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年学员谈病业问题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我是吉林某县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3岁。96年喜得大法。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走过了这风风雨雨的九年,回想这九年的坎坷之路,我感慨万千。想起恩师的浩荡佛恩,我禁不住热泪盈眶。在这九年的修炼中,特别是7.20以后迫害开始,我曾多次受到迫害,几次被关進拘留所、看守所。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在师尊的呵护下,都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在病业方面也出现了较大的魔难,得法前我身体病症较多(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多处长瘤等),得法后两个月所有疾病不翼而飞,显现出了大法的神奇威力。我学法后还出现许多奇迹,我一直没有写出来,原因是有一些思想障碍,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文化低,怕写不好,近期看了明慧征文,我觉得有必要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突破“怕写不好”的观念障碍,尤其给老年同修和出现病业魔难的同修提个醒,一定要真学法,正念强,才能战胜病魔。

我们这小县城老学员较多,在7.20邪恶迫害大法后许多老学员法理不清,正念不强(甚至没有正念),有许多老年学员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堂堂正正证实大法,跟不上正法進程,想学觉得法好,而又怕心较重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病业大了过不去关,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看到这种情况后觉得很痛心,虽然病业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但我还是想就病业问题和出现病业魔难的同修切磋一下,整体提高,共同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修炼中病业魔难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中表现虽是相同的,但实质是不同的。个人修炼中(7.20以前)出现的病业状态,那是在还我们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而这种病业仅仅是师父给我们去掉许多后,留下的一点点,让我们提高心性的同时考验我们对大法是否坚定。心性提高上来后达到了应该达到的法的衡量标准,师尊才给我们拿掉。正法修炼中(7.20以后)出现的病业状态基本上都是我们心性上有大漏洞,或长期不能从人中走出来,被旧势力找到借口進行迫害而出现的,说白了就是没有放下执著,三件事没做好。因为干扰正法、影响我们救度众生是旧势力的全面安排,虽然我们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可是我们在正法中出现大漏或太强的执著心放不下,旧势力就觉得干扰你是有理的;但不管在个人修炼中还是在正法修炼中,只要我们能把自己当做炼功人真学法、正念强,达到坚如磐石的心性标准,病魔和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一切魔难就会被否定。

记得97年的冬天,农历12月份的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和儿媳在石头道上走,当时我穿一双塑料底鞋,石头道上全是水,我突然滑倒,两脚朝天,头摔在石头上,立即出现了象脑袋摔成两半的感觉,不会说话,这下可把儿媳吓坏了,一个劲儿的喊妈妈,两分钟后,我明白过来了,马上就说“我没事,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又过了五分钟,我起来了,用手一摸头不但没坏,连包也没有。儿媳到现在还讲这件事,真神奇。

最近,我被邪灵钻了空子,原因是我家不修炼的老头病得不行了,儿女们每天都来围着看护他,十多天后去世了,在这十几天中我没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老头去世的第四天晚上,我说一定要把《九评》在全县铺开,就在当晚6点多钟,我上高处取东西摔下来,把脊椎骨和腰椎骨全摔坏了,根本动不了,支撑不住身体了,摔下时我就喊师父快救我,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

我硬撑着起来到炕上再也起不来了,好象肚子里散花了,里面全是疼的。儿女们都害怕了,要把我送医院,我坚决不去,我大孙子把外科大夫请家来了,大夫用手一摸说真的摔坏了,不治就得瘫痪,因是脊椎摔坏,所以五脏六腑全疼。当时我就和大夫说我九年没吃药了,我是炼大法的,几天后就会好的。三天后我听师尊讲法,晚上念大法好,真善忍好,背“论语”和《洪吟》,六天后我就求师尊加持我炼功(躺着炼),看《转法轮》,看近期讲法,十天后一只手按炕就能支撑起来发正念了,在我发正念时看见象机器人一样的大魔头站在我面前,我一直用强大的正念把它铲除解体,然后又看到共产邪灵鬼头(毛、周、邓、江、列、马),我就喊师父加持弟子,才把它们解体,逐渐我身体很快好起来,20天后就能走路了,一个月后全好了。

在病魔出现后,我经常向内找挖一下根,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魔难,主要是在我家人病重这段时间是虽然也做大法的工作,但没有精進,只是表面还做大法工作,实质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被情干扰才被魔钻了空子,另外也是邪灵看我要把《九评》在全县铺开才疯狂干扰迫害,这是我一次最深的教训。今后一定要走好助师正法之路,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最后用师尊的《洪吟(二)》--《道中行》结尾吧:

大道世间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