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区中心证实大法(译文)


【明慧网2005年7月26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加拿大的越南裔大法弟子,63岁,已退休。我想和大家分享在正法期间,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之路——在社区中心证实大法。

* 幸遇大法

1998年秋天,在一个节日庆祝活动上我幸运的遇到大法。看到大法弟子们在台上表演功法,我感到很高兴。随后,我问他们教功的事。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很快的认识到这个修炼方法的珍贵。接着,1999年3月,我参加了纽约的心得交流会并亲眼见到师父,从那时起,我下定决心,要修炼法轮大法,并认定李老师是我的师父。

* 我在正法时期的修炼之路

当邪恶在中国大陆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时,我才刚开始修炼几个月,还是个新学员。但是,在师父的帮助下,我深信大法是正法,并且正在被邪魔攻击。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我知道我必须站出来护法并声援在大陆的同修们。否则,我如何算作一个修炼人?我的两个孩子还不是修炼人,理解并完全支持我。

在蒙特利尔,迫害刚开始时,无论是中国学员还是西方学员,无论老幼,都走出来发资料,在街上,在地铁站,还送到邮箱里。我们还在公园演示功法,与同修一起参加在渥太华中使馆前的和平请愿。那时,中共向全世界散布了很多谎言,人们很难理解我们。

为了接触到更多的人,我们在各种商场和自由市场组织了很多活动,参加了许多游行和节庆活动等。人们很喜欢我们的莲花、大法音乐以及舞蹈。当他们知道了发生在中国的邪恶迫害时,无不表示深切的同情,有的人还想帮助传播关于迫害真象的信息,或组织活动让我们来讨论发生在中国的对人权的践踏。但是,在那时,大约是2000年和2001年,在旧势力的干扰下,无论常人有多想帮忙,也难以有效的帮助我们。

于是,我在想有什么办法让更多人深入了解大法和这场迫害。很幸运,一天,一位女士来找我,她说,“我看到你在外面专注的炼功,而且和孩子们一起玩并教他们炼功。你一定精力很充沛。你想不想到我的社区中心来设立教功的课程?我是那儿的成人活动的负责人。”

那是2001年的9月。我非常高兴,因为加拿大的冬天来的早并且很冷,我很难在外面演示功法。我赶紧接受了她的建议并一起努力在社区中心设立了第一个法轮大法的教功课程。很多有缘的学员在这里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之门。我联系了其它的社区中心让他们把法轮功加入他们的活动中。在师父的帮助下,一切都很顺利。许多社区中心都很欢迎我们。无论工作日或周末,白天还是晚上,在蒙特利尔的四周,我们都有地方让人们来学功。

* 怎样运作

通过这些课程,我的愿望是证实大法和讲清关于迫害的真象,并帮助有缘人得法。每次课开始时,我都说,“请不要认为我是老师,我只是一个学员。李老师才是真正的唯一的师父。在我们这个法门里,没有等级,不收钱,没有组织,没有政治目地,也没有宗教形式。学了这个功法后,每个人都有自由在日常生活中信奉或不信奉他的法理。我们尊重你们的选择。”然后,我逐步的介绍5套功法、大法的历史和在中国的残酷迫害。

* 效果

课程开始后,有的人离开了,也有新的学生進来。有些人来学如何放松,但他们对法有所保留。因此,我总是把重点放在学法上。在师父的帮助下,一般情况下,我们的课都很顺利,每个人都受益。我们之间建立了真诚的友谊。在课程结束时,每个表达想继续炼下去的学生都获得了炼功音乐的CD或磁带。有的得到了《转法轮》,有的则到互联网上去下载。

在每个课程的结束时,我请人们写一个他们对这个课程的感受的总结。一般来讲,他们觉得很好,放松,睡眠很好,经常可以戒除喝咖啡或抽烟的瘾好,对孩子更耐心了,内心更加愉悦,喜欢课上的很强的能量场,腿疼、背疼、肩膀疼减轻了……有的人天目马上就开了,可以看见光或者法轮。有的人对大法书有疑虑,也有人非常喜欢大法书。有的人没觉得他们的病被治好了,但他们很喜欢“真善忍”的法理,并表示一定会在生活中时刻记住他。

在那些课中,有时我会碰到很特殊的人:同性恋者、坐轮椅的残障人士,患有失眠症、压力大的、患有肥胖症者等等。有时,有老朋友回来考我一些问题。基本上,每个人都喜欢这门新的功法,并了解中共迫害的邪恶。

