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刻不容缓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我是97年得法,那时我正值年轻,梦想着自己人生的幻觉,得法后,一直似修非修,后来离开大法。可师父一直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多次点化,慈悲的呵护着我,使我2004年重回证实法之路。想起慈悲的师父,我就泪水涟涟……,我一直在想,我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精進,只有做好。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目地是与对我有相似经历的同修有一个启示,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得法的第二年,母亲(当地炼功点的负责人之一)的去世,原本修炼的全家人几乎都放弃了修炼。学法不深的我,心里茫然,也自然失去了对法的正信。离开大法,我浸泡在常人这个大染缸里,耳濡目染的都是争名、夺利、尔虞我诈,自然也就混同于一个常人,随波逐流。陷于“情”中的我,竟失去了七年用来救度世人的宝贵时光。

迫害严重的时期,姐姐也一度去北京证实法,在那严酷的环境里,姐姐没能走过来,放弃了修炼。后来姐姐各种病症接踵而来,2004年春,去北京看病的姐姐,被专家诊断怀疑是“癌症”。在生与死的十字路口,师父慈悲的点化我们,使我们又一次从心底里迸发出:不能离开大法。姐姐在同修的帮助下,毅然的走進大法,夜以继日的去证实大法,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这也使我摆脱了羁绊了我七年的“情”。

重回大法后,我如饥似渴的捧读着师尊后期的讲法,并和姐姐一起夜以继日,分秒必争的去证实法。开始总有同修问我:“是新学员吧?”有一次我不安的问同修:“我这样算大法弟子吗?配称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只要咱们自己把自己当弟子看,师父就把咱们当弟子带。”“你是老弟子,怎能算新学员呢?”师尊借同修的口,鼓励着我,呵护着我这个迷失了的孩子。

我和姐姐的一个首要任务,要让亲人回到大法中来。姥姥、姥爷已進入暮年,丧女之痛,使他们不但离开了大法,还一直被笼罩在妈妈的死这个阴影之中,我们一提及大法,姥姥便嚎啕大哭,并说是大法害死了我的母亲。我们一边向内找,一边发正念,清理姥姥家的环境,让姥姥清醒的认识到妈妈的死是因为她偏离了法,有附体一直不能摆脱而造成的,这是旧势力干的。在大法正念之场的作用下,经过我们多次的努力,姥姥虽進其它门,但大法在老人家心里埋下的种子又萌发了,现在姥姥、姥爷也能正常学法炼功了,还向世人面对面的讲真象,送护身符,沿街串户散发九评了。

经过我和姐姐的努力,放弃修炼的亲人们陆续回到大法中来,并发挥着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只有每个粒子都纯净无暇,我们的整体才会金刚不破。现在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也建立了自己的小资料点,在救度世人中,尽我的全力。

在我的修炼道路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在这正法的最后的最后,师尊让我们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是多么重要,多么刻不容缓!一位开着修的同修曾对我说:他看到一个常人拾起一份传单,马上就有数十个黑手挡住,在这的表现就是遗弃不看。而一位同修要走出来,阻碍就更可想而知了,所以我们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要有耐心,要持之以恒,要用我们强大的正念去破除对没走出来的同修的障碍。因此,我每次发正念时总加上一念:加持没能走出来的同修的正念,清除迫害他们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的一切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