平时自称非常精進的同修魔难中真的不清醒,理智不起来了,反把自己没修好造成旧势力钻空子当成病业关了,把放下生死也当成去求死了,最后导致如今的卧床不起。不知悟中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太危险了。经过同修们及时切磋,这位同修提高了对法的认识,放下了求死的念头,找到了自己最大的不足,就是证实法讲真象这件关键的大事没能做好,没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就是怕、怕、怕,每天甚至每时都在怕心的压抑状态中。躲在屋子里学法炼功,光走形式还以为自己比别人精進,见众生将被毁而不敢去救,贪生怕死,太自私了,太对不起师父了。自己下决心突破病魔干扰,不承认旧势力假象安排,我绝没有病,求师父原谅不争气的弟子,再给弟子一次机会,从新做好。

另一位同修三件事表面形式上做的非常好,也没有怕心,真能吃苦,对法也很坚定,同修也都认同。几年来身体一些病业状态却不见好转,视力也越来越不好,如今突然双目失明,自己苦闷迷茫,这么“精進”怎么会有这么大魔难呢?其实往往很多同修也都只看表面,谁证实法的事做的多好象就修的好,去崇拜、夸奖,终于有一天同修们在一起为其发正念后,此同修终于认识到了,这沉痛的教训是没重视修自己,没学会修啊。还以为三件事都做的好就是修的好,证实法的事确实做的真不少,兴奋中我要多多救人,废寝忘食,却不知在用常人的热情去做证实法的工作,干事心忘了修自己,把向外找,把关心家人同修当成善,你关心我,我担心你,其实都在浓浓的情中没自悟,遇事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能站在法上理性的认识问题,最后走了极端。

还有一位同修魔难过后,发现自身存在着许多共产邪灵因素,妒嫉心、争斗心很强,争强好胜长期不悟。在一次重要的证实法工作中突然视力模糊,当时自己没能悟到正念清除黑手邪灵的干扰,反而第一念闪现的是青光眼病症。第二念想那么多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失去眼睛又怕什么呢。甚至于想到看不见我也要看大法的所谓坚定,又没悟到自己在魔难中是在用人的个人英雄主义、共产邪灵念头在求难,无意中在默认旧势力的安排。难中心情激动,感性强忘了法,魔难出现后争斗心使自己还在想如何和邪恶拼,甚至如何能得胜的求结果心。魔难中一个正念也没发出来,导致一只眼睛失明的迫害假象。

最近还发现一些现象也挺严重,造成中老年大法学员病魔状态的全家修炼的比较多。有的全家几口人、十几口人共同修。我们身边发现6家。邪恶利用部份中老年同修的执著制造所谓的病业魔难来干扰全家的大法弟子,妄图用情把同修拖下来,把握不好便陷入情中互相搅扰,而部份同修真的没守住,被情带动主张治病、吃药,又怕死了破坏大法,其不知你的怕和一时解脱是积攒今后的磨难。你放不下我、我放不下你,被旧势力加重迫害。同修们啊,真得放下情了,不再上旧势力的当,要在法上提高认识,牢记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最后想要写出来的事情也很严肃,发现本地区部份老学员还有供养一些其它宗教法门的觉者,比如观音菩萨等等,并且说师父都给开光了。师父是讲了那部份法了,可那是给新入门学员认识法的一个过程,再说了其它法门的觉者的法身都已不在人世间了,他们的部份弟子都在大法中修了,师父也讲了不二法门的严肃问题呀,你到底信谁呀?希望同修们找一找关于这方面的法啊。由于长期不悟也是有被这方面邪恶因素在控制着,有的在干扰和利用家里的小孩進行干扰修炼人,希望同修在这方面要引起重视。

个人所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