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劳教所九大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女子九大队于2004年下半年迁往武汉一新建劳教所。2005年1月,劳教所将原三大队一中队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搬至九大队,目地是要加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力度。恶警叫嚣为了更加有效的所谓“思想教育转化和行为矫正”,特成立专管大队。

原严管队长黄东涛调至九队任管教队长。此人面相凶恶,一脸横肉,对学员的迫害全由他与余帮清所为。

因不时有学员写严正声明,大队长鲁文军给帮教们开会时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象江河决堤一样,堵了这个眼,又冒出了个眼。”邪恶人员已歇斯底里,看见大势已去,想垂死挣扎,撕下了一切伪装,对新学员进行强迫“转化”。他们使用各种方式折磨学员。通山学员洪海华(第二次进劳教所)每天只允许睡三个小时,白天不找他谈时,要进行三姿(坐 、站 、 蹲)已有三个月了;荆门学员乔某被包夹将腿打伤,跛了半个多月;沙洋学员马学云不劳动被折抵劳教期,不出操被包夹拖住在院内转圈,背心的外套毛衣被拖了个大洞;京山学员朱正中的耳朵被包夹拧肿了,身上也被小板凳打紫了。恶警还指使包夹强行将学员的手扳开在写好的决裂书上按手印。

邪恶人员对宜昌葛洲坝郑德鈞学员的迫害尤为严重。2004年下半年郑德鈞就被单独关在一间小屋,不能与其他学员接触,且门窗都用报纸糊住,吃饭、大小便全在室内,实行高压管理,每天只睡三个小时,澡也很少洗,全天候三姿训练。有段时间竞用六名包夹看管他,分三班倒。郑德钧不配合,它们将他用绳子捆住拖到田里,逼迫他劳动,他脚踝处骨头都被拖出血来。恶警用电棍电他多次,他声都没吭一下。五月份,邪恶人员又威逼他,他誓不屈服,被包夹毒打一顿,最后他绝食,恶警才罢手。郑德钧一直用正念对待邪恶,且精神较乐观,连打他的包夹也由衷的佩服。

最近,九队的帮教少了,大部份都不愿助纣为虐,只有三、四名还执迷不悟。新学员没人与之谈话,恶警没法竟让包夹看书、抄书、让他们做帮教,这让包夹叫苦不迭。

九队的劳动也很重。早上7点准时出工,中午不休息,下午6点半收工,11个半小时只有一次上厕所的机会,每天是穿灯泡、绣花。邪恶人员还定下任务,有些五、六十岁的老年学员动作慢一些,就只能被迫在晚上加班。农忙时大法弟子还要到田里去拔花生,每人一厢,一块田有一千米长,一人一厢,半天要拔完,完不成也要被严管。

望广大学员多发正念,清除劳教所的邪恶因素及邪恶对学员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