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摔摔打打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1997年4月3日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得法前由于生活的劳累困苦和心里多年的压抑,多种疾病向我袭来:心脏病、附件炎、腰疼、腿疼,连走路都很费劲了,怎么治也治不好,怎么看也看不好,家里的经济条件还很有限,那时的我已经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就在这极度痛苦的时候,1997年4月3日,我喜得大法。对大法,我如获至宝,师父讲的法都讲到我心坎上了,打开了我将要死去的心扉,使有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又有了生活的新希望。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不吃药了,走上了修炼的道路,知道了宇宙大法“真、善、忍”,知道了师父是来救度我们这些迷中众生的。伴随着学法炼功,我的各种疾病很快都好了,我连一粒药都不吃了,我又感到生活有奔头了,一天多苦也不觉得苦,多累也不知道累,对80多岁的婆婆也有耐心和善心了,对丈夫也有体贴,对孩子也很关心,对邻居、朋友也很热心,遇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问题找自己的责任。

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气候大变,邪恶势力开始镇压我们修炼人,全国上下一片恐怖。我的心里无比沉痛,为什么做好人还要被镇压?那些邪恶的警察三天两头到我家里来骚扰,无论是黑天半夜,邻居都不得安宁,这种空前的压力,给我们家庭带来了重重矛盾,就连我的身份证也被搜去了。

1999年10月,我去了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那时对法理解的不深,到天安门走了一圈就回来了。我走后,警察到我家找我办洗脑班,他们发现我不在家,就到处找我,街道、派出所天天到家里来骚扰。我回来后,他们问我去那里了,我说串门去了。恶警手里拿着一张表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恶警们把我带到了派出所,我向他们洪法,他们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对我非法拘留了一个月,还勒索我2000元钱。

2000年由于被犹大出卖,我又被拘留了45天。为了保护同修,我守住心性,挺住了邪恶的毒打和恐吓,正念走出了看守所。

2001年又一次被同一个犹大出卖,邪恶之徒为了挖资料点的来源,想尽各种办法逼我说出所知道的事情,我心态纯净,以法为师,拒不配合邪恶,被刑事拘留三个多月,连过农历新年都不放我回家。经同修营救,我又一次被释放。

2001年我又一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边喊边举起横幅。邪恶之徒把我抓起来,我绝食抗议,遣送回当地后,正念闯出看守所。

2001年,邪恶又一次把我抓去直接送到马三家教养。在教养院,我写了“三书”。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很快明白了转化是错的,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我马上声明从新修炼,继续在黑窝里学法、背法、发正念,我再一次认识到自己就是为法而来的,我不能失去大法,大法比我生命都重要。但这次错误,给我的教训太深了。我更加清醒了,我放下了根本的执著,坚定了对大法和对师父的正信。

这五年来的残酷迫害,风风雨雨中,我们摔摔打打、跌到爬起。在当前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我们所有大法弟子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每天都不能白过,让我们在神的路上共同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