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

大陆某地明慧学法班修炼体会交流稿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我是一名大陆小弟子,4岁得法。我们全家都炼法轮功,大姨、二姨……许多人,是一个学法大家庭。我从小跟妈妈修炼,从来没怀疑过大法。因为真、善、忍是正的,是好的,反真、善、忍的必定是邪的,所以我[对大法]坚信不移。

一、4~7岁学法历程

我95年得法,因为岁数小,平时只炼炼功,学学法(妈妈读我听)。记得小时候打坐的平均时间是30分钟,可有一次我竟然打了50分钟,原因是因为我和妈妈比赛看谁的时间长,当时我已经坚持不住了,妈妈和蔼的说:“鑫鑫,坚持不住就放下吧!” 我说:“不。”等过了一会,妈妈把手放下了,说:“你赢了。”我当时兴奋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现在我长大了,知道那是妈妈在让我。

二、做资料,正念正行

记得小学三、四年级时,我总和妈妈去做资料,爬楼梯从来不喊累。我是妈妈的哨兵,帮妈妈把风,虽说有点象地下工作者,可因为我们是正的,我无怨无悔。当时我和妈妈在大街贴资料经常会碰见一些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妈妈总有那么一点害怕,可我从来不害怕,因为我知道有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们,所以我从来不怕。

三、去北京参加神、魔大战

在1999年,我和妈妈还有一个大姨(大法弟子),坐火车去北京上访。当时火车里检查的较严,可下了火车,坐上汽车就严的不得了!问我和妈妈去北京干嘛?我们说去玩,由于我当时也很小,警察就没多问,可是大姨就遭殃了,被叫下了车。可第一关过了又能怎么样呢?汽车每走一个地方就检查一次,我和妈妈有几次差点就被叫下去了。妈妈问我怕不怕,我说:“不怕,咱们是神,它们是魔。神怎么会怕魔呢?”我看到妈妈有些害怕时,我就悄悄趴到妈妈耳边小声的说:“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苦其心志》)妈妈乐了,乐的是那么灿烂,那么自豪。(从那以后,妈妈每提到此就欣慰的一笑。)

过了不久,我们就找到当地的大法弟子。由于上北京的人很多,我们那个院的人都是大法弟子,我们在那里集体看书、学法、炼功。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在那里住了三、四天。记得很清楚,在一天半夜,天很黑,一群警察像狼一样冲了進来。有些学员看到有警察来就大喊起来,一会儿所有人都醒了,有的大法弟子用自己的智慧走了,但走的人是极少的。我们被抓到了三和党校,那些警察叫我们靠墙站好,把我们分了好几份,他们一个一个查,比查户口的还要详细,有些人不说地址就单站一个地方。人几乎都走没了,刚刚还有1百多人现在却剩几十人了。时间长了他们也不耐烦了。

他们将抄走的大法书放到墙边。我叠了个纸飞机,并把它飞到墙角。飞一次就取回一本书,不一会我就取回了不少的书。警察都看着我乐,我们有些大法弟子就过去讲真象。人慢慢多了把警察都围住了,我们一些大法弟子就从后面的窗户跳走了,但他们还是发现了,可这时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是师父在暗中帮助我们)。过了一会妈妈想了个主意(因为当时是“十一”国庆,假期也快到了………)。不一会妈妈便把我带走了。走到火车站,妈妈说是去北京还是回家,由于当时的确有些胆怯了,就说:“妈,咱回家吧!”现在想起真有些后悔!

四、帮助妈妈走出迫害

妈妈炼功这么多年,从没受过太大的迫害,可在今年的某一段时间,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我帮助妈妈发正念,念《转法轮》、念《洪吟》,不过一周,妈妈完全走出了迫害。妈妈以我为自豪。

五、彻底清除共产邪灵

2005年,在每个小区都有许多派出所的画像牌,下面贴着红色的恶党党员的字符和恶党的标志,非常扎眼。大法弟子很明白这是共产邪灵在毒害众生,所以一定要铲除。有空我就在晚上出去溜达,看到牌我就把贴上的红色共产党员撕了下来,有些牌上的撕不掉,我就把整个牌拽掉让它彻底消除,彻底毁灭。希望大法弟子一起清除共产邪灵。

六、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在三退没发表之前,学校老师一直想让我入团,可我总觉的大法弟子不应该入团,我一直找借口不入,我也和妈妈探讨过这个问题,妈妈非常支持我。可过了不久,三退就发表了,我毫不犹豫就写出了退队的声明,也帮助家里的“顽固份子”(二姨夫)退了党。

七、总结

我现在法学的不好,每周都有小弟子学法班,可我都不能坚持,师父说的三件事都没做到等等,许多许多。

我以后会好好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