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寻觅终得大法 历经迫害坚持信仰


【明慧网2005年7月17日】我家住农村,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家庭。父母正直、善良,在他们的教育下,我从小就有颗好善的心,看不惯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官府的贪污腐败、以权压人。特别是三年的“粮食关”和每次大小运动,百姓都是在贫穷饥饿和惶恐惊惧中过日子。父亲和大哥虽然不是“大官”,可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滚滚红潮之中,也难逃“造反派”的毒手。父亲为人清正、耿直,与专门算计别人的人无法共事,所以在运动中自然难逃劫难;我哥的亲戚去他家走访,就说他参加未名党,也被卷入红潮之中。

那时我虽然还很年轻,可是那种波涛未过、又是漩涡的感觉令人害怕,我心灰意冷、看破红尘,只想寻找净土,寻找能约束人心的心法,看了佛教里的一些修炼故事和观音传奇。可是当年在共产邪党的无神论、毛泽东的“破四旧”中,到处掀坛打庙,强迫和尚结婚、开荤,哪里还有净土、有真经呢!后来由于命运的坎坷、病魔的纠缠,促使我出家的念头愈浓,几次去皈依佛门,到寺院一看,当今和尚、居士们的言行,根本不象修炼,根本没有佛经中的东西,都是以佛的名义敲诈百姓钱财。正如师父说的“常人不知玄中妙,利用古庙发黑财”(《游恒山》),佛门净地已成了生意场所,所以我很失望,经常望空感叹:何处有净土、有真经啊?!

我一直在打听、寻找,后来有人告诉我,某处有个修道士,又修道,又能识药医病,我就请他帮我介绍,后来回话说要交2000元学费。我又失望了,因为我和14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在读初中,我靠打工维持母女生活,哪有钱拜师呢?只好等女儿能独立生活时再作打算了!可是我久治不愈的多种疾病越来越严重,又在工作时误伤了眼睛,住院几个月,我女儿从此就没上学了,母女生活没有着落。正处于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关头,有人告诉我法轮功能修身养性,又能祛病健身,我说把书给我试看一下吧。我看第一讲就明白了很多法理,开始炼功后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第一遍还未看完,我就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我多年来寻找的净土、真经吗?特别是看到师父《洪吟》中写道:“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我当即哭出了声。我很想到一个高山顶上大喊:我的缘份到了!我终于如愿了!不花一分钱,我也有师父有真经了!我有自己的归宿了!

我炼功不到一个月,大慈大悲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久治不愈的各种顽疾完全消失,真象脱胎换骨一样,女儿及亲人都为我高兴,我很崇拜师父,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可是,真如师父说的那样:“有佛就有魔”(《为谁而修》)“正法传,万魔拦”(《新生》)99.7.22后针对大法的诽谤“新闻”象晴天霹雳在轰炸着每个人,大法弟子心里都明白那是在造假,自己是大法修炼者,有责任证实大法是正确的。为了讲清真象,我依法上访,向各级政府讨个公道。谁知邪恶不由分说,抓人、拘留、抄家,从此我母女无家可归。

破坏大法的邪恶魔头为达到目地,又精心策划了一场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以欺骗毒害众生。为揭穿邪恶烂鬼的欺世谎言,大法弟子纷纷出门讲真象。

“静观丑角妖戏尽”(《洪吟(二)•下尘》),邪恶害怕它们的丑戏被揭穿,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很多同修被关進牢房,很多同修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有的被逼迫写假“四书”;千万个家庭破裂,儿女亲人受连累。就我而言,眼看万魔当道,有冤无处伸,只是向世人讲清真象就被判刑,十五岁的女儿无依无靠、无家可归。几年的牢狱生活,身体上、精神上的折磨,任何邪恶手段也夺不走我这颗崇拜师父、坚修大法的坚如磐石的决心,无论是天塌地陷我都不会放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