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正念正行(二)


【明慧网2005年7月27日】(接前文)

* 第二次正念闯出拘留所

第二次被抓是因为被同学举报给公安局,并把我的行踪告诉了他们,这样我又被关進拘留所。他们把我当作重要负责人,上报到有关的最高机构,还很搞笑的偷拍制作个什么法网追踪电视节目,也准备邀功请赏,总之,他们自己折腾的很热闹。为了重点审问我,所以将我和所有被关押的弟子進行隔离,将所有其他的弟子全部转移到另一个房间,我的房间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这里有十几个被关押人员。進去后,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一些问题,为什么会被抓?我的执著在哪里?找到问题后,我开始思考在这里应该怎么做?我的第一次被抓是和很多的弟子们在一起,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应该怎么正这个环境?于是我每天开始背法,《洪吟》、《论语》,还有我能背下来的经文,每天除了睡着了,其它的时间都在背法,没有一刻的停止。我不聊天、不玩牌,甚至他们讲笑话我都不会去笑一下,我知道我的时间是用来修炼的,除了休息的时间我从来不躺着,总是双盘坐着,如果站着,就抬头挺胸的站着,从不低头。只要说话就是讲真象,别人不愿意干的活我都去做,每天如此。很快的监室有人开始和我一起背法,和我一起学功炼功。接下来他们找来扑克牌,向警察要来一支笔芯,奇迹般的将扑克从中间撕开,让我在白纸部份给他们写了4套《洪吟》,有一套还在十几名警察的面前安全送到一个判死刑的犯人手中。

在这里,我很严格的要求自己,因为我知道这里的时间都是为了证实大法,我要让这里所有的人都认识大法,每个人都会背几首《洪吟》。有两个人已经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全部背下了《洪吟》,并开始炼功。有一次我因为炼功警察罚我,我不接受处罚,继续炼功,其中一个新得法的学员也和我一起炼功声援我,我真的为她高兴。在这里,我赢得了监室里所有人员的尊重,她们主动的保护我,愿意和我说话,愿意听我讲真象,有困难和矛盾愿意找我,让我帮助解决。我发现我的每一念都能带动他们。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了,师父对我的要求也很严格,让我尽快闯出牢笼。记得有一天我坐在窗边背法,有那么一会儿我的思想没有在法上,我听到他们说话和玩闹了,我笑了一下,之后,我的头重重的被按在暖气上,……。周围没有人撞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抓紧背法,思想不能溜号,一分一秒都不能离开法,这是师父对我的要求。

就这样,由于我在法上,经过了一个又一个考验,犯人背监规时我背法,监规我一句也不背,来人检查时也不叫我背,提审威胁说至少判我一年半等等,我就象没有听到一样,就做我该做的,除了大法什么都不想。一个月过去了,这里的环境变了,原来的骂人声音没有了,打人现象也没有了,人们开始互相关心,对新進来的人都去尽量关心和安慰她们。这里就象一个大家庭,她们自己也说这里现在变化太大了,每天都很快乐。看到这些变化,我想:这里的使命完成了,我该离开这里了。第二天,管教来了,说我可以走了,是取保候审。出来后知道,我的家人和老公一直在营救我,这是我们里外配合的结果,就这样,我回到家。

* 结束流离失所 正念回到家里

回来不久就是元旦,派出所又开始监控,到处有人监视我。我不予理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到了快过年的时候,他们更加疯狂,对我说必须写不去天安门的保证书,出门买菜、去商店,都要去居委会汇报登记批准。我说:你们这是违法,办不到。之后他们开始密谋如何迫害我。我知道情况复杂和严峻,于是将家里所有的真象资料在三天之内全部发出去。这时不停的有电话告诉我哪位同修又被从家里抓走了;师父也在以各种方式点化我,告诉我处境危险。我最后决定不离开家,不配合邪恶。这时候有个同学有事情让我帮忙,我去了她那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动手了,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抄家、录象。丈夫告诉我抄家的事情后我想:让他们找不到书,因为书是师父的(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发正念)。结果抄家一个多小时,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就连镜子边挂着的师父的法像都没有看到,几十本书安全保存下来。我回家时看到有的书被翻在地毯上扔着也没有看到。就这样,他们想先抄家,找到书籍和真象资料后再定罪的阴谋破产了,没有找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最后还是丧心病狂的将我的房子查封了,我被迫流离失所。我知道是自己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才有这样的魔难。找到自己问题后,我想到的是应该怎样走好以后的路。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尽管我还不知道前面路的怎么走,但我知道师父都会告诉我,只要我坚信师父,只要我在法中。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丈夫约定在外边见了一面。我告诉他:我要断绝和亲人的所有联系,坚决不让他们找到我。因为我没有地方呆,丈夫要开车送我去外地亲属家,我说不去,这里是邪恶的中心,其他的同修進不来,这里需要我,我不能选择逃避!我决定再艰难我也要留在我应该在的地方证实大法。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因为他们为了找到我,查遍我所有的亲人的家,甚至他们的厕所都搜查了。这件事告诉我:哪里最安全?在法中最安全!达到了不同层次的法对我们的要求的标准就最安全!

