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一个女大学毕业生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5年7月18日】师父在《路》中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一直以来,认为自己没什么可写的,感觉自己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得步履蹒跚。我今天提起笔,是悟到我们大法的网站是靠大家共同维护的,我们都有责任投稿,共同精進,比学比修。再者,我也想回顾一下自己的修炼过程,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更好的救度众生。

(一)進入资料点

在得法前,我是一名令人羡慕的大学毕业生,有着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由于去北京上访,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回到了老家。2001年底,由于缺懂电脑的学员,我又有想做大法工作的愿望,于是,我就進入了资料点。其实,我对电脑也不太懂,只会简单的打打字,且打字的速度也很慢。但我想我是大法的一粒子,只要正念正行一定会作好大法工作。没想到刚進入资料点两个多月,协调人被抓。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安然脱险,并安全的转移了电脑设备。

当时是2002年,是邪恶还很猖狂的时期。协调人被邪恶迫害后,资料点一度处于停滞状态。由于被抓的同修承受不住,说出了我的名字,邪恶人员开始拿着我的照片到处抓捕我,当时我心理压力很大。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想不能再等了,同修已经断了两期周刊了。于是我们又找了一处房子,开始上网,后来与懂技术的同修也联系不上了。由于救度众生的需要,我们需要打一些图片,机器买来后,却不知如何注墨。于是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由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没有因为技术上的障碍影响了正常的大法工作。

那时候,很多资料需要排版、编辑,我又不会,我就想,大法会开启我的智慧,于是,我用鼠标点一点,一下就知道怎么做了。有时候,将网上排好的资料下载下来,看看他们是怎么使用的“文本框”、“艺术字”等。有一次,需要图片与文字混排的大张粘贴,我却怎么也弄不出来。晚上睡觉时,有人在梦中演示了一遍操作过程,醒来后,打开电脑,照梦中的情形一操作,果然排出来了。

别的同修认为因为我是大学生所以才懂这些,其实不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当我的那一念符合了法,大法的威力就在我身上展现。那时候,同修们普遍“等靠心”很重,即使在一起住的同修也由于观念的障碍对电脑望而生畏,所以上网打印等只有我一个人来做。那个时期,资料点出事的比较多,后来全市就剩我这一处上网点,而复印点有时也因种种原因运转不下去。有时我就用两台喷墨打印机打印周刊,还要给别处提供下载的资料。

有一天,却怎么也上不去网了。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怎么发正念也不行。同修们也很着急,后来我静下心来想了想,决不能耽误救度众生的事,怎么办?换了一种方式上网。但怎么设置呢?我和周围的几个同修一起发正念,我坐在电脑前,对着电脑说,你是来救度众生的,一定会配合我们作好证实法的事。结果没用几分钟,就打开了明慧网的页面。同修们围过来看,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默默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又一次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二)继续做资料

2002年末,由于另几个资料点遭到严重破坏,当时有十几个学员被邪恶抓捕,牵扯到我们资料点。邪恶人员派了大量警察和便衣拿着我的照片到处找我。当时邪恶人员认为抓到了我,我们这一地区就没人能上网了。我安全的离开了那个地区。我刚刚离开不久,在我住过的小区有人认出了我的照片,说就在这附近见到过我。邪恶人员忙了半天,也未得到任何它们想得到的。

到了另一个地区之后,我的状态不太好,怕心很重,同时个人生活也遇到了困难。辗转之后,我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区。我当时跟姐姐和她的孩子在一起。在旅店落脚后当天下午就找到了房子。这时我们三人身上都长了疥疮,非常难受。大概过了一个月,我觉得不能这样消极等待了。另外,我得知,我原来所在市的资料一直中断着。我感到了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的心情很沉重。当时也反映出很多人心,觉得为什么那么多的大法弟子不为我想一想,还在等靠。但通过不断的学法,我去掉了自己不平的心,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

我由于流离失所,租房子有一定的困难。因为很多房东会看身份证。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神在证实法,一切都是超常的,下午一定能找到房子。学完法,发完正念,我一个人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街道上,心中充满了宁静祥和。很快,我就找到了房子,房东人很好,只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有几次她的嘴张了一下,好象想问什么,我就发正念,她马上什么都不说了。真是神奇,这处房子是刚刚盖起来的,楼下、左右都没有邻居,这样打印时就消除了有噪音的顾虑,就是在这处房子,我打印了很多资料。

刚开始住進来,我第一次感到了孤单,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而我要一个人处理很多事情。有时,亲情也往外返,由于这场迫害,使我们家破人亡。父亲由于承受不住亲人被非法关押的打击含冤病逝。我的母亲和亲戚还在被非法关押。而姐姐带着幼小的外甥也在外面流离失所。我一个人静静的面对这些机器,感觉很难。我拿起师父的讲法,正念越来越强。这些人心马上在洪大的佛法面前熔化了。我向师父双手合十,心里跟师父说,我一定要做好。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开始做证实法的事了。

(三)找工作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逐渐遍地开花了。2003年下半年,我逐渐意识到我的流离失所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由于常年流离失所,再加之做资料所用,家中几十万的积蓄几乎快花完了。起初我的小外甥被迫辍学,跟着我们流离失所,其实大法小弟子也应该上学,但苦于无法开转学证明,又要花很多钱,只能不念书。当时资料点资金也不充足,有些流离失所的学员生活上也很困难。我想我应该走出去找份工作。这样能解决我们自己的生活问题,有条件的话,还可以帮助其他学员,我应该在这方面走正自己的路。但怎么找呢?真是两眼茫茫。

