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才能有更大的能力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前些日子在每一次与同修的交流中总是常常听到这么一句话:“在目前已经是最后的最后了”,每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总是很讶异自己怎么无精打采的,丝毫没有紧迫的感觉。师尊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经文中也说:“在救人的问题上咱们紧张点,就行了。”我在想我到底怎么了,就没有以往的那种救度众生的急迫感呢?

这一段日子,体悟到讲九评的重要性,因此穿插着以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情况以信件和网上聊天的方式讲九评的真象和天安门的自焚伪案。因为跟网友的信件往来多一些,在讲清真象中发现自己的心性和讲真象的效果好坏紧密相关着。从中我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修炼路上存在着不少问题,也渐渐的开始体悟到时间的珍贵,正视起自己的修炼状况。因为在不经意中而浪费掉很多时间,在求安逸中我没有尽到我该尽的责任。这些年下来几乎没有一天忘记讲清真象,甚至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讲真象,因为已经和我的生活溶为一体,好像跟家人说说话聊聊天那么亲切自然,但是为什么我心里总觉得苦,没有当时的那颗不愿错失任何一个与我接触的大陆同胞了。真象仍然在讲,但是我发现我心不那么慈善,正念不那么强了,我往内找为什么呢?我的修炼出了什么问题了呢?我想在这儿提出来,希望能互相提醒,共同勉励。

师尊《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上说:“大家学法的时候思想不能静下来,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我知道自己存在很大的一个阻碍,天天都在坚持学法,但是没有做到师尊说的静下心来,我在学法时,没有做到什么都放下,因为焦急的想要赶快处理一些事情,甚至有时坐在电脑前边读法边按键盘,想想不但学法上白学,更严重的是对法的不尊敬。

师尊《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说:“放下更多自我的时候,证实法的智慧就会自然而出。”我找到了自己修炼上很大的一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放下自我。讲清真象中因为自己带着一些后天的观念,无形中没有发自内心的珍惜对方来得真象的机缘,不够耐心和慈善,致使有些生命因此不愿听真象。更甚者有时连与同修交流心得时都没有放下自我,自己也没察觉是带着很重的欢喜心在陈述着心得。这样的心不仅阻挡了救度众生的路,也成为自己修炼路上的一堵墙。再有一点,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沉迷于和一位网友聊天,哪怕他的家人我已经都讲过真象没有误解了,哪怕这个网友都认同大法也要我帮他退党了,我还是一直花很多时间跟他语聊。除了浪费了很多时间外,我发现自己是在助长求安逸的心。看到同修很精進我不但没有比学比修,反而有份莫名的压力感,因此有意无意的跟这个网友聊天,觉得很轻松。其实不只是助长了对这份情的执著,也在用低标准对待自己,放松自己。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但当我意识到这一些问题时,我痛定思痛的下了决心好好的从内心提升上来,真的有所改观了,我体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以很多实例鼓励着我。并没有像我自己在没做好时所想的,我还能不能修?师尊还管不管我呢?网友不断的主动找我了解真象,而且大部分都是很理性的交流,在交流中我不再是一味的想要告诉或改变对方什么。总是平心静气的听着对方的心声,结果对方有的对我说:“我相信了,我真的相信了。”有的对我说:“我也想多了解一点。你给我讲讲吧!”还有的写信跟我说:“今天我这人太多,不敢多讲。等你上线了再说,衷心希望你能及时联系我,发短消息到我手机上,我立即上线!真的我有太多话想说,就怕大陆警方发现,有苦难言啊。”众生真的越来越清醒了。有个网友来信说:“我仔细的看过,认为这部影片说得比较有理性,分析也比较全面。”“在天安门事件当中,我觉得为什么共产党认为法轮功是X教,我想背后肯定有原因的。也许是借这次事件来故弄玄虚,转移视线,来掩盖其他事件背后的真象。”还有不少人问我:“我怎么样才能学呢?怎么样能得到更多资料呢?”

还有的主动跟我要九评的资料,看了以后给我留言:“我要退团”。还有个网友一开始误解我们的。我在回完信后照例留下我的帐号。因为他才有电脑不久,不会收文件,打字很慢,也没有麦克风能跟我语聊,最后透过电话他听了真象也学会了收文件。自己会从安全的软件上去明慧网,还要我多传几本大法书给他。第二天他跟我发讯息说:“我昨晚看到凌晨2点、高兴。”隔两天他问我什么是发正念?又隔了2天问我:师父说的是哪三件事?他说他下定决心好好修炼大法。于是我传给他师父的教功带和炼功音乐。他说太棒了!短短几天学会了5套功法。并且问我怎么样能去掉自己的魔性,怎么样能过好心性关。前后不到10天,他给我讯息说:因为他20年的烟瘾已经戒掉,身边的朋友受到很大的触动都想要了解大法。因为他的精進也使我得到很大的促進。当我真正正视自己存在的问题时,讲真象的效果也明显的不同了。

这些天我遇到一个已经没有再修的学员,他说的隐隐约约的,我跟他说退党的消息,他只说他怕员警来了,急着下了。于是我将师尊在大纪元上的退团声明寄到他的信箱,我对他说,我们是同心来世间的,针对性的告诉他师尊提到的相关的法,鼓励他回来。第二天他给我留言说他要我帮忙退党。回我的信中说他哭了。从中我体悟到如果我们遇到大陆同修或曾经是学员时,为了他的安全如果不能多言,也至少将退党网站和资料给他。

以上是我最近的状况,我想交流的是我深深的体悟到师尊说的一段法。师尊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说:“作为大法弟子面对的,就是成就未来最好的生命。所以对大家来讲,心性的要求,也就是对你们作为修炼人能够达到的标准,在这一点上是不能含糊的,一定要达到标准的。”正法的脚步虽然这么的快速,但是我目前个人最深的体悟就是更要在心性上把自己提升上来,不管有什么执著心,不要自责,要下决心要坚持走正做好,就像师尊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对我们的叮咛:“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得过来。”师尊在经文“也棒喝”中说:“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关键是怎样对待。”这一次我放下我能意识到的不好的心,真诚的说出自己的心得,希望能跟同修共同勉励,也意识到当我提高心性的同时才能有更大的能力救度众生。

以上只是我目前这一层次的体悟,如有不当请不吝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