而我自己,在这些课中学到了很多。开始时,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问题,但渐渐的,我在法上的认识提高了。当我发自内心的讲时,事情变的容易了。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把法放在首要的位置,而不是证实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 一些小故事

我想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些神奇而令人高兴的故事。有一家很有名的免费报纸,每天在蒙特利尔很多地铁站前分发。一次,我去它的办公室想登一个关于在社区中心的免费法轮功教功课的广告。负责广告的经理问我:“你们的法轮功课程真的是免费的吗?”我说“是”。在我向她讲了真象后,她说:“既然是这样,那从现在开始,我一直为你们免费登广告。”到现在,广告每天出现在这份报纸上已经几年了。通过这个免费广告,很多有缘人给我打电话,询问关于法轮功课程的信息。善良的人真是令人惊叹。

曾有一家印刷公司以很合理的价格为我们印传单。一次,我给他们的经理写信讲法轮大法学员在中国遭迫害的真象,并告诉他我们要让更多人了解真象的紧迫性。从那以后,他告诉他的员工以极其优惠的价格为我们印传单。我们因此有了更多材料发给民众。直到现在,这家公司被卖给了另一个业主,但仍然为我们提供这项特殊的服务。

在向公众发资料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我出外乘车、乘地铁时,以及在几乎所有的场所,我都在发大法的真象传单。传单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迫害的残酷以及我们炼功点的信息。在迫害的初期,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当时那真是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相当大。”那时,很多人不愿意接传单。现在情况真的好了,好多了。大部份人都接我们的传单,看一眼传单后,他们微笑着向我表示感谢。有时,我遇到很少见的“恶劣”的人,他们在我和众人面前撕毁传单并扔到地上。由于我对对我们传单的各种态度都习以为常,我保持冷静。一次,一个看起来象牧师的严肃的男子,在看到这样的场面后,用清晰而有力的声音对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微笑着对他表示感谢:“我会的!”无论如何,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是我的职责。我非常渴望给中国人传单。他们大多都不接传单。所以,我有时试着先和他们交朋友,说:“我不是中国人,我是越南人。法轮功真是好!”我真心诚意的说,他们笑起来,并接过我的传单。有九评时,我也给他们九评。

夏天,很多社区中心都关闭。所以,我通常在开阔的地方开辟一个新的炼功点,靠近泉水,蓝天、碧草和五颜六色的鲜花。今年的炼功点是沿着一条宁静的小河,在桥边。很多人经过这里,走路或骑自行车,乘电车或汽车,甚至是乘船的观光客。我每天在这里炼功,展示功法给我的新朋友们,我也希望一些来自中国的官员能看见我们,并发现法轮功受到外国人的欢迎。我也希望我们在中国的同修们能感到欣慰,因为我们的伟大的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他。

除了这些课程之外,我也努力帮助法文版大纪元在当地的发行、翻译及广告营销。我也和越南裔大法学员的小组一起工作,主要是翻译文章。很多面向越南人的材料已经有了。比如,《转法轮》、广州讲法录像等。有至少5个越南文的与大法相关的网站。它们虽然没有完整的包括原始的中文或英文网站上的信息,但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使它们具有即时信息。

我想感谢我们在大陆的同修,你们的承受难以言表。我们每天所做的都是为了支持你们对邪恶的抵制。在海外的同修们,你们真的了不起。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在人世间做了这么多事。感谢你们的所为,无数生命为大法所感动。一天,在地铁上,一个人看到我的法轮徽章,他对我说:“我在温哥华看见你的朋友,我支持你们!”我感到温暖并为同修们感到骄傲。

谢谢您,师父。我,即使只有有限的能力,仍被允许做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在很多情况下,当我想到师尊,想到大法,想到我们海内外的同修们,我就能做好我该做的。也有些时候,我看不到我的缺点,在心性关前徘徊。然而,当有人在街上向我打招呼,并说:“Thanh,你还在教法轮功课吗?”我就觉得非常幸运,如同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即使我还有很多执著心。当有新的朋友感谢我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他们时,我真诚的纠正他们说:“请不要感谢我,我只是一个学员。让我们感谢师父以他无量的慈悲给了人这无比珍贵的礼物!”在我心中,我知道我们永远也无法足够的感激和尊敬师父和大法。只有每一天、每一分钟都真正的努力提高自己,在魔难中,在严酷的考验中,在心性考验面前,那时我们才能真正表现出我们对师父和大法的真正感激。只有当我们圆满时我们才能报答师父为我们承担的一切苦难。

谢谢您,师父!
谢谢你,同修们。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