漫长的流离失所生活开始了,没有家、没有了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没有了住所、没有了亲人和朋友,我心中只有大法,所以尽管生活艰难,我很快乐!在一年的时间里,尝遍了酸甜苦辣咸,感悟到了大法弟子在最艰难的时候,想到的不是怎么生活下去,而是怎么样去救度众生,这就是大法修炼出来的慈悲!为了找地方住,我放下知识份子的架子去做保姆,两次在师父的保护下躲开警察的抓捕,我在许多人家住过,直到最后我再也没有地方住了。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我走在大街上,到处打电话联系住处,联系几个同修也没有去成,因为不方便,常人的朋友就更不方便了。我在路上漫无目地找不到住处的时候,开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为什么大法弟子会没有住的地方?不应该!大法弟子应该在堂堂正正的生活、工作环境中证实大法,大法弟子是最有福气的,怎么会流浪大街呢?我有家为什么不回家?我为什么要承认他们对我的迫害呢?我为什么不自己打开房门回家呢?不回家就是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害怕的应该是邪恶!我不能再躲避,我要面对这一切!想完这些之后我找到同学,在同学家住下了。当天晚上我做个梦:警察在后面追我,我在前面跑,突然前面没有路了,都是雪山,走進就陷下去,也爬不上去。我只好不跑了,从容面对追上来的警察,我不害怕了,其中有个警察在给我拍照,我说让它曝光,就看到这个警察将胶卷拿出来全部曝光了,他们也动不了我。醒来后我明白了师父在梦中的点化,师父已经告诉我了正念的威力。我决定开始做回家的准备。

当我有回家的想法后,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化,为我能回到家安排着:派出所通过老公给我发出2次最后通牒,让我在他们规定的期限回去,可以宽大处理。我对老公说:我一定要回去,但不是他们安排的时间。我提出三个条件:一是开封房子;二是不写保证书;三是不去洗脑班。如果同意我就回去。他们同意了我的要求。就这样,我从新回到了自己的家。 

* 坚定正信正念 清除设备障碍

由于正法的需要,我建立了小资料点。这又是一个全新的修炼环境。我开始遇到的就是设备关。电脑和打印机经常出现故障。多次找厂家维修都修不好,又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毛病。最后我决定不维修了,在自己的心性上找问题,比如如果打印机不归位,我就想最近我有什么问题基点不对;如果打印机打打停停或卡纸,我就找自己是不是最近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连续;如果墨盒不出墨,就找找自己是不是在某方面停滞不前了……,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同时发正念清除后,所有的设备都能正常运转了。之后每遇到问题我都不会再找维修人员了。因为我悟到:所有的设备都在和我们一起同化大法,如果出现问题,就要帮助他们,同化后问题就解决了。我们提高了,所有的设备也就变好了。有多少次,表面上看,设备已经不能用了,我也决定换新的,但我又不忍心,因为我有责任救度它为大法所用。所以在我坚定的发正念后,它又开始工作了,我的打印机经常让我感动的流泪。我知道它很辛苦,又很努力的排除干扰为大法工作着。对于它,我经常会由衷的说句:谢谢你!你辛苦了!在它出问题不工作的时候,我经常会将我的手放在打印机的机壳上,对它说:你一定能行!我相信你一定会变好的!我们一起同化大法,一起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所以你要做好!我很欣慰的是每次都没有辜负我的努力,每一次也都增加了我的正信和正念的威力!

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万物都是生灵,“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转法轮》232页),如果我们的层次达到了法眼通的层次,法对我们的要求就是善待所有的生灵,并为法选择,为法所用。为了对众生负责,要爱惜我们使用的所有物品,因为这是我们的慈悲和我们对法的正信的体现。

* 面对众人讲真象发正念清除邪恶

有朋友想介绍我做产品直销工作。我知道大法弟子不能做传销,但想到我遇到就不是偶然的,所以我决定参加他们的一次聚会,为的是向他们讲真象。这次聚会有30多人,活动内容就是吃饭、唱歌。我一直在寻找机会讲真象,我知道只要我正念坚定,师父一定会给我安排的。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主持人把我拉入大厅中间,要我给大家唱首歌,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讲真象的唯一机会,我必须做好!于是我接过麦克风,说出下边这段话:大家好!很高兴有缘和各位在这里相识,我很珍惜这样难得的一次机会,在这里我和大家说几句心里话。我和大家不同的是,我是一个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的人,我有自己的坚定信仰。为了“真善忍”的信仰,由于我的不放弃,我付出了三次被抓捕和一年流离失所的惨痛代价,在迫害中,我真正体会到了真善忍的力量,我更加知道真诚、善良、宽容在我们生活中是多么的重要和珍贵。我愿意将美好带给大家,为了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我希望在座的所有人请你们用心记住三个字:真、善、忍!

我的话音刚刚落下,全场给予了热烈的掌声,主持人从我手中抢过话筒重复说:“大家记住了吗?真!善!忍!”此时,有几个人从台下手拿花束过来向我献花,并和我拥抱握手。这个结果完全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知道师父在加持和鼓励我。整个聚会结束了,大家合唱一首歌,在他们唱歌的时候,我穿梭在他们之间,将带来的所有真象资料和护身符发到了每个人手里。歌唱完了,我也发完了。这时我听到了门外警车警笛长鸣的开到歌厅。我知道警察来了,我镇静一下,开始背法《洪吟·怕啥》,我一边背,一边往出走,一边发着正念,这时警车离我坐的车不到2米的距离,警车门已经打开。我发着正念,背着法,上了朋友的车。直到我们的车离开,警车里的警察还没有下来。回到旅馆,我几乎一夜没有睡觉,一直加大密度发正念,直到安全离开那里。

回去后,我和所有的人失去了联系,我明白这次聚会机会难得,由此我认识到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每件事可能都不是偶然的,可能都有需要救度的众生在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只要在法理上去悟,就不会错过师父的每一次安排;只要溶于法中,坚定正念,就会化险为夷。

在修炼的路上,我也曾经摔过跟头,也有很多时候做的不尽人意,但我会更好的学法,以法为师,清除一切障碍,作好三件事,救度众生,随师父圆满回家!

以上认识和看法受修炼层次所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