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地震让他想起炼功而重获新生(图)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半夜里把他从床上弹到地板上。任教于台湾中兴大学的刘正义教授双眼茫然,伫立在满目疮痍中,不知从何处理。他的家位于台中县雾峰乡,整个社区围墙倒塌,地面高隆,他的家成了全倒户。

在一屋子杂乱中,他发现案头上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居然好好的没有移位翻倒。他回忆起了拥有这些书的经过,开始是他指导的研究生送他两本书《转法轮》及《法轮大法大圆满法》。但刘教授真正开始看大法书籍是1999年4月25日发生在北京“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请愿事件”之后不久。当时中共媒体极尽丑化法轮功。刘正义教授出于好奇,开始看书,目地是想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读了《转法轮》之后直觉:中共头壳坏掉了!”


中兴大学学务长刘正义

刘教授说:“整本书在教人如何修心炼功、做好人,为什么中共反对他?”为了想进一步了解,他购买了整套法轮大法书籍。“现在回想起来,从那时开始,不知不觉中,我的整个生活形态都改变了! 晚上的时间大都在家认真的看书学法。”

* 中年疾苦多 忽现生机

刘教授一向擅长各项运动,步入中年后尤好打高尔夫球。也因此,经常苦于运动伤害带来的筋骨酸痛。加以生活紧张,教学、研究、行政工作繁重,常借烟酒以纾解压力。又因个性爽朗免不了有许多交际应酬,慢慢的拖垮了身体。

1998年三月间他患了狭心症,连续发作了两次。台大医师为他做了心导管,发现他冠心动脉的左降枝与右枝各有五公分与三公分的严重阻塞区,而被医师置放了两个支架。他的结肠也有功能不全的障碍,因而长期无法让粪便成形。又因罹患痔疮,一年到头几乎上大号都带鲜血。“我经常告诉太太,将来我不死于心脏病也会得结肠癌。”刘教授说。

九二一大地震后,台中地区入夜后很寂静,没水、没电、没瓦斯。在没电不方便看书的情况下,刘教授想起了“炼功”。于是,他点燃蜡烛翻开《大圆满法》就照着书上的图解一招一式的炼起功来了。“在这之前我没有接触过气功,即使已经通读了几本法轮功的书籍,我都没有想通过炼功以达祛病健身的念头。我想这与我的医学背景有关。我的观念认为除了运动外,并没有什么好方法能锻炼身体。”

意外的,炼功后第五天清晨,刘教授大为震惊:“那天早晨如厕时,我发现我的结肠功能正常了,粪便成形了;而且痔疮引起的出血也不见了。”他这才感受到法轮功的威力。“原来《转法轮》书中所写的,全部都是真的!”从此以后他更加勤于每日的炼功,成了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

* 身心灵健康 积极推荐

刘教授的身体一天天的强壮起来,他强调,“一般运动容易过劳,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身体。法轮功五套功法温和有效,静坐更能放松身心。”而他对精神层次的追求更加重视了,“我不再流连于应酬式的热闹,而是让生活趋于恬淡自然,以拥有健康充实的人生。”

这五年多来,他的血压正常,烟酒都戒了,身体一些老毛病一样样的去除掉,而且愈来愈年轻化,虽已六十三岁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最可贵的是他身心的改变,看在家人眼里,妻儿一一随他之后得法了。

刘教授还在中兴大学成立了“教职员法轮功社团”。每日清晨,刘教授都在中兴大学与学员一起炼功,并主持每周三次的学法学法组。得法后对他担任学务长的职务上亦有重大助益。他表示:“得法之后的我,在辅导学生时更有耐心;同时也更有智慧去思索如何关怀他们。我经常以《转法轮》书中的法理,建议他们出了问题要‘向内找’。经常自我反省的人,会更有力量面对外在的困难。”

刘教授最后说:“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通常自我观念很强,符合自己想法的才肯接受,不符合的就不相信,这样的想法其实很狭隘。”他希望有幸接触到法轮大法的人,能够以开阔的眼光,花时间来了解大法并身体力行。“他们将会和我一样,透过大法真正得到身、心、灵的健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