我最初去一家烧烤店当了两天服务员,不仅体力上比较累,工作时间也太长,最主要的是这根本就不是我的位置。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我这没有工作也是旧势力所为。我想我在常人中能够取得一定的学历决不是偶然的。我取来了学位证书等,我一定要突破旧势力对我经济上的封锁。紧接着,我進入了一家公司,一个月后换到了另一家公司,当然工资也在直线上升,由原来的500元变为2000元。

在这过程中,我感觉最难突破的是我没有身份证,而且邪恶人员还在通缉我。但我坚信我是大法的一粒子,谁也动不了我,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因我的工作有时要去银行汇款,所以需要身份证。我就发正念,让这摊业务分派给别人,但没过多久,还是轮到了我头上。我不知如何开口,但我想遇到问题不能绕开走,师父讲过讲真象是万能的钥匙。第二天,我向主管讲了真象,并把我受迫害的情况告诉了她,她感到很震惊,说在当今的文明社会还会有如此残酷的迫害发生。我就讲了我在劳教所,恶警们如何用电棍电击我,对我这样瘦弱的女孩,它们都能下狠手。

主管听了我的经历后流泪了,告诉我,她一定会帮我。由于我入公司后,按照大法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所体现出来的境界令她折服。她说,从你身上我就能看出电视上宣传的是假的,象你这样的好人太少了,你的忍耐性太好了,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说,我学大法前非常任性又自私,都是大法改变了我。

就这样,通过讲真象我开辟了环境,后来老板等都知道了我的情况,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也明白了大法的真象。

(四)建立个人资料点

我深知在我流离失所的情况下,我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切都源于师父对弟子的精心呵护。我将每个月的收入拿出一部份做资料或帮助流离失所的同修,虽然很微薄,但我却深深的体会到挣工资的同修拿出一部份钱是很不容易的,以前我在资料点的时候感受并不深,所以珍惜的程度也不够。有的时候觉得花的是自己家的钱,还觉得挺有底气,可想而知人心有多重。在这期间,也暴露出我的很多不好的心。比如,有的时候会有不平的心理,特别是经济比较紧张的时候。想到自己家从99年7.20后,几十万元的钱几乎都花光了,现在落得这么困难,竟未给自己留任何余地。但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认识到这是多么肮脏的一颗心,还在跟大法、跟师父讲条件。在证实大法中不存在“余地”,我们的一切都是大法所造就的,还有什么是自己的?放不下的都是人心。

心性提高上来了,很多事也就不难了,真的象师父所说的“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无阻》)。我开始利用公司的资源上网做资料,建立了个人资料点,我想资料点遍地开花,如果人人都能从自我做起,也就不难实现了。有条件了,我还提供给其他同修资料,如果有人想学电脑,我会尽我所能教他。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很多体会,意识到我们的证实法工作是修炼,而不是工作,如何扎扎实实的在每一件小事中严格要求自己,在证实法中真正的正念正行才是最重要的,任何形式上的东西都不是实质。我们在法中的心有多么纯净,就能达到多大的救度众生的效果,而不在于印了多少资料,发了多少资料,关键是能在做事的过程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修正它,以使我们所做的事越来越纯净,真正的达到救度众生的效果。

(五)去北京

师父在《路》中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

我们大法弟子的金刚意志可以忍受一切痛苦,但我们不是为承受痛苦而来的。我发正念时一直清除对我的非法通缉,坚决否定流离失所,因为这些本来就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不能承认的。后来我回到了家,当我拿着补办的身份证时,我深知这是全球大法弟子共同清除邪恶的结果,更是师父对弟子的鼓励。

在几年的流离失所生活中,我饱尝了没有身份证所带来的不便。我一定要利用自身的条件更好的证实大法。当时正值国外学员汇聚曼哈顿讲真象,我产生了去北京的想法,想到去北京,但安逸心和怕心极力的阻挠我。刚到北京时,找工作阻力很大,最后兜里只剩下200块钱了。想想又要找工作,又要找住的地方,人心重的时候,感觉前面好象没有路。我第一次深刻的感到北京这个地方确实是邪恶的中心,每向前迈一步都很难。由于暂时住在别人那里,人又比较多,发正念和炼功都不能保证。晚上躺在床上,我沮丧的想还是回去吧。下半夜我一阵胸闷,醒来后我赶紧发正念。这时,我想起了赵明,那位清华大学的高才生,还有团河劳教所。我想只要我在北京呆一天,哪怕是一小时,我都要铲除这里的邪恶。

我集中念力铲除北京团河劳教所和女子新安劳教所的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我足足发了一个小时,睡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团河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说是提前释放了。他们对我说:“还不是因为你给我们发了正念。”我一下子就醒了,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一定能开创出这条路,在北京好好证实法。

之后我很快找到了工作,收入也颇为丰厚,也有了相对比较合适的住处。这一切历时也就一个多月,但我却象经历了生死一样,身体也受到过攻击,发烧浑身无力,经向内找和发正念,很快就过去了。这样,我就开始了在北京的证实法之路。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的一段讲法共勉:“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