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不愿落下一名弟子、也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

  • 从人中走出来证实大法

  • 师父不愿落下一名弟子、也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

  • 感谢师父再次救度之恩

  • 从人中走出来证实大法

    1999年7.20后,全国各地电台,电视台天天播放取缔法轮功的内容,到处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真象天塌下来一样。单位领导、派出所、居委会、亲戚、朋友见面就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并对我说好人不吃眼前亏,你又是党员还是干部,要为家人着想啊,说什么不要跟××党对着干,小腿扭不过大腿等等。他们和我讲这些,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真象,将我身心变化的事实,没有法轮大法也不会有我这样的思想境界,也没有这么好的身体,他们听了都点头说知道好,但共产党不让炼就别炼了或者偷着在家炼 ,他们也不知道。我当时对大法理解认识不深就产生了一个错误的想法,为了不让他们再纠缠我,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

    师父经文《路》中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历史的今天真的出现了邪恶迫害大法,针对迫害,大法弟子一定会出来证实法的。”师父的话像警钟一样敲醒了我,师父为了救我们,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我不但不讲真象,不证实大法,反而还写了保证书。这是大法弟子做的吗?是师父真修弟子吗?我认识提高了以后即向有关部门写了声明,声明我当时在洗脑班写的保证书是违心的,是在压力下写的,不算数全部作废。当时看到师父经文《心自明》“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象”。这段话后,我下决心冲破一切阻力,真正的从人中走出来证实大法。利用各种方式,方法向单位领导、派出所、居委会、亲戚、朋友讲大法真象。

    有一次派出所的民警在新年前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定的回答: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我利用这个机会向他讲真象,他说我也知道好,我们干这行的没有办法。他并告诉我好在家炼,别出去被他们抓着,我心里想,我出不出去你们说不了算,由于我心态很静,没有害怕。他从此再没有来过我家。

    还有一次,由于有个大法弟子被抓,不法人员当时想通过被抓的大法弟子找我的把柄,大法弟子做的很好,什么也没说,派出所警察不甘心就来我家找我,我不在家,就问邻居我整天在家做什么,或有没有人经常来我家,邻居看是派出所的什么也没讲,最后警察让邻居转告我叫到派出所一趟。我回来听说后,马上发正念铲除派出所另外空间的邪恶、黑手、烂鬼。我没去,他们从此再也没找过我。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讲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因此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是极其重要的。在证实大法中不但自己要精進,还要帮助不精進的同修提高上来。对不炼了的、似修非修的、有怕心走不出去的学员,我上门去跟他们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鼓励他们发真象材料、写信、寄信,逐渐的他们由开始不敢出来发,到后来一份、两份、三份、十几份,从先从自己的亲友、熟人开始讲真象,发展到跟陌生人讲。就这样由做的少到做的多,由胆怯突突到心态平稳,一步步走出来,不放弃任何讲真象的机会。

    回想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全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的一切智慧。在修炼中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才能使我们走好走正返本归真之路,人成神之路。


    师父不愿落下一名弟子、也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

    我是在1998年秋得法,看到了法理,知道了人生的真理。在1999年7-20之时,我也用人心在想,停止了修炼,后来想修炼“真、善、忍”做真正的好人没有错,我又学起了大法。可是不久,我的父亲被电视新闻媒体的毒害,把书给毁了,我的修炼也搁浅了。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一名弟子。

    在师父的安排下,在2003年秋天使我又与一名同修结识,同修告诉我现在是正法修炼,必须做好三件事,并把自己的经文全都拿给我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走進了修炼的行列,我的父亲弟弟妹妹姐姐都知道了真象,又都回到了大法中,做起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我家养鱼,一次坐便车买东西,本以为可以到家,可是司机却把我拉到他家住一宿。在车上时我给他讲真象,他明白大法是被迫害,大法讲“真、善、忍”,大法弟子做真正的好人。到他家后,与他妻子讲真象时,他妻子受电视的谎言毒害,说讲这些干啥。后来我向她讲明了真象,让她告诉她的亲戚朋友。她流下了泪。

    伟大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也不愿落下我们身边的一个有缘人。


    感谢师父再次救度之恩

    我家住黑龙江省富锦市,98年4月有缘得法。得法后马上去掉了打猎、打鱼的不好嗜好,戒掉了与自己形影不离的烟、酒。看书学法就感觉一个字“好”。

    转过年99年7.20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镇派出所柴所长为个人目地积极追随,领恶警挨户抄书,后又组织“洗脑班”逼迫写“保证”,非常邪恶(此人于2002年已遭恶报,坐车后排中间,连司机共5人,唯有他被撞死)。我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从没见过这阵势,一时违心写了“保证”(已发表严正声明)从此我破罐破摔,不仅随常人干起了打猎、打鱼的勾当,而且又捡回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

    就在2000年的一天,我突然发现脚浮肿,就几天功夫就肿到头上,腿肿的老粗,连裤子都穿不上,头肿的象倭瓜似的,都变形啦!在家人催促下到富锦市医院住院处住院治疗。

    当天发生一件奇怪的事儿:从胳膊上采血就是采不出来,连换三个大夫也没抽出来,大夫也觉奇怪。

    通过其它方法检查,化验、透视、诊为肾炎综合症(后转尿毒症),每天二组点滴,外加口服药。半个月过去了,一点未见好转。医生告诉家人“做好两手准备”,家里装老衣服都准备好了。

    有一个医生说:“这个病多活动点有好处”。于是我就在家人的搀扶下,常去楼前活动,没有不适的感觉。可一说上二楼去检查病,到楼梯口不是腿疼、就是抽筋,几次都是家人背上去,可上别的楼虽然费劲腿不疼,也不抽筋。连续几次都这样。心里开始犯嘀咕:师父还管我?一天在楼前活动又巧遇以前认识的功友,见面第一句话就问我“你还炼不炼(功)了”?当时我想,还炼什么呀!写了“保证”了,我也对不起师父呀!心里很难过,嘴上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吧。”

    家人不甘心,又转院诊疗,结果还是一样不见好转。我思前想后,几十岁的人了,病成这样,再往下去就得死在医院,人财两空。我自从写了“保证”后,就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了。若师父还在管我,我死不了。带着这种矛盾的心情我回家了。

    回家后,虽然不能炼功,我抓紧时间学法,由于悟性差,头几天还吃点家人弄来的“偏方”。

    一天夜里梦见师父来了,前后左右围着我看,好象从我肚子上还摘除了什么,我就醒了。当时只觉得浑身发热,自从有病以来极少小便,晚上从不起夜,可是这之后,一夜间竟起来小便五次,第二天明显消肿。这时我才真正悟到师父还在管我呀!我赶紧扔了偏方。从此一天天好转,没出一个月完全康复。邻里、乡亲们都感到惊奇,医院都判了死刑的人,怎么就好了呢?我就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

    很早就应该写出来,可觉得自己又没做好,与同修比,太差了,一直在自责。通过与同修的交流,我认识到,在我身上发生的事,这是邪恶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借大法弟子有漏,从而毁掉大法弟子,是冲着大法来的,是干扰师父正法来的。我们不能让邪恶旧势力毁掉大法弟子,使它干扰师父正法的阴谋得逞,同时也毁掉众生。

    于是我决定写出事情经过,希望其他同修从我的事情中总结经验教训,要及时认清和揭露旧势力的邪恶,保持正念,正信,坚定的走好修炼之路。

    在此感谢师父再次救度之恩,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好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