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法时期合格小弟子

大陆某地明慧学法班修炼体会交流稿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我从小体弱多病,经常住院,每年过小年儿奶奶都问妈妈:今年小年儿能在家过吗?因为在哈尔滨治不好,妈妈还特意领我到北京找专家会诊。当时被确诊为“喘息性肺炎”,专家说这个病很难治愈。因为爸爸单位有医院,妈妈在我小时候连班都不能上,只要天气一变,我就得住院,大夫都说:“给你办个户口吧!”

96年在我患病期间,我的爸爸妈妈喜得大法,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妈妈给我办了出院手续。当时我4岁,每天大人学法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玩,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好啦!大人出去洪法,集体炼功,我也跟着跑前跑后,当时真的很幸福。

可是,可恶的江泽民出于妒嫉,99年开始迫害大法。记得99年7月24日,恶警到我家抄家,强行将我家电脑搬走,我当时用手顶住门大喊:“这是我家的东西,谁也别想拿走!”

结果,它们推开我,把电脑和爸爸妈妈都强行带走了,之后我大哭了起来。我实在是想不通,人民警察怎么能平白无故的抢老百姓家东西呢!妈妈爸爸被放了回来后,我们就开始发大法真象资料、贴不干胶,让世人明白恶党对法轮功的宣传全部是造谣、诬陷。

记得有一次,邪恶在博物馆办诽谤大法的图片展,为了避免这次图片展毒害不明真象的世人,妈妈写了一封劝善的信。我陪妈妈一块送去,结果我们和很多去讲真象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扣留,并被带到华侨宾馆(实际是关押大法弟子的场所)。当时我小声告诉妈妈:别怕,向前走,没错的!到屋里后,妈妈跟警察讲我的身体通过修炼法轮功是怎么变好的。警察说:“闭嘴吧!让孩子学啥不好,让她学这个?”妈妈严肃的说:“凭什么就兴你说话,不让我们说话呢!我们孩子自从炼法轮功后身体就是变好了!”警察一听,瞅瞅我,没吱声灰溜溜的出去了。到了晚上警察摸摸我的头说:“是不是饿了,跟你妈妈回家吧!”而跟我们一起被抓的同修有很多都被关進了拘留所。

师父在讲法中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学法、讲清真象、发正念。在讲真象中我是这样做的:贴不干胶,发真象资料,写信等。记得有一次贴不干胶,我们从安发桥头一直贴到桥尾。我拿抹布,妈妈拿不干胶贴,爸爸在一旁发正念。每到一根立柱前,我用抹布迅速将浮灰擦去,妈妈将大不干胶工工整整的贴好。我发现如果有怕心,贴得不干胶就不整齐。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人们在观看我们贴过的真象资料时,我心里真高兴:又有人得救了!平时在学习之余,我也力所能及的帮着制作真象资料:刻光碟、装订、分捡、数数,虽然有的时候挺累的,但我心里还是甜甜的。

在学校,有一次我问同学,你家接到过法轮功讲真象的电话吗?他说接到过。我马上问,那你觉得天安门自焚是真的吗?他犹豫了一下。我说我认为不是真的,天安门我们都去过,广场那么大,哪能几分钟就有那么多的灭火器,还有那腿里的雪碧瓶咋烧都不变形,真奇怪!同学说可不是嘛!

有时我问同学,你家收没收到过法轮功真象光盘?他说接到过。我问那你看没看?他说看了。那你觉得他们讲的是真的吗?他说不知道,我说我认为一定是真的,60多个国家都让炼,就我们不让炼,我舅舅就在美国,他说炼法轮功的人修“真、善、忍”,可好了。

当师父发表《再转轮》退团声明时,大法弟子纷纷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在我们学法小组也進行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立即发表声明退出所加入的共青团及少先队,我也退出了少先队。

我现在除了参加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外,在家还不能做到主动学法、炼功和发正念,我知道这样做不对,达不到正法时期大法小弟子的标准,今后我会努力,勇猛精進,修去爱看电视和贪玩的执著心,做正法时期合格小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