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旧势力的迷惑 在被迫害中保持清醒


【明慧网2005年7月12日】事情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本没有打算写出来,但最近听闻在共产邪灵解体前的疯狂挣扎中,迫害的事例屡屡发生,于是想起自己曾经历的一件事,写出来作为警训。

2001年秋,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牵连到我,我被绑架到区分局刑警大队,邪恶没得到什么,把我关到五楼的一个套间里,警察用凳子堵上门睡在凳子上。我在想着怎么能从虎口里逃脱出去。这时听到一个声音告诉我,从楼上跳下去,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下意识的走到窗前,五楼,举架很高,下面是分局的大院,我犹疑着。这时那个声音又说,好多大法弟子都跳下去了,没事,法是超常的。我忽然一惊,谁在对我说话?谁在指使我?师父能让我这么做吗?想到即使不摔伤、摔死,以后是流离失所的路。我断定这不是师父的安排,那个声音一定不是师父。我当时惊出一身冷汗,险些上了邪恶的当。那一夜我一直发正念。

第二天,他们把我关在一个大会议室里,紧接着带進来一个卖淫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难受得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口一个不活了,没法活了,怎么也好不了了,开开窗户,我跳楼算了。但她说这些的时候一直是朝着我说。看她的警察也冲着我,学着日本影片《追捕》里的话说:往前走,不要朝两边看,跳下去,就会融化在蓝天里。然后又对我说:我给你开开窗户,我不会拦你的。语气中带着怂恿和戏谑。我眼睛盯着恶警,知道他背后的邪恶在指使他,想让我用这种方法死,要了我的命,还给迫害大法制造借口。我看穿了他们的邪恶和手段,于是,不停的发正念。不一会儿,那个女孩子平静下来了。

下午,我头疼得厉害,心跳也加快。我以为是一夜没睡觉造成的,正念开始不足。闭上眼睛想眯一会儿。这时我非常清晰的看见了我大脑的神经图,整个脉络,纵横交错,枝枝杈杈。一群魔紧紧的聚在一起,往我的一个神经交叉点上使劲顶。一个魔头还喊着:今天你就是没好了,不跳楼也得让你得精神病。那些魔拼命的用头顶,很多魔头上有犄角,这边我头疼得象要裂开似的。那一瞬间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叫神经错乱,怎么能造成神经错乱。我用功横在神经交叉点的前面,使劲的和魔对抗,一边不停的发正念。相持了一段时间,魔被灭了,但我也累得精疲力尽了。那时,师父教我们发正念的时间还不久,很多时候还用了人劲。

这时,一个警察進来说:你没事了,回家吧!前后整整18个小时,真觉得象过18个世纪那么长,好险啊!

邪恶就是要我们的命,就是要置大法弟子于死地,它们用尽各种办法,想要达到它们的目地。所以,在邪恶还没有除尽,它们垂死疯狂的时候,我们更应冷静清醒,尤其直面邪恶的时刻。

我们不是怕死,放下生死不等于去死;大法超常,但人身不是金钢铁铸。相信师父,相信法,正念正行,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千万不能走极端,否则损失是无法弥补的。细想想,选择这种做法的时候,里面有多少人心啊:最大的心就是怕面对邪恶。这时,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心都没了,对大法的影响也不想了。尽管大法弟子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但那是污点啊,而且我们的使命没有完成,众生不希望这样,只有邪恶在笑。

当然,有一些例子,从楼上跳下来摔伤后慢慢好了,也有走脱的,那一念决定着结果。但面对邪恶的时候,一定要冷静清醒,那才不失为觉者的理智。

每个人经历的不同,这是个人所见,不愿看到大法弟子在这方面的损失。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