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退队以后

【明慧网2005年6月3日】我家三口发了退团、退队声明。相继的问题是:儿子正上五年级,每天要戴红领巾,不戴红领巾要扣分,又是每周一升旗仪式的主持人,怎么办?我们商定:不再戴红领巾,不再主持升旗仪式,从内心和形式上一并退出。

第二天正是周一,孩子向老师要求换主持人。因时间紧没准备,暂且先主持这一回,但老师答应第二周换人。可第二周老师说没找到合适的,继续让他主持,儿子语气十分坚定,就是不主持了。老师只好换人了。

主持人的问题解决了,不戴红领巾在同学们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应,一天大队辅导员找到我儿子问:为何不戴红领巾,难道你不爱国吗?

孩子说:“我爱国,但我不爱少先队。”
辅导员说:你是少先队员吗?是少先队员就应该戴红领巾!

孩子说:“那我就退队吧。”
辅导员又问:是不是有谁给你压力,所以不戴红领巾?

孩子说:“没人给我压力,我自己不想戴了。”
辅导员跟我儿子说下午再谈。

中午,儿子心理压力很大,本来早该到家了,可还在家门口转悠,步子慢慢的。

我知道孩子肯定遇到麻烦了。于是我问:“儿子,怎么这么没精神?”儿子说:“我能精神起来吗?”

吃午饭时,孩子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沉思了一会儿,对孩子说:“退队、不戴红领巾是不是很高兴?”孩子说:“是啊。”

“那么就是说给你压力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队辅导员。”我告诉孩子说:“你可以明确的对辅导员说:我不戴红领巾没有任何压力,相反的是,我很快乐,要说压力的话,是老师您在给我压力。”同时我跟儿子说:你如果感到压力很大难以承受,我作为你的父亲一定会出头为你承担,最主要的是,你真的坚定不妥协,有师父在,有大法在,师父一定为你做主。师父不是告诉咱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吗?

这天中午我们谈了很多,儿子的腰板儿直起来了。

我问:“还用我出面吗?”
“不用了。”
儿子午饭后轻松的上学去了。

黄昏前,我站在阳台上,看到儿子放学回来了。还很远时,儿子伸出右手,作出一个V字形手势,同时喊着:“我高兴!”

后来儿子告诉我们,那天下午很简单,辅导员把他找去后主动说:你还是不想戴红领巾吗?

“是!”
“不戴就不戴吧,也不扣你分儿了。”

通过这件事,我真切的感到在黑手、烂鬼很少的今天,其实,邪灵恶党的因素很弱,更多的是我们自身后天观念,尤其被旧势力安排的思维“习惯”是我们的主要障碍了,同时也是能被邪恶迫害的主要原因。真的理智起来站在法上破除党文化,真的走正了,正念足起来时,真的是谁也不敢动的。

其实,做为大法小弟子,还可以做的更好,但就是这样,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大的突破了,所以把这个过程写出来,对还不能破除对恶党恐惧的小朋友们,或许有一定的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